章节目录 第069章:美女的怨念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或许是因为双方之前的肢体接触和贴身缠斗,或许是因为有了最亲密的接触,或许以不知觉间已经有了彼此的影子,促使两人之间的关系很特殊,氛围很微妙,一种难以名状的情愫在不知不觉中侵入两人的心中。

    两人的手虽然松开了,身体也能活动了,但女人并没有立即推开跨坐在自己身上的秦风,而秦风也没有起身的意思。

    时间流逝中,两人姿势暧昧,相对无言。

    随即秦风一翻身,让女人轻轻趴在自己的身上,枕着秦风火热的胸膛,好似睡着了一样,恬静而安逸。

    “呀!你??????唔唔唔!”

    突然间,秦风双手托住她的,将她再次送到面前,正当女人失声惊叫之时,秦风突然抬头吻住她火热的双唇。

    两对火热的双唇再次贴在一起之时,女人娇躯微微颤抖,双手试图推开秦风。无奈男人的双手已经紧紧地抱住她的纤腰,使得她的反抗是那么软弱无力。罢了,罢了,反正已经中了他的迷药,反抗也是徒然。

    渐渐地,女人双手的推搡变成了轻抚,既而柔柔的抱住秦风的虎背,双唇紧贴,两条火热的舌尖互相环绕,贪婪吸吮,缠绵悱恻。

    “呼呼呼!”

    夜风骤起,卷起漫天沙尘,飘飘荡荡,洋洋洒洒,缓缓飘落在两人身上。

    温柔的夕阳注视着两个原本以死相拼的年轻人,戏剧化转变的全过程。

    “呼呼呼”

    风越来越急,吹起了一河江水,江水以一种规律转动着,慢慢的,形成一个的漩涡,越漩越大,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吞噬着江水、沙滩。

    然而,激吻中男女却毫无察觉,不为所动,依旧贪婪地摸索着对方的身体,沉溺其中不可自拔。

    “咻咻咻!”

    “哗哗哗”当剧烈的声音呼啸的一刹那,秦风警觉顿起,一种心悸突如其来的占据了他的心田。

    霎时,他突然惊醒,双手托着女人的丰臀,突然起身,惊恐地看着越来越近的漩涡。

    “这是?”

    “啊!”女人靠在秦风怀里同样看到了快速移动而来的漩涡。

    “快、快跑!”

    只是嘴巴叫得厉害,两个人却做不出多余的行动,一人半死不活,一人迷药缠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漩涡将自己慢慢吞噬掉。吸进漩涡的一刹那,秦风使出吃奶的力气将女人死死地抱在怀里,随着水流与沙石一同下沉。

    片刻之后,身上的衣衫被水流沙砾搅成碎片,既而随着狂沙水流乱舞。

    沙砾咆哮,水流翻腾,无数沙粒肆虐地打在的秦风身上,犹如刀剐一样疼痛。

    不多时,秦风眼前一黑,头昏脑胀的昏厥过去,身体与水流共舞,不知飞向何处。

    但是,他始终抱着女人没有松手,哪怕他昏死过去的一刹那,双臂紧扣,没有一丝松动的迹象。

    而女人就如同先前压制秦风一般,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如银蛇般缠绕在秦风身上,不留一丝缝隙,死死地环扣着秦风,把头深深地埋在秦风胸前。或许,这也挺好的结局。昏迷前,她如是想着。

    “这是哪儿?”当女人再次苏醒的时候,浑不置身于何地。

    “漩涡地底!”

    秦风是疼醒的,各种疼痛刺得各处伤口有若钻心疼一般,撕心裂肺一般,根本不是寻常人可以忍受的。

    他觉得自己很倒霉,为了恢复到全盛,却换来一身伤,要是晚一点,或许不会遇到怀中的这个女人了。

    如果有旁人见到,一定会万分惊讶,一对身无丝缕的青年男女,紧紧拥抱在一起。恐怕从来都未有人见过,不仅怪异至极,更是香艳异常!

    此时此刻,秦风紧抱着女人,心里当真是很纯洁,没有其它非分之念。

    怎奈她胸前一双硕大圣女峰紧贴着他结实的胸膛,惊人的弹姓和柔软无形中触动了男人的身体本能,致使胯下凶器造反了,不受秦风意识控制,自力更生,自谋发展,暗中偷袭。

    “啪”一声轻轻的脆响,在空虚安静的空间里格外突兀。要死不死的,两个正面对面的抱着,这一弹恰好弹在了女人的会阴处,电击一样的感觉让她禁不住发出了**蚀骨的春吟。

    “你身上还有兵器?怎么藏在那里呢,快拿出来,顶得我难受。”

    女人用梦呓一样的声音询问。

    尴尬之中,秦风知道她所说的兵器是何物,只是那不是一件“兵器”,而是一根凶器。

    就在秦风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女人鬼使神差地缩回抱着秦风腰间的左手,轻轻探入两人之间的身体缝隙,既而抓向李利的那件兵“器”。

    “哦!”

    霎时,秦风舒爽得失声,而女人则面红耳赤,瞬间缩回左手,羞得把脸深埋在秦风怀中,不敢抬头。

    秦风邪恶一笑“这玩意叫如意金箍棒?这棒轻重如意,大小随心。平时带在身上,不过牙签大握一握便如碗口粗细。施展开来,从未遇见敌手!你,要不一试?”

    女人害羞地骂道“没见过你一张嘴就这么流氓的人!”

    她避开秦风,从他怀里站了起来,她害怕自己彻底沦陷。

    “我们没死!”女人转移了话题,自言自语道“不过也快了!”因为这里是一个让人绝望的绝境。四壁徒立,上面漏下一丝如水月光,感觉天是那么的远。

    “千百年后,有人发现了我们的尸体,你说会不会认为我们是自杀殉情呢?”心知此地是何地的秦风倒是一点都不担心,且嘻皮笑脸道“我们都这么亲密了,也都快要死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郑丽琬。”

    “你说你叫什么来着?”秦风心中一震。

    “郑丽琬!”美女一字一顿道

    秦风点了点头,心中却是明悟原来她就是郑丽琬,难怪如此绝色。

    这个郑丽琬他知道,记得好像是李世民登基不久,贤惠的长孙皇后给他找老婆,身在皇宫的长孙皇后都听说郑丽琬“容色绝姝,当时莫及”要给李世民找去当妃子。不过因为郑丽琬已经许了人家,魏征一状告到了李世民的面前,李世民也就推了这桩婚事。

    “你是郑丽琬,难怪,难怪。”

    “怎么着?”郑丽琬语气生硬。

    “没什么?”

    郑丽琬道“你瞧不起我。”

    “没那回事。”天可怜见,秦风真没那个想法。

    “你怕我?”郑丽琬虽然在笑着,可是秦风却能听得出来,郑丽琬心中很是酸楚、很可怜,这个美丽的女人一直都是无奈的,她的命运自从魏征闹事那一刻已经注定了,容不得她半分选择。

    郑丽琬自幼得天独厚,不但拥有过人的相貌,还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学什么都快,琴棋书画,诗词歌赋都会来点,从小就很有名气。可有一点她与常人不同,她喜欢看书,喜欢胡想。看的是历史典故,看的是那些阐述阴谋诡计的政治书。她常常将自己带入书中,顺着各种计谋策略进行胡想,久而久之,思想却越想越成熟,对于揣摩人心设局用计很有一手。只是一个家教严实的姑娘,就算智计在如何出众,也无用武之地。

    “秦公子,很后悔救了我这麻烦吧!”郑丽琬轻轻笑着,语气里充满了满腹的鄙夷,郑丽琬从骨子里瞧不起这种虚伪的男人,她对那种外表斯文的公子哥很瞧不起,陆爽又如何,满腹才华、温文尔雅,可是就是这个男人,听闻皇帝有命,吓得将自己的未婚妻拱手让人了。

    秦风轻轻皱了皱眉头,看来要成郑丽琬的出气筒,瞧郑丽琬这样子,不知道压抑多久了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