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075章:锦瑟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这本小说我说了算,不看滚蛋。少叽歪烦人

    人有灵魂,剑亦有灵。

    秦风、郑丽琬不约而同,向各柄神剑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转身而去,他们都不是贪心的人,情知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各拿一柄神剑已经十分满足了。

    而就在他们转身的刹那间,两道毫光从干将、莫邪的剑柄中闪电迸射,向两人的背心灵台一闪而没。

    伴随着一声高昂的龙吟,一声嘹亮的凤鸣,那体内的毫光突然一化火龙,一化冰凰,两下分散,分别在两人体内肆虐着。

    两人皆是身躯一颤,眉宇间浮现出一抹痛苦挣扎的神色

    秦风这边当火龙冲进体内的时候,他突然发现经脉中多了一股磅礴而雄浑的能量,与此同时伴随的,还有一些信息涌入脑海中

    不敢怠慢,“三花聚顶,五气朝元”疯狂运转,秦风想将那些能量转化为内力。

    但让他震惊万分的是,自己的“三花聚顶,五气朝元”功竟无法把这些能量转化掉,无论怎么努力,它们都不会象往常那样变成阳液沉浸入丹田内

    随着这股澎湃能量的冲撞经脉和血肉犹如火烧一般灼疼起来,一股莫名的蠢动从心头涌出

    五感变得相当敏锐,秦风清晰地嗅到一股淡淡的香味从面前不远处传了过来,这股香味是郑丽琬的体香,香气入鼻,似带着莫名的功效,落到心间,撩人心弦,让心跳加速,融入血液,让血液沸腾,流动加速

    这是一种原始的冲动和玉望!

    怎么会这样?

    秦风心神巨震,连忙查看刚才随着火龙融入自己脑海中的信息,好片刻之后,秦风的神色古怪起来

    睁开眼,正好看到郑丽琬投向自己的目光。

    和秦风浑身燥热不同,此刻的郑丽琬脸色苍白,娇柔的身子一阵阵不受控制地颤抖着,牙关打颤。

    她是被冻的。

    这种冷已经超过了她能承受的极限,所以才会让她有了这种平常根本不会有的反应,正如那种热也超过了秦风能承受的极限

    但秦风可以清楚地看到,苍白的脸上有一抹淡淡的红晕,鼻息略有些粗重,星辰般的眸子内更有一汪淡淡的春情涌动

    四目相对,秦风知道她现在的感觉应该跟自己一样,都无限渴望对方身上的力量。

    秦风渴望她的寒冷来抚平自己的燥热,她渴望秦风的炙热来温暖自己的冰凉,这种渴望是一种本能,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本能。

    只不过这种蠢蠢欲动的本能还没摧毁彼此的神智,依然能让人思考抵抗。

    “丽琬,我想我应该中了秦始皇的招儿了。”善于用药的秦风自然明白中了什么东西,这种东西是激活了人的本性,起到加剧某种感觉的疯狂滋生的作用,根本就算不上是毒药,纵然是他也无法可解。他舔了舔嘴唇,他觉得自己的喉咙在冒火,两只看着郑丽琬的眼珠子应该都红了。

    “是不是你下的?”郑丽琬想着秦风吓唬她的事件,立马质问。

    “天地良心,这东西我还真没有,只是说说而已。你看我光溜溜的,又往哪里藏呢!”秦风面上流露出一抹苦涩。

    春药,他秦风还真的没有调配过。

    又是一阵无言的沉默,过了很久。

    郑丽琬颤声说道“我想,我坚持不住了。”悠悠站起,向秦风缓步踱去。

    秦风望着她,露出一丝微笑,然后伸出手去,将她的手握住了。接触的刹那,两人的病情为之一轻。

    互相望着,秦风没有松手,郑丽琬也没有松手,十指交错,纠缠在一起

    他们都知道,一旦放开彼此,还会再继续刚才那样的痛苦和挣扎

    心中荡起一股异样的情愫让两个人身子都暖暖的。

    “丽琬,做我的新娘。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他呵护她的,绝对不让她受到半点委屈。”

    郑丽琬还是第一次听秦风说的如此肉麻,心中又羞又喜。

    “嗯!”事到临头,就算在出色的人,对面感情也是与常人一样的,郑丽琬害羞的底下了脑袋。

    “哈?”秦风不理解这突如其来的“嗯”的意思,好半响才反应过来,问道“这是同意了?”

    “嗯!”

    又是一个“嗯!”声音细弱蚊蝇,但却给了明确的答复。

    秦风轻轻一用力,借着这股力道郑丽琬横坐在秦风的怀抱中,秦风一手握着她的柔荑,一手揽在她的腰上

    一具身体炙热如火,一具身子寒冷如冰,紧紧地依偎在一起,却仿佛彼此融合了一般,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在心灵中升华

    意识虽然清明,可两人身体中的异常却一如既往那是对彼此的期望和需求

    “丽琬!”秦风轻声呢喃,声音有些颤抖与激动。

    头一次面对的还是自己的女人,头一次面对着将与己共度一生的女人,他也不知该如何做才好。

    郑丽琬不说话,只把脑袋埋进了秦风的肩膀上

    两人傻了许久,秦风才将伸出一只胳膊,环在她的颈脖上,然后将她缓缓放倒。

    斜躺了下去郑丽琬闭上了眼睛,睫毛抖动,面色也是紧张万分,两只手绞在小腹上,死死地攥在一起。

    “别紧张!”秦风哑然失笑看她这幅样子,自己倒轻松了许多一边说着,一边喘着大气,对准郑丽琬的嘴唇印了上去

    四唇相接,秦风的身子猛地挺直

    秦风轻轻地拍着她的手,传达着自己的安慰,好一会功夫,她才渐渐放松下来

    秦风这才撬开她的贝齿,熟练地撩拨着她

    一阵阵不受控制的呜咽在神兵坊中回荡着,郑丽琬的双手也终于伸了出来,环绕着秦风的脖子,激烈的回应着。

    “你忍一忍,听说第一次有点疼!”秦风不忘叮嘱一声

    郑丽琬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从始至终都没敢睁一下眼睛。

    在秦风的牵引下,她的身子慢慢地往下落去

    身体似被一柄长枪缓缓刺入,酥麻的感觉瞬间传遍全身,郑丽琬一个立足不稳,直接坐了下来

    这一下可不得了,痛呼声瞬间从郑丽琬的嘴中喊出,但旋即又被她咬牙忍住了,她用双手搂紧了秦风的脖子,身子痉挛着,颤抖着,两滴眼泪从眼角流了下来

    这一刻,她恨不得把秦风爆捶一顿

    什么叫有点疼?分明是撕心裂肺一般的疼痛!

    她没动,秦风也不敢动,只是用各种手段刺激着她的敏感处。

    许久许久,郑丽琬觉得那种疼痛才渐渐淡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离奇的和身体内的空虚,这是前所未有的体验,前所未有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她想扭动身子,却又不好意思。

    “你觉得我们这个样子来探讨气动境的问题,是不是有些,有些不太对劲?”

    秦风望着她微微一笑,僵硬了许久的腰身,几乎是出自本能地一动,郑丽琬立马发出一声**荡魄的压抑呻吟

    这一瞬间,她感觉自己仿佛被抛上了云端,还没稳住身子,又凶猛地朝万丈深渊坠落

    这种从未有过的跌宕起伏让人魂消神伤的欢愉,让她根本无法自持

    年轻的男女,身体本就敏锐异常,便是轻轻的动弹,也能让两人感受到无比强烈的刺激

    被她的娇泣激发凶性,秦风的动作越发放肆了大手在她的胸前饱满处游走揉捏着,把脑袋更埋进了那挺拔的双峰之中,粗重的喘息声传来,温柔而又狂暴地亲吻着郑丽琬的肌肤

    郑丽琬一头长发散开直垂,她用双手紧紧地抱着秦风的脑袋,将他的头压在自己的胸口处,修长笔直的美腿盘绕在秦风的腰身处,无意识的涩僵硬地扭动身子,迎合着那一阵阵难以忍受的欢愉。

    疯狂中,郑丽琬猛然睁开了双眸,咬紧唇瓣,眉宇间写满了痛楚,簌簌泪光从眼角滑落,秦风只好暂缓下来,又爱又怜地舔吻掉,用手上的动作消减着她的难耐。

    这一刻,两人融为了一体,达到了最为完美的契合度,毫无缝隙地拥有了彼此。

    郑丽琬含情脉脉望着秦风,梦呓似的道“一直像现在这样对我好,可不可以?

    “会的,我发誓。”秦风被前所未有的愉悦包围,**蚀骨,笔墨难绘,仿佛置身浩瀚海洋,波浪一波一波的起伏涌来,时而跃上浪尖,时而跌落海底,伴随着这每秒的过程,两人不断分享着对方的灵与肉,仿佛在赏阅着一本精彩纷呈的书籍。

    忍着沁入骨髓的火辣疼痛,郑丽琬星眼含饧,软烂如泥地由人摆布,双手无规律地在他的身体上游走,配合着紧闭的皓齿,阻止着喉咙间的娇涩轻嘤流出。但随着不断的驰骋,一双春笋妙腿还是不由自主地夹了上去。

    琴弦拨动,靡音萦绕。

    桃源处一片泥泞泛滥,潮湿的气息充斥在大殿中,身体交合的声响和郑丽琬轻微的喘息连成一片,奏起让人遐想连篇的绝音

    两人尽情地给予,尽情的索痊如鱼在水,不分彼此

    不知过了多久,巅峰来临之际,郑丽琬死死环住秦风肌肉匀称的躯干,水乳交融,这场冗长浪漫的旅程终于落下了帷幕。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