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076章:远见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神兵坊中,迷乱的气息仿佛还未消散,秦风和郑丽琬各自穿上了一套珍藏着的软甲。

    纯钩剑插于地,其剑刃,光鉴照人,郑丽琬侧坐在“镜子”前,静静地看着“镜中”的自己。

    “镜中”的少女初尝**,妩媚的脸蛋上依然残留着醉人的酡红。

    秦风站在她身后,替她整理凌乱的秀发。

    无声,却很温馨。

    许久许久,郑丽琬回过头了,细心整理着秦风的衣甲,替他一一抚平褶皱,柔声道“三伏天一过,天气渐寒。回头给你缝几件,你喜欢什么颜色的呢?”

    秦风的心微微有些颤抖,道“我不挑的。”

    “那怎么行?我觉得白色比较适合你。唉,白色好是好看了,就是不经脏,估计要经常洗了不过没关系,我在家给你洗衣服。”郑丽琬一双美目凝视着他,眼中露出欣喜幸福的神情。

    秦风的心猛地颤动了一下。这可是两世为人的他,除了今生的母亲,遇到的第一个如此全心全意对他的女人,虽然知道她是自己的女人,可秦风却还是深深的为之感动。他第一次体会到了被一个女人全心全意地爱是一种什么滋味。

    郑丽琬的脸蛋儿看来还显得青涩,但眉宇间却是有了几分成熟女人的风情,伴随着刚刚的融合,她成为了一个名符其实的少女,初经男女之事,郑丽琬显得分外俊俏。

    她的个头只比秦风矮一点,用现在的尺度看,身高当在一米七左右,在女子中可说是相当高挑的了。一双**也十分修长,如果在后世,绝对是当模特的料。尤其是她弯弯的柳眉,挺俏的鼻子,丰润的樱唇,乌溜溜的大眼睛。将她那绝世的容颜点缀得更加完美。

    和以往的少女打扮不同,郑丽琬这一次把头发全部盘在脑后,露出光洁白皙的颈脖,是妇人才会有的发式

    “真美!”秦风赞道

    “喜欢么?”

    “恩”秦风一边答着,转过身子,伸出双手搭在搂住了他的纤腰

    “丽琬”秦风俯身,双唇朝她的耳垂上印去

    他发现郑丽琬的这个地方很敏感,那是禁地,碰都不能碰的位置

    “别!”郑丽琬果然慌乱地避开,她知道一旦被秦风吻中,自己肯定又会变得毫无反抗之力,给他为所欲为,呼吸急促道“我们先说说正事”

    “正事?好!”秦风收敛了轻佻的神色,把他拦腰抱起,搂着柔若无骨的玉人,坐在地上。

    郑丽琬用一只手抚摸着面前这个夺去自己身子的男人的脸,目光中有些迷离,看了他好半晌才开口问道“你当真要走从军之路?”

    秦风道“是啊!相对于阴谋重重的官场,我更愿意做一员单纯的武将。”

    郑丽琬叹了一口气,神色中满是疼爱和包容,细腻如玉的小手停在秦风的脸上“你太小了,没有看穿一些事儿,当你得到皇上信任的时候,已经踏入了那个是非的圈子。”

    “年龄不是问题。”秦风抬眼看了看她,眉头跳动,忒,大有深意道“你也体验过了”

    郑丽琬脸一红,嗔怪地瞪了他一眼“不许这般挑逗我!”

    “没有啊!”秦风无奈“你想歪了”

    “都怪你,我都离不开你了。”娇靥贴在秦风的脸上,轻声细语,初为人妇的她,很享受那**蚀骨般的感觉。

    “离开我干嘛!看我不找遍天下。”

    郑丽琬轻轻一笑,正色道“好啦!正事要紧。”

    秦风立马垂头丧气起来,仿佛魂都没了!

    见他这样,郑丽琬的心顿时软了下来,柔声道“长孙冲是赵国公最疼爱的儿子,此人离废已经不远了,而你是毁掉他的人,赵国公是皇上最信任的大臣之一,同时,也是心眼最小的人。他才不如房杜,可心机却远非房杜二相可及,迟早,他会找上你的。未来,你得万分小心。一旦有把柄落到他的手中,他会用雷霆万钧的手段把你毁灭掉。”

    “我明白的!”历史证明长孙无忌就是个睚眰必报的人,在李治掌权的时代里,他是手握大权的当朝第一人,但凡得罪过他的人,对他有所威胁的人,没一个逃得了他的手掌心。

    永徽四年二月,房遗爱、薛万彻、柴令武因谋反被杀。房遗爱、高阳公主谋反一案牵连了众多的皇亲国戚,其中包括长孙无忌一向忌惮的吴王李恪,还有与长孙无忌、褚遂良有宿怨的江夏郡王李道宗。在这场血淋淋的权利斗争中,驸马都尉房遗爱、薛万彻、柴令武被斩首示众,荆王李元景、吴王李恪、巴陵公主、高阳公主都被赐死,李道宗也逃不出报复式的清洗,他被流放象州,在路上就病逝了,享年五十四岁。

    从此一事,可见长孙无忌的小人心态,也明显展示出长孙无忌的城腑。

    作为大唐王朝最狡猾的狐狸,早已看清楚了自己在朝堂上的对手。他没有动,只是时机不对。

    一旦有了机会,就把对手往死里整,没有留下半点余地。他就像一条躲在阴暗里的毒蛇,时刻准备咬人一口。

    “长孙无忌代表的一个势力的利益,一旦由他牵头做某一件事,白的也会变成黑的。当他的权柄高到一定程度,纵然是皇上也要避让三分。汉之周亚夫,纵是汉景帝也相信他的忠诚,可最终他还是死了。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人在官场步步惊心,走错一步就万劫不复了。近来,你锋芒毕露,已经引起了某些人的忌惮,为了你,为了我们的将来,也为了秦家,以后你要多加小心。”郑丽琬认真的语气象是在请求

    “嗯!”秦风重重地点头,他也知道郑丽琬是为自己好,这段时间确实有些狂妄了,值得反思!种种行为有违特工的作风。

    “你不会生气吧?”郑丽琬有些忐忑。

    “怎么会呢?”秦风笑着搂着玉人,道“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你全心全意为我着想,高兴还来不及,我怎么可能生气。”

    “那就好了!”郑丽琬舒了一口气。

    “其实我心里都知道,为了我们的将来,我们共同努力。”秦风歪着脑袋,轻笑道

    郑丽琬微微点头,水盈盈的眼眶中荡起一片朦胧的雾气

    男人和女人是不一样的,女人对自己的第一个男人永远有一种特别的感情和依赖,早在赤身相对、共度难关中,郑丽琬就已愿意将自己的身心全数托付。

    在大男人主义盛行的时代里,说完话的时候,郑丽琬心里其实是不安的,生怕秦风有其他不好的误会。秦风能这么想,表示苦心没有白费,表示她在意着她的想法,一种被至爱之人认同的幸福油然而生。

    “丽琬心若纤尘,往后的日子你得多加提点才是。”

    “我会的!就怕你不爱听。”郑丽琬嫣然一笑,百媚横生。

    郑丽琬看了看他,道“你知道就好,官场很特殊,一定要谨慎对待。”

    一边说着,苏颜一边在颈脖处摸索着,片刻后解开了那里的一个玉质挂件,将它戴在秦风的脖子上。

    秦风低头看去发现这个挂件只是一个四四方方的玉块但入手清凉有些安神之效

    “这是一块寒玉,已经伴我十八年了,关键时刻对你有清心宁气的作用。”

    “这算不算定情信物之类的东西”秦风望着郑丽琬笑道

    郑丽琬脸颊红红的轻轻地点头

    秦风闻言赶紧在自己身上摸索起来可找了半天也没什么能拿得出手的玩意

    吸了吸鼻子尴尬道“等日后也给你一样”

    郑丽琬微笑着“好啊,我等着你的礼物。”聪明的女子不会在明明不可能的时候死缠烂打,也不会在涉及男人尊严的时候拒绝。她的回答,很好的化解了秦风的尴尬。

    “你真好”秦风由衷地道

    “你别夸我,你一夸我我就心跳的厉害”郑丽琬喘息了一口捂住了胸口处,自打第一次相逢,她觉得秦风就好像是自己的克星、魔星,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牵引着自己的心神

    “嘿嘿”秦风笑的无比开心,普天之下谁能让郑丽琬这样的女子心慌意乱?唯独自己一人

    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