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083章:临别依依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娘!大哥!我回来了。”好说歹说,最终,还不惜出卖了自己的歌喉,总算说服了李世民。到得家里,秦风心情愉快得很。把杨雨蝶抛在空中,一把又接住,如此做了几十来下。

    杨雨蝶人胆量却大得很,在空中不住的咯咯笑闹。

    “二弟,什么事如此开心啊?”

    秦夫人一边张罗着饭菜,一边用询问的目光看着秦风。

    秦风愣了一下,道“嘿嘿,怎么能不高兴呢?你们忘记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吗?”

    秦战顺势而问“什么日子?”

    秦风一拍额头,道“自然是新军与左武卫比试的日子了。”

    秦夫人放下筷子,跑到了秦风的身边,问道“比了吗?”

    “赢了吗?”这是秦战的话。

    “二哥一定行。”杨雨蝶奶声奶气的说。

    秦风苦笑,在这家里头,咱们伟大的秦大将军似乎成了公敌了。

    “比赢了。”三个字,回答了秦夫人与秦战的询问。

    “真的?”秦夫人高兴得差点跳了起来“哈哈,什么天下无敌的秦大将军,连自己的儿子都胜不了。呵呵,等他回来了,看我怎么嘲笑、鄙视他。”

    “”兄妹三人,面面相觑。彪悍的老娘,就这么希望秦大将军失败么?

    “来,来,来!二弟,为兄敬你一杯。哈哈,嘿嘿。”秦战可没少让秦琼收拾,这一回,他也算扬眉吐气了,尽管胜的不是他,可秦风是自己兄弟,他胜了,作为兄长的自己那就更加不必说了。

    秦风干了一杯,道“除了这事,皇上打算向突厥用兵。而我么,也争取到了出争的机会。”

    “啪!”秦夫人如遭雷击,连筷子掉到了桌子上都没发现,一脸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表情说不出的怪异。

    秦夫人脸上无了血色“风儿,你别吓为娘,你说,你是开玩笑的。”

    “娘,是真的。圣旨已下,岂能有假。”秦风深知儿行千里母担忧的道理,更何况他去的不只是千里,而是战场,生死未卜的战场。他安慰着轻抚着母亲冰冷的双手。

    “可你才多大啊!”秦夫人激动了起来,“那有让十几岁的孩子上战场的?”

    “古之甘罗十二拜相,孩儿还比人家大四岁呢。您不会认为您的儿子比不上别人吧?”

    秦夫人烦躁道“怎么能这样比?不行,我这就进宫,让皇上撤了圣旨,我,我去找长乐公主,找皇后。”

    秦风吓了一跳,自己好不容易获得出征的机会,要是老娘出面,真有可能被搅黄,连道“娘,这不是皇上的要求,而是孩儿自己希望上战场的!”

    “什么?”秦夫人惊愕的目光一直望着他,半晌方才开口言道“这是你真是的想法吗?”

    秦风道“老实说,皇上也不希望我从军,希望我往治国方面发展,可是我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料子,而且,朝堂上有着太多的诡计,这不是孩儿能应付,也不是孩儿能向往的日子。孩儿认为好男儿志在四方!战场,才能体现出我存在的价值。况且,我又不是正面作战。”

    “二郎说的极是!”秦琼踏进了大厅,道“夫人,二郎大了,已经是个大人了,是时候让他自己决定的道路了。”说道此,秦琼对秦风道“二郎!如今的你,完全有能力自己飞翔,但要切记莫急功近利,你才十六岁,日子还长着呢!”不同于秦夫人的殷勤呵护,秦琼的淳淳教诲也让人心头发堵,眼睛发酸。

    “好吧!”秦夫人也妥协了,展露着慈祥的笑颜道“我的风儿终于长大了,为娘高兴得很”说着她却难舍的抹着泪水,强颜道“不要有损我秦家的名声,万事小心,平安归来”

    “好的!”秦风笑着道“等我回来了,娘数数我的头发,看少了一根没有。”

    “小调皮!”秦夫人笑骂了一句“去去去,娘没有心情与你胡闹!对了,等你回来了,咱们就定下日子,全了你与长乐公主的好事。”

    秦风苦笑“大哥还没有成亲,等大哥成家了再到我。”

    秦夫人笑道“你大哥也快了。”

    秦风喜道“嫂嫂是谁家的姑娘?哎呀,你们可瞒得我好久了吧?”

    “你大哥的亲事早就定了,只是你自己忘记了。女方你侯叔叔家的海棠。”

    “啊?”秦风倒吸一口寒气,有些凌乱了,与未来的反贼结亲家?与找死有何区别?

    秦夫人在秦风的脑门上敲了一记“啊什么啊?海棠我们见过,貌美如花、知书达礼,是个好姑娘。”

    “我记不住了。”秦风只能用记不住来摧诿了。

    “知道你记不住。”

    事已至此,秦风还能说什么?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从身份上说,两家的确相配,可侯君集未来的作为,他心头还是有些发毛。到时候,自己这一家子可别被他给害死了。

    顿时,秦风留下了一个心眼。过了一会儿,道“对了,我与大军不是一路的,以做奇兵之用,现在除了皇上,也就咱们全家人知道,可别把我的行踪泄漏啦。”

    “放心!”

    “不会外传的。”

    “如此大事,我还是知道的。”

    “二哥哥,小蝶不会说的。”

    “好,好,好。大家就等着我立功回来吧。”秦风牛气冲天的说着。

    与家人闲谈了一会儿,秦风就离开了。

    即将出征了,不知何时回归长安,其他人可以忽视,唯独一人不能不去道别。

    那就是两面之缘结鸳盟的郑丽琬。

    她,是他的女人。

    她,有权利知道他的行踪。

    郑丽琬的住址,分别时已经告诉了秦风,长安以东,一个偏僻的角落,一个幽雅的院子。

    这里,似乎很久没有人过,给人是一种荒芜的感觉,落叶翩翩起舞,宁静而凄清。

    老父亲辞世后,除了两个贴身丫头,郑丽琬就只留下五个忠心耿耿的家人仆人,其余尽数遣散。

    秦风与郑丽琬的关系,见不得光。

    故而,没有光明正大的拜访,而是行走了一条独属于郑丽琬的秘密地道,据说,这是一条很是古老的地道,时代久远已经无法查询。这条地道直通他的香闺。

    以前,方便郑丽琬的进出。

    现在,方便了秦风这个采花贼。

    秦风依着郑丽琬留下的方式,很容易就从一颗千古大槐树钻了进来。

    他不怕被人发现,因为郑丽琬说过,每天的这个时候,后院里只有她一人,即便是他的贴身丫环,都被她支走,以便修练武技。因为武技,是她一个人的秘密,当然,现在多了一个秦风。

    秦风进了郑家后宅,像主人一样,大明其白的走上了郑丽琬的香闺。

    “我不是说过吗?除非紧急要事,不能来打扰我。”秦风的脚步很轻,让郑丽琬误以为是她的丫环。声音里有着一丝丝的不悦。

    秦风没有说话,进了房间后,沿着声音之源绕过一道屏风。

    秦风一眼就看到了一个光洁的后背,刚要脱口而出的招呼刚到嘴边就猛地咽了下去

    阳光下,窗台边,曼妙娇躯动心弦

    凝脂白,冰肌俏,回首一探万千摇

    这一幕,当真是惊心动魄,秦风三魂七魄险些就飞了出来

    此刻的郑丽琬,浑身上下只有束胸和亵裤在身,洁白如玉的后背,挺翘圆润的臀瓣,笔直修长的美腿暴露在空气中,大片大片的雪白肌肤毫无保留地印入秦风的眼帘。

    郑丽琬的身子他看过,也亲过、爱抚过。可是,他发现此刻的郑丽琬才是最美的。

    那背部的曲线是如此完美,纤细的香肩散发着诱人的光泽,扶柳细腰处玲珑曼妙,衬托的那不大不小的臀部越发挺翘,晶莹剔透的肌肤让人血脉贲张,臀沟处贴身勒紧的小亵裤更是惹人遐想

    因为肌肤很白,也因为她的束胸和亵裤是白色的,乍一看,只以为她整个人一丝不挂。

    兴许是听到了背后传来的动静,她一手横在胸前,侧着半个身子朝门口处望来,另一手则拿着一件洁白的睡裙,看样子她正在换衣服的当口。

    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交汇,秦风的神色错愕、喜爱、欣赏,在她挡住的白皙饱满上留恋了一眼,郑丽琬的美眸闪过一丝羞涩、喜悦,香肩微微颤抖起来。

    因为她看到了两只通红的眼珠子!这眼珠子就象是雪地里觅食的恶狼,又如色中饿鬼,肆无忌惮地在自己身子上游荡,不仅如此,对面的男人还在喘着粗气,蠢蠢欲动。

    这当口,遇到自己的爱人,饶是郑丽琬胆大,饶是她与他有着深刻的关系,可少女天性,让她心中还是涌出一种羞意与别样情愫“你,你怎么来了?”

    “想你了就来了。”秦风盯着冰雕一般的玉体,目不转盯。

    郑丽琬嗔道“你别这样看我。”

    秦风走了过去,吮吸了一口香气,取笑道“现在倒是知道害羞啦?当初的胆量哪去了?”

    郑丽琬千娇百媚的白了秦风一眼“不一样的,我又不是人尽可夫的荡,。”

    秦风道“真香!”

    每一个少女,身上都有一股属于自己的体香,区别只是香味浓不浓,好不好闻而已。就如长乐和郑丽琬,都有属于自己的香味,长乐的香味闻之清爽,让人迷恋,郑丽琬的香味则要浓郁一些,嗅之就如同无数双柔软手游走身上,很舒坦。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