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085章:前途一片黯淡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三日转瞬即过,今日便是大军开拔的时候。

    为了保证这次军事行动的突然性,除了驻扎在长安的几卫兵马,府兵已经在预计的地方集结。

    当然,柴绍等人走得也很隐密,没有以往出征前的壮行酒,也没有李世民的亲自授印箭。

    一夜之间,“作战指辉中心”在人不知鬼不觉的时候一一开拔,望北而去。

    至于秦风与一千新军,出发得更早,他们采用化整为零的手段,直奔梁师都的都城而去,并以各种身份混入城中。

    朔方。

    地属河套地区,战国时称为河南地以及北假,原为赵国领地,后为匈奴占据。

    秦始皇雄才大略,遣将军蒙恬发兵三十万人北上击胡,略取河南地。但因秦末动荡,匈奴又重新占据朔方一地。直至汉武帝时期,车骑将军卫青从云中出兵,至高阙,遂略河南地再度将河套夺了回来。

    汉武帝雄才伟略,多次徙民移居朔方、五原、上郡、北地诸郡,并穿凿河渠,屯田戍守,修筑长城、要塞。此后围绕朔方一地,草原民族与汉民族多次展开了激动的争夺。大体而言,多是顺应时势,哪方强势,便归属哪方。直至隋朝大业十三年,梁师都据朔方郡反隋,此地一直也在梁师都的控制之内。

    自汉武帝大修朔方以来,朔方一直是汉民族的北方屏障。为防备草原民族而修葺的长城、要塞都在朔方境内。梁师都掌握朔方一地,不易于卡住了大唐的命脉。突厥能够多次寇入大唐北地,也是因为梁师都大开门户之故。

    对于朔方郡,大唐早有图谋,只是梁师都铁了心的抱着突厥大腿,大唐多次拉拢收买,都未获成功。

    尽管,李世民没有直接下令攻击,但梁师都的日子并不好过。

    因为每一年,在庄稼近于成熟之际,大唐都会派出轻骑蹂躏梁师都所属地盘的庄稼,让他们绝收。

    之前,梁师都也出兵驱赶,可每次都上了大当,不但救不了庄稼,反而折损了不少兵马。

    连续几年,梁师都学了乖,不赶轻易出兵。只能在城头上看着大唐军为所欲为,只能用谩骂来化解心中的仇恨。

    连续的战败,让梁师都所部士兵近于崩溃的地步,军心也不稳定。为了避免成为阶下囚,他只能闭关不出。在他的突厥主人还没有行动之前,作为走狗的梁师都实在没有单挑大唐的勇气了。

    好在,梁部还有利用的价值,颉利时不时的接济一些,要不然,梁部早就崩溃了。

    站在城头上,闻着空气中的稻香,梁师都眉头都锁在了一处,,没有一丝丰收将近的喜悦,以往的经验告诉他,大唐的破败大军已经临近了。

    拒绝招降,真因为梁师都对突厥忠心耿耿吗?自然不是。真实原因是梁师都放不下手上的权利尔,在这一亩三分地上称王称霸习惯了,让他去长安当一个受人监控的闲散官员,鬼才愿意呢?或许,在长安会享受到所谓的荣华富贵。可到了长安就我为鱼内了,而且时刻还有被清洗的危险。

    投降?

    有种种坏处,背靠强大突厥的梁师都自然不干。

    但,粮草受制于人,并不是长久这道啊。

    一旦突厥断了他的狗粮,大唐就算不攻过来,他们自己都要支持不住了。

    “必需想个法子才行!”梁师都对自己说着,但是那如九十岁老者般的眉头却预示着他的心态。

    无计可施!

    梁师都凭一亩三分地与大唐“对抗”多年,大唐在他眼里也不过如此而已,于是养成了独断专行、自以为是的性情,以至于听不进他人的意见。

    多年下来,时至今日,连一个与他说句忠言的人都没有,更不要说什么对策了。

    别说异姓官员,哪怕同根同源的家族中人,也不敢说出一个半字。

    梁师都最初还不怎么在意,觉得手下人的才智都不如他,听不听他们的建议都没所谓。

    直到今时今日,梁师都才发现自己身旁当真是半个可以信任的人都没有了。

    平时都没有,更何况是现在危难关头。

    想来想去,想到最后,依旧毫无所获。

    心念于此,梁师都怒喝了一声道“来人,去将大将军梁洛仁给我叫来。”

    不多时,一个与梁师都长得极为相像的壮汉大步来到了朔方的皇宫大殿处。

    “微臣梁洛仁叩见陛下。”

    梁师自封为帝,真真实实的当了几年皇帝的瘾。地盘不大,架子倒是摆得挺高的,他觉得自己是天子,是九五至尊,哪怕是叔伯兄弟见到他,也要恭恭敬敬的称他“陛下”,决不能再以兄弟相称。

    原本梁洛仁与梁师都的关系不错,梁师都能够杀害朔方郡丞唐世宗,占据朔方郡造反,梁洛仁可算是居功至伟,第一功臣。只是梁师都称帝之后架子也大了,皇帝威风十足,兄弟之间的情意,已经在这些年消磨的差不多了。也因如此,对于梁师都的召见,梁洛仁只有君臣之谊了。

    对于梁洛仁的心态,梁师都并不了解,还觉得没有任何问题,他是天子,理所应当是高高在上的。

    “梁洛仁,枉朕如此信赖于你,而你却三番五次的败于逆唐之手。朕问你,今年能不能守住庄稼?”

    梁洛仁眉头一皱,道“陛下,请恕微臣无能为力。”不是所有人都那么无知,仅凭区区荒芜贫穷之地,就想对抗名义上统一了天下大唐,那简直是痴心妄想,和大唐对抗无异于白日做梦。

    大将军梁洛仁有自知之明,他武不如秦琼、程咬金、尉迟恭,谋略不如房玄龄、杜如晦,军略方面足以被李世民、李靖、李绩、李道宗等人秒杀。

    看着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梁师都,梁洛仁心头一阵悲哀,所谓的大梁民心丧尽,在百姓眼中,梁家人也成了祸国殃民的大恶霸,而高高在上的梁师都却认为全国上下一心,着实可悲可叹。

    同为梁家人,梁洛仁其实是不耻与突厥结盟的,毕竟,再怎么说他也是汉人,每当突厥大军南下,首当其冲的是大梁的女性,只有满足了野兽一样的突厥人的兽性,突厥才会施舍一丁点战略物资。每当看到大梁国内女性的哭泣,梁洛仁心如刀割一般。

    “颉利可汗即将南下,我们要向伟大的天可汗证明我们大梁儿郎的血性。朕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也要保住今年的庄稼,绝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受制于李逆。找个人出使突厥,去拜见天可汗陛下,将我们这里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告诉他,让他出个主意,或者拨给我一点兵马,让我南下寇略庆州、延州,他们毁我田地,那老子就杀他们的百姓,抢他们的口粮,看谁狠的过谁。如此一来,又起到分散李逆的注意力,可谓是一举两得之策。”梁师都为自己高明的策略而自鸣得意着,却浑然没有察觉梁洛仁眼中闪过的一丝嘲弄。

    梁洛仁也知这是当前唯一之法,淡淡的说了一声“明白了!”也就退下去了。

    梁洛仁离开朔州皇宫,看着满天阴霾的天空,心中却在考虑另一件事情这梁家是否走的下去。

    梁家作为朔方豪族,家族谱上可追溯到汉武帝时期。汉武帝以罪犯流民充军朔方,将朔方发展为抵御草原民族的第一战线。

    梁家的先祖就是在那个时候来到朔方立足的,那个时候的梁家先祖还是一个犯了重罪的囚犯。慢慢的发展,梁家顶着艰难一步步的在朔方发展起来。经过足足七八百年的时间,梁家成为了朔方第一豪门,左右着朔方的政局。成为地方上举足轻重的存在。

    隋末确实是一个将家族发展壮大的天赐良机,但是机遇往往伴随着巨大的风险。当初他们让梁师都布下的美好前景所迷惑,现在看来完全就是异想天开。

    梁师都压根没有半点帝王之才以及帝王的胸襟。梁家的前景就如现在的天气。随时都可能面临灭顶之灾,尤其是现在的局面,万一大唐纵兵袭来,岂非整个梁家都要给梁师都陪葬?

    事态严重到这个地步,梁洛仁已经不得不考虑他们梁家的后路未来了。

    梁洛仁尽管万般不愿,可却不敢违背梁师都的“旨意”,死在梁师都手中的宗族没一百也有五十了,这些人曾经是大梁的中流砥柱,可因为直言,现在死的死,被罢官的被罢官,若非自己手头拥有一部份心腹军队,恐怕早就让多疑的梁师都还灭了全家了。为了不留下把柄,梁洛仁只能派遣几名心腹将士,出使突厥。

    日子还是要过的,梁洛仁已经习惯了木偶一样的生活,每天,麻木的进宫见驾,麻木巡视城防,麻木的走访军队。

    每天,他都在重复着毫无意义的事情,因为他再好的点子再好的练兵方法,梁师都都不会同意,因为梁师都觉得自己永远是对的,别人一旦提出异议,就是对他的不忠,所以,梁洛仁每天按照着梁师都“锦囊妙计”来行事。

    一天下来,使得这位大将军心神俱疲。

    回到家里的时候,神色透着无法掩盖的疲惫。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