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088章:闪电突击、里外应和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秦公子!你总算来了。”当秦风再次踏进大将军府的时候,梁洛仁舒了一口气,如果说之前还抱有犹豫的态度的话,那么,现在他已经真正的下定决心了。只因新军展示出来的杀气和严明的纪律让他心惊胆颤。

    充当府中侍卫的新军,那摄人心魄的军威,便是他梁洛仁也不得不敛神静气。

    新军名不经传尚且如此,那威震天下的十二卫又是何等的神武?三千破十万的玄甲军又将如何?

    梁洛仁都不敢想下去了。

    秦风在朔州为所欲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他本人是艺高人胆大,可打算一路黑到底的洛梁仁担心啊!万一秦风有所闪失,自己即便投降了,恐怕也没什么好果子吃。因为秦风的身份太过惊人,不说秦琼次子,单是未来的驸马及书法宗师、诗文圣手就足以自己永无翻身的余地。

    秦风微微一愣,接着笑道“多谢梁将军关怀。对了,李正宝有明确的回答了吗?”

    “李兄与我一样,深受猜忌!情知一隅之地无法对抗天威,我与他也算是臭味相投吧!”梁洛仁自嘲一笑。

    秦风道“梁将军与李将军降的不是大唐。”

    “嗯?”梁洛仁不解的看着秦风。

    秦风道“只因你们降的是华夏民族!梁将军不要多想了,皇上不会亏待任何一个忠于民族的人的。告诉将军一个消息,柴绍柴大将军已经率领十万大军驻扎在百里开外,为了避免夜长梦多,柴大将军决定后天三更时分,将突袭朔州城南门,咱们得做好准备。”

    梁洛仁倒吸一口寒气,若非秦风说出此事,他还蒙在鼓里呢!尽管这段时间以来,唐军派来破坏庄稼的军队超过以往,但大家都没有往这方面去想,都以为一如往常,破坏完了就走了,现在才知道了大唐的决心。

    同时,梁洛仁也暗自庆幸。

    若非秦风的出现,梁家一定会消失于历史的尘烟中。

    两天时间,一晃而过!当夜色来临之际,预示着战争即将到来。

    是夜是一个突袭的好天气。乌云盖天,却又密云不雨,最利偷袭,也不利追击。

    已经潜伏在朔州城附近的柴绍心中暗喜,是个好天气,看来老天爷也在助他们一臂之力。

    时近三更,他已经领着夜袭精兵来到了城外。

    天地间一片宁静,除了四周鸣叫的蚊虫以外,听不到一丝的杂音。

    借助城里零零散散的火光,以及秦风连续不断的情报,柴绍大致清楚敌方的布置,心底也轻松了起来“自作孽不可活,梁师都够失败的,连最亲的梁洛仁都选择了投降,余都更加不必多说了。”

    身旁的薛万均赞同道“大将军说的有理,有秦中郎将与梁洛仁为内应,此战必胜矣。”

    “攻城!”柴绍举起了冲锋的号令。

    “杀啊”一万多战士忽然齐声暴喝,紧接着六千多名士兵排着整齐的队伍,分头快速冲向各自的目标,声势犹如排山倒海一般!

    霎时间那种宁静详和被抛到了九霄云外。朔州南门巡逻的士兵也就二十几来人,听到那天崩地裂也似的呐喊,匆匆忙忙的敲响了警钟,一时间,“敌袭”“迎敌”等喊叫声接连不断的传出。

    整个朔州炸开了锅!

    战鼓声响,一个个唐军兵如狼似虎的冲向城墙,架起了攻城的云梯,以最快的速度,悍不畏死的攻向城墙。

    梁洛仁于事先已经调走了大部分兵力,使得唐军势如破竹,一举就攻上了城墙,速度之快让凶悍的唐军都怀疑自己在做梦。这哪是战争,简直比平时的演练来要来得简单好不好?

    柴绍见此,心中大喜,长剑向着朔州城一指,厉声高喝“擂鼓,全军突击!”

    令旗摇动,隆隆的战鼓声冲天而起。

    随着最高亢的一通鼓起,震天的喊杀声骤起,大唐勇士轰然而出。

    须臾间,滚滚洪流组成的庞大阵势,仿佛决堤而下的洪流,挟裹着毁灭一切的无上威势,如山崩石裂一般,向着前方的朔州方向突卷而去。

    冲在最前面的是柴绍麾下最精锐的士卒,五百全副武装的骑兵,撕破空气,如死神的獠牙扑向城门。

    而就在此时,南门轰然开启,五百骑士踏过吊桥,直冲城里。

    薛万均更是一马当先,挥舞着大刀,引领着大唐铁骑,如同出笼的野兽,一头扎进了败退的敌群。

    手中的兵刃无情的斩向这些撤逃的梁军,铁骑辗过那些落马的敌人,将他们踏为肉泥。

    惨嚎声,痛哭声遍传四野。

    梁军望见这等可怕的阵势,无不变色,在唐军大呼的“弃械不杀”声中,抛下了手中的武器,一个个蹲在地上,不敢动弹。

    “怎么回事?”睡梦中的梁师都从床上惊而坐起。

    “陛下!城破了,唐军已经杀进城来了。”一个面如土色的侍卫跑了进来,说了让梁师都心寒胆落的一句话。

    “什么?”梁师都一阵头昏目眩,大怒道“梁洛仁呢?让他来见我。”

    “大将军还在南门。”不知前线的侍卫胡乱的说着,现在的朔州城火光冲天,到处都是乱窜乱喊的士兵,这会儿,逃命要紧,谁还会关注梁洛仁人在何处。

    “陛下,咱们逃吧!”

    侍卫语带哭腔的建议着。

    打不过撤,这在行军作战中很正常,但逃就不一样的。

    逃的定义是抛下大军,独自逃生。

    “咱们撤往北门。”梁师都也是惜命之人,左右一想,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

    逃跑也是有讲究的,梁师都作为“大梁国”的皇帝,若是让人发现逃跑,只怕三军立刻崩溃,想跑都跑不了。

    梁师都早就安排了北循的后路,这也是他为何把心腹安排在城北、城西的本意。作为一方诸侯,梁师都自然也有一批忠心耿耿的死士,聚拢了三百余心腹,一行人很默契的一句话也没说,上了马便闷头往北而逃。

    刚刚冲出皇宫不到一里路,斜刺里却冲出了一队军马,阻挡了他们的去路。

    “梁师都,大唐秦风等你很久了。”

    梁师都登时魂飞天外面对为首那人是员年纪轻轻的小将,扛着一把大枪,一脸调笑样。

    “众将士,给我杀,杀光这群狗贼,到了城北我们才有活路”不愧是一方诸侯,听着越来越近的呐喊声,梁师都断然下起攻击令。

    “杀!”生死关头,人人惜命。三百余众死士冲向唐军。

    “梁师都,我秦风最恨汉奸,老子不杀了你这王八蛋,老子跟你姓刘。”

    秦风平端着长枪,望着前方黑压压梁军,只觉自己胸中的热血一下子沸腾了起来。点单似乎也一下子充斥了全身

    “杀!”随着一声怒吼,他猛地一刺,一名刚刚举起长枪,正欲抵挡的梁军一下子就被他刺了个透心凉。

    紧接着,他再反身一挑,一名想从侧面偷袭他的梁军士兵,咽喉瞬间被长枪扎中,惨叫着翻身落马。

    杀了两人的秦风只觉勇猛和血性似乎在这厮杀的战场上猛地被激活了。

    他感到手中的长枪似乎和自己融为了一体,自己想它刺到哪里就刺到哪里。现在他几乎是一枪一个,毫无虚发,每一次长枪出击都会带来一具梁军的尸体。

    街道宽约四米,军队根本无法展开。

    秦风采用的是三角形的阵势,他与罗通、程处默充当了箭头的三个角,在他们三人的带领下,两百余新军士兵,直杀得过往梁兵哭爹喊娘,狼狈不堪!

    梁师都见秦风面容清秀,更象是一个文弱书生,但在战场中却是神勇无比,所向披靡,每一次出枪都有一名士兵倒下。而紧随着他的两员小将也是神勇无比。

    没有大将护卫的梁师都顿时手中一阵冰冷“前无去路,后有追兵,大家到我周围集合,注意那名小将,他一定是唐军的主将,先把他杀了!”梁师都听到背后传来的喊杀声,稍一思索,立即下达了最为正确的命令。

    他这一声大吼,让死士们都攻向秦风。

    秦风将长枪一举,猛然大喝道“兄弟们上!屠光这群为非作歹的畜生。!”

    新军战士顿时大声应道,呼喊着向刚刚在梁师都身边集结的梁军迎头杀了过去!

    秦风长枪如龙如电,枪矛交错,最前面的五名死士顿时溅血倒下。

    梁师都大吃一惊,他趁着这点点时间,抽出战刀在坐下宝马的屁股上割了一刀,然战马方才迈步,墨色的光芒从他面前闪过,战马一声悲鸣翻到在地是,顺带将梁师都甩了出去。

    梁师都重重的倒在地上,爱驹的前蹄断为两截,顿时心若死灰。

    秦风抽出一把飞刀,大声道“梁师都,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老子不陪你玩了。”

    飞刀出手,以撕裂空气的速度射向梁师都。

    梁师都一声惨号,双手死命的抚着喉咙,而鲜血从他的指缝中汩汩流出。

    横行西北多年的走狗,轰然倒地。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