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091章:义成公主的坚持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义成姑奶奶,义成姑奶奶!您怎么了?你别吓道儿啊!”这时,一个长相精美得如同瓷娃娃一样的孩子笑容可掬的走了进来,这孩子身上穿着做工精美的王袍,当他见到瘫在地上的义成公主,正无声的流泪。顿时,从门口窜了进来,扑倒在义成公主的怀抱里。

    “道儿,你是隋王,是大隋的皇帝,哭哭啼啼的成何体统,将来怎么统治天下万民。”

    “义成姑奶奶,我不要当隋王,不要当大隋的皇帝,我只要义成姑奶奶好生生的。姑奶奶,姑奶奶,我们不当隋王和可敦了好不好?我们,我们和奶奶一起去放羊吧!”杨政道摇晃着义成公主的手臂,涕泪满面的哭闹着。

    一晃多年,杨政道到了贪玩好动的年岁,但因隋王身份束缚,让他完全失去了自由。本就是寄人篱下,还失去了自由。这样的隋王谁愿意当,杨政道已不知几次闹别扭了。而这次更离谱,宁愿去放羊也不愿意当这隋王。

    义成公主看着哭闹的杨政道眼中闪过一些不忍,但念起自己悲惨的遭遇,大隋可叹的没落,眼中闪过一丝厉色,冷言道“好啊!我与你奶奶陪你去放羊,大不了一起被狼吃。”

    杨政道顿时面色惨白,身子不自觉的缩了缩,眼中闪着惊惧之色道“那我还是当隋王吧。”他永远不会忘记,颉利可汗的一次残暴的作为,前些日子,几个忠于突利的部落被颉利的手下屠杀一空,几个首领前来讨还公道,哪知道公道没有,反而让颉利推到狼窝里去味那几十头恶狼,那凄厉绝望的惨叫,以及那快速变成一堆骨头的尸体,在杨政道小小的思想里留下了深刻的阴影,令他有了一种恶狼恐惧症,听到“恶狼”二字,就忍不住为之颤栗。

    义成公主冷眼旁观,看着几欲发抖的杨政道,想着越来越渺茫的前景。

    “烂泥扶不上墙”几个字差点脱口而出。

    悲愤、心寒、伤心、绝望各种负面情绪自心头涌上,压抑义成公主差点窒息,悲哀的心道“一国之君,可以无才,也可以无德,但不能没有狼一样的野心,不能没有狼一样的胆识。这样的人,能复兴大业么?”

    义成公主不确定,她甚至连想都不敢再想,她怕,她怕自己对杨政道失望,更怕自己复国之心会因此而动摇。

    道儿是杨家唯一的骨血,身上流着文帝的血脉,道儿还总有一天会龙翔九洲。

    义成公主别无选择,只能进行自我催眠与自我麻醉。

    为了大隋,也为了她自己的付出能有一个回报。她必须坚持。

    她多年的付出,多年的痛苦就如一个笑话,到了现在还没有得到任何的回报。

    义成公主不甘心,她要报仇,她要向天下证明,证明自己的付出是有回报的,证明杨家还能击败一切逆臣。

    大隋还没有亡,还有嫡系血脉。

    当初能把杨政道从战乱里平安无事的解救出来,今天,她同样能够将他扶上九五至尊之位。

    义成公主坚信自己不会错,坚信杨家遗孤会如同当初的文帝,以摧枯拉朽之势一统天下。

    努力摆平了心态,义成公主柔声细语的安慰着杨政道,向他诉说杨家的辉煌,构思无限美好的前景,给杨政道,也给自己画了一个饼。杨政道像听故事一样,依在义成公主的怀里,聆听着杨家祖辈的风采。

    “爱妃,我回来了。”

    不知不觉间,天色已经暗了,布置军队的颉利回来了。

    “我,我!”杨政道听到这个声音,顿时,脸色一阵死灰,在惧怕恶狼的时候,他连颉利也害怕上了,这个把活人生生丢进恶窝里的男人,比恶狼、魔鬼还要来得恐惧。

    听到这个可怕的声音,杨政道一把推开了义成公主,一头钻进了床底下瑟瑟发抖。

    义成公主恨铁不成钢的咬了咬牙,努力平息心里的怨恨,堆起笑容走了出去。

    “见过可汗!”

    颉利大笑着,粗狂的声音震耳欲聋,“爱妃免礼,哈哈!思力邪已经南下了,哈哈,这小子心急得很。听了我的打算,自告奋勇的充当起前锋,哈哈,他那点小心思当我不知道么?无非是想先于人,抢劫更多的财富珍宝而已。”

    义成公主笑道“恭喜可汗,有此英勇善战之大将。”

    颉利笑道“思力邪是我突厥难得的勇士,定然不负我之所托。”

    义成公主笑了笑,心说但愿吧!

    颉利见义成公主巧笑嫣然,心头一阵火起,银笑道“爱妃,明天我就要出征了。今晚好生陪陪你。”

    义成公主有羞花闭月之貌,沉鱼落雁之容,一张脸蛋,精致得跟画儿似的,剪水瞳仁似是会说话,成熟的女人味,无尽的诱惑,让人心神激荡。可是,光凭容貌,在颉利后宫里,与之相仿者不在少数。颉利最为依恋的是,义成公主会侍候人、会侍候男人。

    最最重要的是义成曾经是父兄的老婆,在义成公主这里,颉利得到别是一番的刺激,这是其他任何一个女人都无法给予的感觉。

    颉利可汗大步上来,大手一伸,把她抱在怀里,笑呵呵的道“爱妃,天色不早了,来来来,咱们来繁衍伟大的狼神子孙。”

    突厥于男女事,没那么多礼节,什么时候想了什么时候就要,根本不看什么地方。

    “可汗,不行啊!”义成公主吓出一身冷汗,惊惶失措的推拒着,她可记得杨政道还缩在床底下呢?

    颉利不怒反喜,义成公主无力的推拒,反而助长了他的兴致,哈哈大笑道“爱妃,每次在你这儿,都有惊喜。哈哈,我最喜欢你这样了”

    床底下的杨政道觉得头顶上的床重重的响了一声。

    “啊!”紧接着,一声女人清脆而充满另类诱惑的声音传来,紧接着就是让人迷醉的声音响起。

    杨政道虽然还但是自小在突厥长大的他自然明白在发生什么事儿?

    这一刻,他不但没有害怕,反而露出好奇和兴奋的神色,激动得小脸通红。

    义成公主开始的时候还有所顾虑,但是在颉利的冲击下,快乐成了她唯一的感受,哪里还记得什么杨政道。

    义成公主很配合很享受,呻吟得如痴如醉。

    杨政道听得如痴如醉。

    几度高峰迭起,义成公主总算回过神来,思绪尽复,登时羞愤欲绝,偏偏颉利可汗今天特别耐战,他越战越勇,越勇越兴奋,叫得跟杀人似的。

    义成公主脸色青了,白了,又青了,又白了,反反复复,不知道多少回。脑门上渗出了汗水,心理承受力接近崩溃了。

    “啊!”

    颉利可汗一声满足的大叫声传来,叫得是惊天动地。

    这一声叫,让杨政道仿佛得了军令似的,打了一个寒颤,一脸的满足之色,生平的第一次,就在床底下丢铠弃甲。

    杨政道舒爽得呻吟出声。

    “谁?滚出来。”颉利是可汗,同样是一员骁勇善战的大将,听力自是非同凡响,而且他的警惕心甚强,虽然和义成公主进行一场大战,但杨政道一声轻吟,还是给他听到了。

    颉利跃下床来,飞快的拔出了寒气森森的宝刀,暴喝道“滚出来!不然休怪我杀人了。”

    杨政道吓得惊叫一声“姑爷爷,是我,我是政道。”

    “政道?”颉利满脸疑色的看着义成公主,

    义成公主羞愤欲绝,强笑道“可汗,这是政道的房间。”

    赤身露体的颉利道“政道,出来吧!”

    杨政道从床底下爬了出来,看着闪着幽幽寒光的宝刀,吓得满脸苍白。

    颉利脸上潮红未褪,他没有穿衣服,冲杨政道一勾手指“过来!”

    杨政道颤微微的上前几步,屁颠颠的上前见礼“姑爷爷!”

    颉利可汗上下打量着杨政道,忽然在杨政道的身上闻到了一股熟悉的腥味,他知道那是什么,忍不住哈哈大笑“爱女,政道长大了,乖!”一双大手抚着杨政道的脸颊,脸上有着怜爱之色。

    可是,他双手上有亮晶晶的液体,发着阵阵幽香,这是义成公主的香汗和玉液混合物。

    杨政道忍不住咽了几下口水,似乎十分享受的吸了一口气,低声下气的道“谢谢姑爷爷!”

    颉利眼珠一转,脸上露出了邪恶的笑容,一把掀开义成公主身上的锦被,哈哈大笑道“政道,你看,这就是你们汉人的女人体,来来来,姑爷爷教你一一指认女人体美妙之处。”

    杨政道看着义成公主泛着桃红的玲珑曼妙**,双眼圆瞪,傻愣愣的盯个不体,他从来没有想过女人的身体居然这么好看。

    这一刻,下面的小鸟鸟一下子立了起来,搭起了一顶帐蓬。

    颉利哈哈大笑,丢下宝刀,一把捏住义成的高耸玉峰,轻捻峰顶的红宝石,邪恶的说道“来,政道,你也来玩玩。这是女人的”

    杨政道不知所措,神差鬼使的伸出右手,一把抓住义成公主别一只玉峰,丰硕的玉峰,他一只手根本握不过来。

    “政道,你看这处丛林,水草丰盛,哈哈,肥着呢?是不是像两扇门?你看那白色的水了没有,那是那珍珠是”

    颉利像是一个人体学的老师,指着义成公主的**,不厌其烦的指教,而且,还抓着杨政道的手,伸进幽谷玩弄

    义成公主羞愤至极,看着杨政道搭起的帐蓬和越来越粗的呼吸,登时吓得魂飞魄散,她太清楚颉利的变态了,她知道接下来将是意味着什么,尖叫一声,张嘴喷出了一口鲜血,又羞又恨又悔的义成公主双目紧闭,一口气喘不过来,昏迷了过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