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099章:辉煌战役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自今天起,又是一周的推荐,求收藏、推荐、打赏什么的。

    系统通知

    您好,现在通知您的作品壮哉大唐少年郎将在20160828140000获得新版网站历史频道热门分类推荐,非完结作品请务必保持更新。如遇紧急情况请及时联系您的责任编辑,谢谢合作!

    “别慌!都给我镇定下来!!”之前一直反思,一直为本部落而的前程担忧着的乌当没有胃口,所以,听到爆乱声响,他第一时间冲上向人声鼎沸的马厩,看了眼前的形势,大声指挥道,“不要乱,他们人少。听我号令,族人退下,拿起你们的弯弓对马厩集体抛射,勇士们亮下弯刀冲击,绝对不能让贼子野心得逞!”

    乌当手提着一把弯刀,神色凝重,以他的经验、阅历,一下子就猜到了新军的险恶用心。

    一颗心禁不住的忐忑了起来,如果只是军营,他有七成把握让新军灭于此地。可现实是残酷的,军民混而杂居,让突厥获胜的机率下降到了一两成,只因,离马厩最近的牧民为了阻止新军,一个二个奋勇争先,像没头的苍蝇一样往马厩冲去,也正是这些普通牧民的英勇,阻挡了军队前进的脚步。现在,牧民们与新军交织即将交织在一起,弓箭手有了顾虑,到现在,一箭还没有射出去。

    人心都是肉长的。

    牧民里有士兵们的亲人、朋友,你让他们如何下得了手?

    突厥士兵的犹豫,给新军一个稍纵即逝的机会。

    秦风与尉迟宝庆充当左队的箭头,率领数百士兵如虎似狼地扑入马厩,纵列最前端的是排成密集阵型的一百名标枪手,就象发狂的公牛,平端着长枪纵马向前突刺。挡在前面的几个敌人首当其冲,瞬间被捅中七八枪推倒在地上。

    之前,秦风给每一个人都配备了火把与牛羊熬出来的油,而且再三叮嘱大家妥善保管。于是就在他们冲入马厩的那一刹那,近千支火把几乎在同一时间点燃,顿时,火光照亮了夜空。

    三路人马依计分散而行,干的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烧牲口,刹那之间火焰奔腾,浓烟冲天而起。

    一匹匹战马、一只只羊、一头头牛,身上着了火,相互引燃。那场面是万马奔腾。

    顿时,马蹄狂奔,嘶叫之声,卷泼四野。

    乌当面色大变,大声道“退,撤退。”

    话音未落,身体以违背常理的姿势来个急刹、旋转,向着相反的方向奔跑。但是,在巨大的声响里,他的声音又怎么传得出去呢。

    火势熊熊,眼见将成燎原之势,兽群惊嘶,有如决堤之水,风中巨浪,向外狂卷而出。

    放眼望去,但见各种动物有如潮水一般,各色杂呈。

    它们惊骇的鸣叫着,恐惧害怕令它们疯狂,令它们只知放蹄奔跑。

    面对左右后三面逼来的烈焰,它们完全失去了理智,只能往一个地方跑!

    那就是没有火的前面

    突厥军的营帐。

    “哈哈!太壮观了。”程处默声如宏钟,虽在人与动物的惊嘶声中,仍是嘹亮震耳。

    “确实挺壮观的。”另一边,尉迟宝庆纵声回应。

    火是畜生的天敌,即便是虎狼这等猛兽,也避免不了他们怕火的习性,何况是普通的牛、羊、马?经过放火驱赶,各类动物如疯如狂的冲向军帐。

    一个个帐蓬,在动物们的肆虐下,化成粉碎,而帐蓬中的人更是尸骨无存。

    他们都顾不得敌人,只是不断了呼喝着,驱赶着。

    兽鸣声、蹄声、风声、惨号声、惊叫声、尖叫声中还夹杂着新军的狂笑之声。

    在草原中上演着一幕幕惨绝人寰的悲歌挽歌。

    惨,太惨了!

    火光,照得满地是血红一片,尸体狼籍,残肢断臂随处可见,微风吹来,人人心中均打了个机伶,不知这是修罗屠场还是人间地狱,十八层地狱中怕也无此惨象。

    带着火种的牛、马、羊所到之处,帐蓬付之一炬。

    如果从上空往下望,可以见到星星点点的火光疾速的向四周扩散。

    像一朵花,在一层层的扩散开来。

    惨剧继续上演着,它们吃痛之下,只管朝前跑,所有挡在面前的障碍物被它们冲跨。这也表明了一向温顺的动物发威,人类根本就无法抵挡得惊人的杀伤力。

    很多悲剧的突厥人,稀里糊涂就成了亡魂。

    当他们还未从丧失亲人的悲痛中走出来,就让呐喊声、厮杀声警醒,有些人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儿,就让疯狂的动物们连人带帐踏做了肉泥,灰色帐篷顿时染成酱紫。

    当他们看到疯了的动物,如潮水一般的涌来,一个个吓得掉头就跑,哪里还有抵抗之心?

    只是两条腿岂能跑得过四条腿?

    还没有跑几步,就让撞飞了出去,然后步入前者后尘,成为肉酱。

    浩浩荡荡的疯了的动物们逢兵踩、见将撞将、逢帐就踏,任凭你武艺高强,面对惊慌失措,横冲直撞的动物也只有死路一条。

    一座座营帐被攻破,践踏,被引燃,无数还在营帐内乱转的士卒,被刺死、踩死。

    幸运的当场阵亡,不幸的被牛角刺穿后,挂在牛头上,被拖动了几十米才含恨气绝。

    “前锋”所到之处,无往不利。

    破坏力之大,恐慌之大,威势之大简直难以计算。

    就像一辆辆战无不胜的战车,破坏了一切,夷平了突厥的驻地。赶走了士卒。

    跟在身后的新军,反而像是后援部队。

    “停下。”当接近军营后,秦风下令全军停下。

    一声令下,全军立刻静止不动。他们的目光都投向了大营。

    不,不对,哪还有什么大营。只是一团大火球罢了,无数营帐,辎重都火光冲天。

    无数士卒惨叫着,惨嚎着,在营中乱走。

    士卒们只觉得遍体发凉,这种事要是发生在他们自己身上,简直不敢想象。但随即,士卒们心中升起了一股兴奋的感觉。

    打赢了,他们打赢了。

    不费吹灰之力,就打赢了,灭了突厥一个军民近万的部落。

    突厥兵败如山倒,不,兵败如山倒不足以形容今晚的战况,一触即溃,对,就是一触即溃。

    士卒们心中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词可以形容今晚之战。

    打仗的没人不喜欢胜利的,将军是了功勋、名望、官位。小卒是为了活命,生存,富贵。

    跟着能打胜仗的将军,士卒的发展前景好。带着能打仗的士卒,将军的发展前景好。

    两种相辅相成。就是天下无敌。

    如今,秦风以两场不费吹灰之力的大胜,彻彻底底的征服了新军士兵。

    见到自己的杰作,秦风畅快的大笑着,一手持着湛泸剑屠杀那些侥幸活下来的敌人,另一手持着火把驱赶战马,得意之极。秦风如此作为,他的属下自然不会客气,依式而为,清除着劫后余生的突厥人。

    新军人数不多,但跟随着秦风之前,他们久经战阵的骁勇之士,进入大漠以来,以少打多在他们而言是家常便饭的事情。

    数倍于己的突厥人,非但没有给他们带来心理压力,反而令他们有着一股优越感。

    这就是他们新军,再多的兵马在他们面前都是杂碎、渣渣他们是秦风、秦疯子亲手训练出来的士兵,他们每一个人都亲自接受过秦风的指点。都是秦风的徒弟,都是新战法、新训练法的第一批接受都,若以少胜多这简单的事情都干不好,岂不丢了秦风的脸?

    曾经,他们是十二卫中的笑柄曾经,他们将秦风恨之入骨曾经,他们想过离开

    而现在,经过特训后的新军充分感受到了特训给自己带来的强大提升。于是,所有的兵卒都对秦风投以敬慕的眼神,眼神中充满了狂热、信服、崇拜。

    什么样的将领带出什么样的兵,秦风一手带出来的新军,同样沾染着他蔑视一切的气概

    一个杂碎是杂碎,一千一万个杂碎,不过是一堆杂碎,有何可惧

    新军除了秦风、罗通、李业诩、程处默、尉迟宝庆,现在就只有九百二十人,不多不少,但是就是这九百二十人做到了数千人做不到的事情以骑射水平闻名突厥近百年的乌氏部落就此中绝。

    大火整整烧了半夜,草原漫天全是焚烧尸体的恶臭。

    是役新军再一次大获全胜,总人数五万有余的乌氏部落在新军连续三次的打击下,除了数百人侥幸生还,余者全军覆没,无一生还。

    是役,新军仅有三人在与驻守马厩的突厥兵拼杀中身亡。

    以三人的代价,却歼灭突厥乌氏部落近三万军民,这不可谓不是一个奇迹,一个神话。

    古往今来,也找不出多少个能与这一战相比的战役,更别说秦风今年才十六岁。在他这个年纪取得如此战绩的,史上名将绝无一人。

    大战结束,兵卒投入打扫战场的工作中,将敌骸收集焚烧,以免引发瘟疫恶疾。

    走在战场中,看着四处可见的肢体焦炭。秦风心底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如此辉煌的胜利,确实让他感到高兴,可一想起自己此行杀了近十万人,就有股说不出来的感觉。

    “老大!”李业诩欲言又止的叫了一句。

    他是最早发现秦风神色异常,只是不知如何开口相劝,一直跟在他的身后,见他的神色五味杂陈,终于忍不住的叫出声来,张了张口,却不知应该说些什么。

    “业诩,不必担心。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不管敌人死几万几十万,都与我无关。我只要把咱们的士兵活着带回去即可。”秦风制止了李业诩,深吸一口气,转换了一下心绪,笑道“这场大胜,我们却是损失惨重了。”

    李业诩不解的看着秦风,满眼的询问之色。

    “之前,还想着缴获马匹、牛之类的物资。可计划赶不上变化,一切都化成在烬了,数万即将到手的牛马,说没就没了,我这心里的疼痛,你是不会理解的。”秦风说着说着,自己禁不住笑出声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