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09章:收拾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李世民看着慷慨激昂的秦风,颇为感慨。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这人身份地位越高,心态越容易变,越容易受到各方面的影响,就算是他也不例外。遥想当年,年轻气盛,只觉得投身疆场,开疆扩土是自己的归宿。十六岁那年,辞别双亲,投入云定兴之麾下,开始军旅生涯。这妙计解杨广雁门关之围后,但见天下乱起,又产生了新的想法杨广无道,乱象四起,大隋亡国,不可避免。这皇帝人人做的,他老爹宽厚仁武,比之杨广天下诸侯更为出色,凭什么做不得皇帝之位?

    当时的那只想将老爹捧上皇帝宝座,从未想过其他。但是随着大唐立国,他南征北战,多次在关键时候力挽狂澜,军功威望甚至盖过大哥李建成,于是心态又变。

    可秦风展现出来的不一样,让他眼睛一亮,就算不断的立功,不断的升官,秦风至始至终都是秦风,这人始终都保持着本心,当真难能可贵。

    只是,有功不赏可不是李世民做人的准则,况且,他还欠着秦风很多呢!现在总算有机会把以前欠着的一起到位了。

    秦风的来信,让李世民深受感动。

    为了国家的利益,秦风竟然打算把新军的功绩藏在世人的眼皮下,这得需要何等胸怀、何等心胸啊!

    而秦风作主将缴获贩卖,以作抚恤金一举,李世民不但没责怪,反而,觉得他这般作为是对的。如果朝廷没封赏,士兵又得不到任何一点的利益,以后,谁还愿意为他李世民卖命?

    可以说,当一个人看另外一个人十分顺眼的时候,觉得他的每一点都是对的。

    李世民是圣君,可他终究还是人,是人,就难免有一些人类的感情。

    避免突厥再次同心南下而,藏功绩

    平士兵怨气,而甘冒指责,贩卖缴获。

    两事合一,都是为他李世民着想呢!

    对于今天发生的事情,他是深思熟虑第一据称颉利与突利、夷男已经打得不可开交,死伤惨重,已至不死不休的地步,和谈的可能性小得可以忽略不计草原人敢爱敢恨,仇人就是仇人,根本没有和解的念头,可不像汉人那样能做到今天还是生死大敌,明天却是欢笑一堂的朋友第二不能冷了有功将士之心,不然,以后谁会为他卖命第三因为新军过处,方圆数里是寸草不生,根本没有留下罪证,哪怕突利、夷男追究起来,他也可以不认账。

    此刻,李世民满面春风的宣布了对秦风的封赏“爱卿精忠报国,刚毅果敢,身先百战之锋,气盖万夫之敌,年轻至斯,能立上奇功,古往今来唯有汉之霍去病可比之。以弱冠之龄创立虎贲之师,且创不世奇功,赐新军以虎贲军之名。朕于此,特授爱卿忠武将军兼职虎贲将军,加封定远县子,领军虎贲,驻守宿卫宫禁,从事。”

    对于这一封赏,群臣都有些傻眼了。

    还以为会给秦风什么像样的大官,不过就是区区忠武将军,定远县子嘛,一个个也不在意。

    毕竟忠武将军是武散官,虽挂着正四品上的头衔,但只领俸禄而没有实权,阶卫虽高于中郎将,但实权还不如中郎将这名头有用。至于万年县子,也不是很高的爵位,只是该县就在京师附近,属于黄金地段,能看出李世民对秦风的宠爱,也不是什么大事!

    唯有虎贲将军让人侧目。只是唐朝实行府卫制,由十二卫遥领天下兵马。

    虎贲军既不是十二卫,又不是府卫。倒是有些类似于直接受命于李世民的玄甲军。

    长孙无忌走了出来“皇上,虎贲军隶属何卫?虎贲将军是何官阶?”

    “哎呀!”李世民一拍大腿,低呼了一声,道“是朕糊涂了,竟尔忘了此事。虎贲军单独成军,不属十卫二,将直接受命于朕。虎贲将军的官阶是从三品。”

    长孙无忌傻眼了,自唐成立以来,单独成军的也是玄甲军、元从禁军各辖四千兵马,而虎贲军是建国以来第三支特殊的军队,而且,兵马高达五千李世民将“虎贲军”交给秦风,让他驻守皇宫,摆明了下定决心要培养秦风为大唐新一辈的战将了。

    秦风官职不高,官职虽低,但麾下兵卒却拥有令人眼红五千,实权之大让人不得不羡慕妒忌恨啊!

    “这恐怕”长孙无忌想找借口反驳。

    但李世民却挥了挥手道“论才,论能,论功绩!秦爱卿皆有资格,朕意已决,无需再言了!”

    长孙无忌见李世民脸上以现怒色,赶忙闭口不言。他狡猾似狐,心知在这里触怒李世民并没有任何好处!

    秦风麾下的罗通、李业诩、程处默、尉迟宝庆也各自得到了应有的奖励。

    不得不说李世民在赏罚上却有一套,所有出征将士都心服口服,至于出征兵卒获发三倍军饷,也是皆大欢喜。

    一些有所异议的大臣迎着程咬金、尉迟恭一双双充满威胁的虎眼,愣是放不出一个响屁来。

    涉及到他们儿子与好友的儿子的前程,也难怪程咬金、尉迟恭如此了。

    这两位老大的道理就是拳头,朝中大臣,有种得罪他们的可没几个。

    不过,在贞观王朝,还真有些不怕死的大臣存在着。

    “臣李纲有本奏。虎贲将军此役功高至伟,只可惜乱造杀戮,有伤天理。若能研习古意,以仁为本,行王者之兵,善莫大焉”

    就在李世民正欲宣布当晚举行国宴,在两仪殿犒赏这些凯旋归来的将军之际,堂下却传来一阵之乎者也。

    李世民听这声音,登时大感头疼。

    李承乾也是面色一僵,露出无奈的表情。

    秦风寻声望去,说话之人却是一个六旬老者,满头白发但却鹤发童颜显得很是精神抖擞。

    “谁啊你我杀了你父母还是你亲人了?”秦风心头大火,忍不住问了一句。

    秦风这话一出,朝堂上就有人忍不住笑出声来。

    李世民心中大块,李承乾也忍不住背地里向秦风竖起了大拇指。

    老者一张脸瞬间成了猪肝色,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老者叫李纲,是隋唐名臣,曾当过隋朝太子杨勇的师傅,李渊建唐称帝后,拜李纲为礼部尚书,兼太子詹事。后李纲多次进言都因与太子李建成心意相悖而不被接受,李纲感到郁郁不得志,于是提出辞职。李渊解除了他的尚书职务,仍担任太子少保。当两任太子之师,是李纲生平得意之作。

    李纲在朝堂里是出了名的迂腐古板,李世民有次让蚊子咬了,忍不住在朝堂上抓痒痒,结果李纲直接在朝堂上训斥了半个时辰,弄得李纲想死的心都有了。连抓个痒姿势不正,李纲能够说个半个时辰,其他过错更是不言自明。

    李承乾的情况比李世民好不了多少,李纲现在的一个任务是给李承乾讲课,传授李承乾文化知识。李纲迂腐古板,偏生名气极大,李世民、李承乾这两位大唐王朝的一号、二号人物,任是奈何不得他。

    一听他的声音,都会觉得头大。

    李世民板着脸道“这是李纲李大人。”然而眼中的笑意却怎么都掩饰不了。

    “原来你就是李纲啊!”秦风恍然大悟。

    李纲捊着胡须,一副绝世高人的模样,似乎在等待着秦风的膜拜,只是而你下一句话,差点让他给气死。

    秦风冷眼一翻,哼道“我当是谁,原来您就是教谁谁倒霉的杀手李纲李大人。”

    这个杀手太有名了,秦风想不知道都难。李纲一生教导过两朝三位太子,结果三位太子两位被废、一位被杀,李纲称得上是“太子杀手”。

    “哈哈!”

    “嘿嘿!”

    全朝轰堂大笑,便是长孙无忌、房玄龄、杜如晦等人也是莞尔一笑。

    顿时,太极殿成了欢乐的海洋!

    杀手!

    李纲确实是当得起这个称呼,他的所有荣耀与骄傲在这两字面前变得黯淡无光。

    “师徒领进门,修行看个人。老夫尽心尽力,他人不听,如何怨得老夫?”李纲脸面通红,差点背过气去,整个人气得吹胡子瞪眼、浑身发抖。可以想象你最得意的事情,被别人有理有据的说是最大的失败,那种打击,不是一般的大。

    秦风顺着他的话头,一本正经道“我知道那不是你的错。但,这是事实,老天谁也否定不了。”说着说着,秦风禁不住看了李承乾一眼,心下诽谤你还没有正式当李承乾的老师呢,如果当上李承乾的老师,也会害得李承乾背负废太子的命运。

    秦风那饱满诡异笑容的一瞥,却让李承乾这位三代太子哥心在颤抖!

    干!

    老家伙是个灾星,得想办法远离!

    这是李承乾心头之语

    “”至于太子杀手李纲李大人是彻底没了脾气。

    李世民见李纲气得半死,心头大乐,大有出口恶气的感觉,此时也不劝什么,反而带着添油加醋的说道“李大人乃当世大儒、地位崇高。深受天下文士敬仰。李大人有话要说,虎贲将军不妨听听教导,定会受益匪浅。大有益处。”

    秦风故作不满道“皇上,你想罢了小臣的官真说嘛!何必如此拐弯抹角。”

    “朕何时要罢你官职了?”李世民故作不解。

    “嗯哼!”秦风往李纲方向努努嘴,其意不言而明。

    顿时,众所皆笑。

    不过却没人责怪秦风过分,毕竟,人家的功勋是用命换来的,刚刚享受到玩命后的喜悦,你就跑出来说三道四,人家不发毛才真是奇怪了。

    李纲也非凡人,对于秦风的小动作视而不见,一脸正容道“教导不敢当,只是有些浅见罢了。易之为书也,广大悉备,有天道焉。有人道焉。有地道焉。大将军对待俘虏的做法手段实在是有损天道,有失人道,有伤地道。”

    在李纲说话的时候,秦风一脸漠然的神情,一直留意着他的大臣们知道他根本就没听。

    “说完了?”秦风从耳朵里抠出两团布条,道“不好意思,刚刚有只苍蝇嗡嗡嗡的叫个不停,煞是讨厌。”

    “你”李纲气得直哆嗦。

    秦风道“你什么你,我说的是可恶的苍蝇好吧!”

    “”李纲差点气晕。

    大家轰堂大笑,程咬金、尉迟恭等向来看李纲不顺眼的人笑得格外畅快。

    就差点为秦风竖指点赞了,他们可没少被这家伙修理过。

    在看戏的目光中,秦风蹙眉道“李大人,我知道你书读得多文化高,是孔子、孟子一样的圣人,可我秦风就是不通经典的武夫,跟孔颖达先生也就学上几天而已,听不懂什么乱七八糟的之乎者也。就算要说教,麻烦您,说点我能听得懂的人话,成不?”

    “噗”李世民一口茶水喷了出来。

    众人亦是一副好笑的模样,都误认为刚刚秦风根本没听。

    书法上自成一家,世人冠以少年宗师之名诗词一道嘴出千古名佳作文章一面又有爱莲说等,这样的人要是“不通经典的武夫”,那么,他们这些人成了什么?成了连字都不认识的小儿了?

    秦风心头发笑,好这容易说回真话,竟然无人相信。

    唉!当老实人难,还是继续咱的剽窃大计吧。

    他自恋的想着。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