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11章:总结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历朝历代总有些人绑架着道义去指责别人,同样,对于别人写的小说,也有那么一小撮称之为“人”的家伙,对别人妄加指责。劝告想要一一对证的“人”去看新唐书旧唐书唐史什么的,别在这叽叽歪歪的。

    不看滚蛋,老子不缺你的点击与收藏。

    我爱怎么写就怎么写,关你卵事。

    有种你去指责隋末的书,那些个文臣武将在历史上效力过那些突如其来的主角吗?

    真是不知理喻

    虚伪之徒无耻之尤,一边看人家的小说,一边大放狗屁。

    与前几章的李纲有何区别?

    发现一个放屁的我禁言一个。

    秦风环视朝廷,但凡与他目光相触,那些准备说他道德缺失的官员,一个都躲闪的地缩下了脑袋。秦风这样的疯子胆敢在李世民面前动刀子,把他惹毛了,谁也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秦风环顾一圈,扬声道“仁义道德、忠孝礼义是先辈、祖宗留下来的瑰宝,是我们民族的根源,正因为如此才造就我们壮丽的文明。”

    众人哭笑不得!这不是自己打脸吗?

    “可我们施予仁义道德之时,要看面对的是什么人、什么事。小错小过,可以原谅。面对大恶,只有一个字杀!以杀而警示他人。道歉有用的话,律法、刑部就没有存在的价值了。”

    秦风又道“此之一战,让我明白了一件事。”

    大生知己之心的魏征配合着问“秦将军,你明白了什么事?”

    “突厥没有平民百姓,只有军队。”

    “咝”顿时,一片倒抽冷气的声音,这尊杀神莫非是想把突厥杀个干净不成?

    秦风没有理会大家的种种眼神,对李业诩道“业诩!解开你的衣衫!”

    “遵命!”李业诩明白秦风的意思,露出了胸口上那一道长长的红线。那一刀,他躲避及时,却也伤到了皮肤。

    秦风拉着李业诩,在文武百官中亮了一圈。

    “这是突厥弯刀造成的伤痕,长一尺三寸,要是再深三分,业诩就永远倒在草原上了,成为烈士了。”

    看了大家一眼,秦风又道“你们万万没有想到吧!砍这一刀的是一个孩子,一个几岁大小的突厥人家的孩子。”

    李业诩羞愧道“面对突厥士兵的时候,我丝毫无损这一刀被一个我认为没有威胁的孩子所砍伤。若非反应敏捷,我早就死了。而我新不,虎贲军牺牲的将士,大多是死在所谓的百姓手里。”

    示意李业诩穿上衣服,秦风道“如果业诩是领军大将,如果牺牲了,那么,我们虎贲军全军在没有首领之下,将会丧命于大草原,这其中,又有多少个家庭被破灭呢?我不管你们怎么想,怎么看待我秦风。但是,在保证我属下兄弟的性命安全的前提下,对敌人,我不介意大开杀戮。以后,在我不犯国法的情况下,谁敢拿维护敌人的仁义道德对我说三道四,别怪我上演今天的一幕。当然,如果我秦风做对不起大唐百姓的事情,你们尽管骂,让我秦风下跪我也认。”

    “哈哈,秦将军的话是难听,道理却人尽皆知。作为大唐的将军,自然为我大唐利益与百姓着想,对于这种杀我百姓的草原异族,若说什么仁义道德的话,与背叛国家有何区别。此役若有我领兵,结果亦是如此,要他们血债血偿。”

    大笑之人,正是李承乾“圣人先人留下的东西也要看对什么人什么时候,当遵守的时候自然遵守。对于一群不讲道义的异民族,更他们说仁义,与宋襄公有何区别?”

    一句“话是难听,道理却人尽皆知”恰到好处、妙至巅峰,李承乾这句话掩饰了秦风大闹朝堂的罪名。大家都是明白人,都是看道理而不是在于那番言辞滴。

    杜如晦适时出声“皇上,太子言之在理臣亦赞成。若我大唐多几位如同秦将军这般铁血勇士,臣做梦亦会大笑而醒。”

    程咬金更道“谁敢胡说八道,老程去他家阻门。”

    房玄龄

    李靖

    尉迟恭

    诸多有影响力的大臣出面求情,余者尽皆闭嘴。和这些人相比,那些凑人数的说话等于放屁,他们,不过是李世民用来装点门面罢了。

    李世民努力摆着一派怒火难当的表情,装模作样道“封大人有海量。秦风,你伤了封爱卿的胡须,朕罚你半年俸禄,赔偿封大人,你可有意见。”

    “没意见!”

    秦风心头大乐,到现在为止,朝廷没给他一分钱,罚就罚呗。于是,一场闹剧,总算在李世民的袒护之下结束了。

    这么多强势人物都站出来为秦风说话。朝中其余文武哪敢有什么多余的意见。

    再说了,人家秦风遵纪守法,在人家不触犯国法的情况下,去数落别人不是找抽是什么?

    便是李纲也偷偷摸摸的退了下去,他并不怕李世民,李承乾,反而视与这些大人物针锋相对为乐,越是斗得厉害,越能显得他的不畏强权是一个敢于直谏的能臣,日后必定在史书上留名,为后人敬仰。

    但是今日面对秦风他却心有余而力不足,满脑子的引经据典对方来一句听不懂。直接秒杀。少了一脑子的迂腐文化,真比能言善辩。他根本就比不上秦风,为了保住那一世英名,也就很可耻的匿了。没办法,要是再让秦风纠住他问“怎么证明”的问题,那就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封德彝瞧见李纲没义气的闪人了,心中的怨气与怒火可想而知,可是一向绑架仁义道德去指责别人的他,经秦风如此一弄,他半个屁都放不出来,如果再作纠缠,那他就成了秦风嘴里的虚伪的代名词了。

    李世民乐不可支,这些个老家伙倚老卖老,净捡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说三道四,如果能像魏征那样说出一个所以然也就罢了,可偏偏每次都是那套毫无新意的仁义道德之说,弄得他是烦不胜烦,如今,秦风秒杀了两大ss,李世民没理由不开怀。

    同时,他也看清楚了这些人的真面目了,一个二个说得比唱还好听,当事情降临到自己头上的时候,都变成怒目金刚了。

    虚伪之徒!莫过于此了。

    回想下秦风的言辞,又看了人群中的李纲一眼,李世民心中一突,暗想得把这太子杀手弄得远远的,千万不能让他去祸害乾儿。

    灾星、鬼神学说在古代很有市场,要不然也不会有“举头三尺有神明”一说了。

    经秦风破解了鬼火的秘密后,李世民对于鬼神也是置怀疑态度,可事关江山社稷,关乎儿子的生命安全,也不得不谨慎行事。也是因为秦风的横插一脚,使得李纲终生失去了第三次教导太子的机会。

    经一波三折,李世民总算有机会宣布了今晚的庆功宴。

    面对一桌子由御厨精心烹饪的羊肉大餐,吃了很长一段时间牛羊肉的秦风等兄弟几人,根本难以下咽,在众多长辈的起哄下,一个二个都被灌成了半仙。

    吃饱喝足,宴席散后。

    秦风本欲随同秦琼回家见见阔别已久的母亲兄妹,却让李世民让人叫到了甘露殿。

    “叔叔,我来了!”秦风走到了近前。

    李世民亲自走下来将秦风扶起,拍着秦风结实的肩头,长笑道“瘦了,也黑了。不过充满了将军应有的杀伐气息,不错不错,总算有了男子汉的气概了。你这小子没有辜负朕的厚望,这第一次上战场便有如此成绩,那霍去病也不及你!最让朕佩服你的是在草原上来去自如,且无人发现你们是大唐的军队。”

    李世民在登基以前,本就是一位战功赫赫的大将,情知长时间隐藏痕迹是多少困难的一件事,可秦风自始至终都没有露出破绽,这一点难能可贵。

    至于秦风在草原上卷起的血雨腥风,李世民没有丝毫责怪的意思,作为乱世中走来的皇帝,对于杀伐之事,早就引以为常。秦风在突厥杀伐正和他心意,尤其是成功的挑起了突厥内部的矛盾的爆发,更是让他赞叹不止,为此高兴的夜不能寐。

    “朕见你在国宴上停著不食,只顾着喝酒了,特意准备了一些你爱吃的糕点。怎么,国宴上的不合你口味?”他让人送上茶水,还捎带了秦风爱吃的糕点。

    秦风哭丧着脸道“若是平时,我肯定是大吃特吃。可是吃了这么长一段时间的牛肉羊肉,闻着那味道就想吐。又哪来的胃口呢?”

    李世民大笑道“只顾着炫耀你等功绩,却没想到这一点,罪过,罪过。朕让人给你重新准备吧。”

    “不必麻烦!这些就成了。”秦风吃着糕点,吞字不清道。

    李世民亦不坚持,道“你们在北方的所作所为,朕已从你与柴大将军的奏章中了解,你在北方干得不错,朕倍感欣慰,这其中经历一定是精彩纷呈来,来,来,与朕说说,看有什么不足之处,也跟朕说说,此行究竟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稍微填了填肚子,秦风才道“行军路上没好玩的,每天都要重复着同样的事情杀人放火睡觉而已。”他从离开长安开始,将如何潜入朔州,找到梁洛仁后并威逼利诱,又如何与柴绍里应外合攻下朔州,斩下梁师都首级。之后,又如何扮演突厥军,成功的挑起了颉利、突利、夷男所辖部落的仇恨,并从中怂恿突厥人自相残杀,加深彼此间的矛盾。如何遇到乌氏部落五千骑后的追击,自己又怎么用放风筝的战术消灭对方,回归途中,又如何遇到高成,并解救汉人奴隶,挑动汉人奴隶的反抗之心,一起解决途中的突厥人,最终在缴获无数的情况下平安抵达朔州。

    他的口才极佳,本来就匪夷所思精彩万分的故事,经他一说更是让人身陷其中无法自拔。

    李世民听的是津津有味,在脑中几乎将自己当作故事的主角,听到惊心动魄处为之惊叹,听到高兴处为之欢喜。

    尤其是听到秦风说起那场实力悬殊的战斗,更是让他捏了一把的冷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