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27章:决赛之赌注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山西绛州龙门的薛礼!”

    下午的时候,秦风还是通过李世民知道尉迟宝庆的对手是何方神圣了。

    听到这个名字,秦风脸色不免震撼,竟然是他?

    难怪这般强悍了!

    输给薛礼薛仁贵,尉迟宝庆并不冤,也难怪心高气傲罗通对其心服口服了。

    “云霄,你认识那个叫薛礼的?”李世民身边,前来为秦风加油打气的长乐公主见秦风竟露出这般失态的神色,双眸中亦闪过丝丝疑惑。

    “不认识,可是我知道这个名字。”

    李世民动容道“很厉害吗?”

    “非常厉害!”

    秦风心头苦笑,薛仁贵能不厉害吗?武道上的成说不让老一辈的秦琼、尉迟恭,军事上的成就不弱李靖、李绩。

    薛仁贵绝对是中华军事史上的牛人,他出现在大唐旧新老去,新生代无力的时代,当时的大唐军事人才正值青黄不接的危险境地,薛仁贵展露头角后,李世民甚至发出“朕旧将并老,不堪受阃外之寄,每欲抽擢骁雄,莫如卿者。朕不喜得辽东,喜得卿也”的感慨与喜悦。

    只可惜薛仁贵被李世民发现的时候,他已经三十一岁了,三十岁固然是男人的黄金年华,可是他已经错过了李世民全面扩张,四面出击的扩张大唐版图的时机。

    薛仁贵出名后,十分悲剧的遇到了大唐无战事的安定阶段,于是,他给李世民安排成了看守玄武门的职务,这一看守,足足就是十二年。

    当然,看守门户这一职,不是得不到器重,反而是李世民器重之举。

    李世民任命他统领宫廷禁卫军驻扎玄武门,这宫廷禁卫军虽不是职位特别高的官,但那是守卫皇帝的安全,是很拉风,很重要的职位。一个农民出身的士兵,在没有任何家庭背景和人际关系的情况下,可以被皇帝这样信任,足可见其忠义与实力。

    只可惜在没有战事的时候,薛仁贵始终是一个看守门户的人。

    尽管薛仁贵在以后大放异彩,可秦风依旧觉得薛仁贵“生不逢时”,假如薛仁贵早十年从军,就能赶上大唐对、吐蕃、吐谷浑、高昌、焉耆、西突厥、薛延陀等战役。

    这一个个规模宏大、名垂青史的对外战役,一个个的都是功绩,以薛仁贵的实力只要能够稳定的发挥,在征伐高句丽一战时,他就有可能不是一个无名的小卒,而是统帅万千兵马的将军,这样对于战事的帮助定然会更大,也许能够一举灭了高句丽也不一定呢。

    薛仁贵被李世民挖掘,却受重于李治时代,李治时代的大唐军队正值人才凋零的虚弱期,失去了李世民为首的第一代名将、名帅的大唐,也失去了对外族的威慑力。

    当时的异族蠢蠢欲动,叛乱四起,薛仁贵于危难中承担重任,用自己的实际能耐成了李治时代的定海神针、救火队员,反正,哪里有大战,哪里有叛乱就有他薛仁贵的身影。

    薛仁贵也用辉煌的战线证明了自己的价值。

    同时,也证明了李世民出乎寻常的识人之能。

    而现在,武举提前出现。

    薛仁贵与其他寒门子弟一样,拥有了一个出人头地的机会。

    在古代,在科举尚未盛行的时代里,寒门子弟想要得到皇帝的重用很难很难,除非自己具备以下几个条件

    一、能力强悍,用实力证明自己的价值。历史上的薛仁贵就是个中典型。

    二、有着皇帝都知道的名声,代表人物则是玄宗时代的诗仙李白。

    正因为寒门子弟出人头地难如登天,故而,向李世民建议执行武举、重设科举、百家共鸣的秦风,在寒门拥有着很强的声望。

    “怎么?害怕了?”眼见秦风陷入深思,李世民一脸揶揄的挑衅着。

    “害怕?”

    秦风嗤笑着指着自己的胸口,道“这里头,没有害怕这个词儿。”

    薛仁贵很厉害,但,那是历史上的的薛仁贵。现在,只是一个十多岁的少年而已。

    其实力、阅历,绝非历史上那么厉害,和薛仁贵相比,秦风拥有着太多明显的优势了。

    “他是很强,但有着先天性的短板!”

    李世民兴致盎然的问“怎么说?”

    “罗通与他共分一组,为争小组第一名,两人进行过一番龙争虎斗。对于他的实力罗通是心服口服,但是,薛礼的缺陷十分明显,第一、骑术不精第二、实战经验少之又少。而我们可以说是从小就在马背上长大起来的人,骑术方面足以胜他,其次,我们自小就有着其他人所没有的猛将来喂招,经验上远非常人可敌。第三、我们上过战场,杀过人,气势上有着压倒对方的优势。”

    李世民笑道“说的倒是挺好听的。”

    “那我们就用结果来说话吧!”

    “朕拭目以待!”

    “走着瞧!”薛仁贵很强,可他秦风也不是绣花枕头。

    李世民笑道“哟,你小子还瞪眉上眼了不是?”

    秦风泰然自若,从容一笑,道“因为我了解我自己。”

    “好啊!”李世民一笑,道“要不,咱们赌一赌?”

    小赌怡情,李世民闲着的时候,也会玩几把。

    秦风针锋相对“赌就赌,我的赌注是一年俸禄。您的赌注是什么?”

    秦风眼中闪过一丝电芒,李世民也眯起了眼睛。一旁的长乐公主用手揉着眼睛,他似乎看到了两人的眼中竟产生了一股强力的电流在互撞。虽然她不知电是什么玩意。

    李世民乐了“小子真舍得下注啊?你要是输了,一年内岂不是分文不沾身?”

    秦风身怀两个军职,一实一虚,同时还是定远县子,拥有着三百户封地。每个月的收入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所以,他的那点工资,李世民不用计算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一年也就那么一点点,输就输了。”

    秦风笑着道“大不了写字卖钱,我的一幅字貌似比我半年俸禄还要高一些,多写几幅,几年的俸禄就来了。”

    “”李世民无言以对。

    秦风的字流传不多,除了送给朋友与父亲的同僚,也就是为了对付长孙冲的时候,让老哥出去卖了十几幅字。

    所谓物以稀为贵。

    秦风的字随便都能卖出一个好价格,四幅书法相当于秦琼一年的俸禄。

    而且,中华楼日进斗金。

    从某种程度上说,秦风并不差钱。

    想了一想,秦风望着长乐公主道“即便不卖字,不是还有长乐么?长乐总不能把我饿死吧?”

    男儿想发达,最简单直接的办法就是吃软饭。

    而驸马就是这样的职业,一旦娶长乐公主进门,秦风即便是闲人一个,也能够依赖自家老婆的收入过上富足生活。

    长乐公主在长乐县的有着三千户的实封,在不算额外赏赐的情况下,论一个月的工资,长乐公主是秦风的十多倍。

    秦风顶天能做到正一品这样的职位,而正一品的收入,只相当于长乐公主的三分之一。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在封建社会,公主尤其是嫡长公主的身份,就如一个无比夸张的金手指,属于超强大的,如果秦风正正当当的干一辈子,收入方面永远都跟不上长乐公主。

    李世民又好气又好笑“没出息!”

    至于长乐公主,早就羞红着脸颊,用千娇百媚的目光嗔怪的看着秦风。

    “你下这么大的血本!想必也需要朕拿出相应的赌注吧?”

    “如果我侥幸获胜,您只需要把薛礼放到虎贲军中就行了。”

    “一言为定!”

    “驷马难追!”

    薛仁贵的军事才华尚未显露,在李世民看来,他的价值在于那身武艺,与崇尚进攻的虎贲军十分匹配。

    秦风一怔这么容易就放人了?

    不过,当看到李世民意味深长的眼神,稍一思索,便恍然大悟了起来,也明白了李世民的“险恶”用心。

    甩包袱呢这是!

    时下的大唐具有名将、统帅的将军多得两只手掌都数不过来,在以李靖为尊的情况下,还有李靖、李道宗、李孝恭、柴绍、刘弘基、屈突通、殷开山、长孙顺德、段志玄等人,便是秦琼与时下的侯君集、尉迟恭亦可充当一军之帅。统帅之才的将军尚且如此之多,冲锋陷阵的猛将更是多如繁星。

    大唐以军功提升,使得军队上以闻战则喜。这些个将士一听哪里有战事,个个都削尖了脑袋的想着率军出征。狼多肉少的形势里,每逢战事,李世民给各位将军骚扰得头都大了一圈,痛并快乐的享受着这种幸福的烦恼。

    名将、猛将多了,李世民为着安排这群将军而头痛着。所以,在猛将如云时代里,即便薛仁贵再牛,李世民也不会立时重用,毕竟,与那些在死人堆中爬到现在这一步的将军们相比,区区一个十几二十岁的毛头小子在经验与阅历上存在着诸多不足,李世民就算用人,肯定会用那些已经用事实证明其能耐的将军,而不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少年俊杰。

    只是,武举闹得沸沸扬扬,如果前三甲没有得到一个妥善的安置,那么,武举将会成为人所诟病的笑柄。

    其实,就算秦风不出面要人,李世民也会把这些人甩丢给秦风,充当军官加以历练。

    自从虎贲军以少胜多的击败了左武卫,并且在北征时取得世人瞩目的成绩后,虎贲军成了热血青年从军之首选,可是虎贲军门坎高得离谱,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被拒之门外。

    而越是这样,向往的人越多。

    久而久之,虎贲军想不名震天下都难了。

    进入决赛的五十八人里,除去秦风他们,其他的五十三人,要么是少年俊杰,要么正值巅峰的成年人,这两类人对于强者的向往心情尤其热烈,将他们安排到虎贲军,可谓是两全其美之事。

    想明白了李世民的用心,秦风也不点破!

    各取所需嘛!

    反正不吃亏。

    等薛仁贵名震天下时,自己还落得个拥有识人之明的慧眼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