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三八四、生死决别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三八四、生死决别

    在极度恐慌、无助、悲痛之下,山丹支撑着摇摇欲坠的身体和神经,她在强迫自己清醒,她要在大厦将倾之时把它撑起来,她要找人来帮助她。

    首先她想到了顾海平的硕士同学刘兴,他们关系不错,电话过去,山丹说不出口什么,只是焦急地说道:“顾海平受伤了,你快点来顾海平的医院急救室。”

    然后,她想到了自己在此地无亲无靠,对!还有单位!还有组织啊!

    她打电话给办公厅领导,简单说明有急事,要领导及时赶到医院来,领导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也向上面领导汇报了此事。

    打完几个电话,山丹决绝地晕晕乎乎地站起来,跌跌撞撞往外走,她要去看看他。

    “您慢点,您一定要保重身体!”叶主任在一旁伸出手臂护着随时可能一头栽倒的山丹。

    她知道自己不能倒下,他们没有任何依靠,她若倒下,顾海平的命也就丢了,孩子怎么办?在这危难关头,她拿出平生的力气支持着。

    走入急救室,山丹看到急救台上上身裸露的顾海平,他的身体看不到伤口,没有鲜血,只是像安静睡着的孩子,几个医生围在旁边,一个医生在做心肺复苏,中医中心的人挤满整间急救室,山丹要冲上前去唤醒闭着眼睛的顾海平,她张大嘴巴却发不出一点点声音,脚下似乎被什么绊了一下,向前直挺挺摔下去

    意识还没有丧失,她倒在旁边的叶主任怀里,一个医生抱起来她,把她放在另外一个医生的背上,他们把她背出急救室。

    她挣扎着要下来,她要陪着他,他不能没有她的陪伴,在这样生死攸关的时候,她怎么能不陪着他、不看着他?!

    身旁的叶主任说道:“山丹医生,你要知道,你在那里会妨碍医生的急救的,你现在平静一下情绪,配合医生的急救才是最应该做的。”

    “我我要陪着他”山丹泣不成声。

    “你在这边的房间也是陪着他,相信我们,我们会尽120的努力来挽救顾博的生命,好吗?”叶主任信誓旦旦地说。

    “可是可是他会害怕的”

    “不会,相信顾博的坚强,还有那么多同事和领导都在陪着他呢!你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保重自己,还有孩子要人养育啊!”叶主任说不下去,声音有些哽咽。

    他们把山丹背到另外一个急救室,山丹的意识处于半昏迷状态,她只记得要去守着顾海平,但是,身体却像冰冻的僵尸动不了一下下。

    急诊室的医生及时打开氧气管,放在山丹的鼻孔处,静脉点滴也已经开始,山丹的意识慢慢地回来,她轻声问道:“顾海平怎么样?告诉我他怎么样?”

    中医中心的老主任站在山丹病床边,黯然回答:“不太好,你要有思想准备啊。”

    “让我去看看他,陪着他,好吗?”山丹哭求道。

    “你安静休息,不要把身体搞垮,发生的依然发生,你去陪着他也没有用啊。”老主任抬手擦眼泪。

    “我要陪着他,求你们,让我陪着他。”山丹想爬起来下床,但是身体像是被钉在床板上一样动弹不了,她哭道:“求你们帮帮我,救活他!求你们把我抬到他旁边,我要看着他。”

    “你现在要保重自己才对,你看着他有什么用?他都不能保重自己,无情无义地丢下你们娘两,你有什么好陪他的?!保重自己,你想想,你还有小玉呢!往后的日子只有你自己抚育孩子长大了,你陪他干嘛?”安吉主任走进来,严厉、无情地说道。

    “不是这样的!不是他的错!让我去看看他,我要去看他!”山丹挣扎着爬起来,四肢不听使唤,她决绝地滚下床,旁边的人七手八脚地护着她。

    手上点滴的针头划落,鲜血冒出来,护士急忙用棉签按住针眼。

    “你怎么能这样呢?他死了,你不能跟着死啊!你要好好活下去,争口气,这个世界没有谁你都要活下去!”安吉主任一扫过去的慈悲、说得都是那么无情、残酷的话。

    “我不要他死!顾海平,你回来”山丹不顾众人的阻拦,连滚带爬往外爬。

    “来,小伙子,你背她过去看看吧。”安吉主任无可奈何地说。

    山丹被背到急救室,急救台上一张白布下面是顾海平结实的身体,山丹抬手把布单撩起来,幽暗的灯光下,顾海平双眼紧闭,青紫的脸和全身,山丹不顾一切地趴在顾海平的身上,嚎啕大哭,顾海平冰冷的身体告知山丹,他已经不在了

    山丹的脸感觉到他身体上涩涩的沙土,又一阵眩晕袭来,她又没有了知觉,醒来时看到床边站着单位领导和顾海平的硕士同学,还有他的很多病人也围在山丹床边。

    山丹的头像塞满了铅一样,重到动不了,她的手上又被扎上了静脉点滴的针头,她睁开的双眼也转不动方向,一动不动地盯着天花板,她也如同死了一样除了呼吸。

    “山丹,人生就是这样的,你还年轻,你要想开了,为了孩子也要好好活下去!”安吉主任坐在床边,她唯恐山丹一命呜呼了,温暖的大手搓揉着山丹的胳膊。

    看到山丹醒过来,睁开眼睛,大家围过来关切地看着、安慰她。

    领导们一致表态:“不管发生什么,单位就是你的家,我们都是你的亲人,你有什么需要尽管说,我们都会帮助你的。”

    山丹的思维停顿,她只听到人们说话的嗡嗡声,完全没有理解力,她死一般地没有任何动静。

    突然小玉的哭喊声传入山丹的耳膜:“妈妈,妈妈!”

    小玉扑在妈妈的床边,焦急、无助、惶恐地喊着“妈妈”。

    山丹似乎已经出窍的灵魂,被小玉的哭喊声拉住,她慢慢恢复了知觉,用尽全身力气扭过头,看到恐惧中的孩子,她的眼泪夺眶而出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