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三四四、人命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三四四、人命

    叶主任带财务科的马会计就顾海平的住房公积金和保险来找山丹,相关事宜交代清楚,说正在办理因公牺牲的各种手续。

    山丹只静静地听着,一同来的政治处李副主任说道:“这笔钱是你们的夫妻共同财产,要不要告诉顾博的家人?”

    “你什么意思?”山丹有点不明白李主任的意思。

    “就是有个遗产分割问题,我要征求您的意见。”李主任回答。

    “你们看着办吧,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不用藏着掖着。”山丹说道。

    “哦,那我觉得暂时不要告诉他们了。还有院里会组织一次捐助,您和孩子都需要参加。”李主任面无表情公事公办地说道。

    “不用了。”山丹简单地拒绝了。这不是要把她们锥心的痛拿来换取别人的同情吗?这样的伤害是几张钞票能够值得的吗?对小玉来说或许会留下人生的阴影,让一个刚刚失去父亲的孩子站在大庭广众之下接受大家的捐助,这些虚情假意的捐助不是她们需要的。

    “那您是怎么考虑?”李主任问道。

    “没什么,我不想就顾海平牺牲这件事上再做什么伤害孩子的事情,谢谢你们的好心。”山丹简单表明意思。

    “哦,那我跟领导汇报吧,或者各科室自行捐款,就不要你们出席了。”李主任回道。

    “另外,还要和您商量一下顾博的追悼会的事情。您看哪一天合适?”李主任问道。

    “这个,我要和家里人商量一下才能决定。”山丹忍着心如刀绞的痛回答道。

    “那好的,我们先安排、准备其他事情,你确定时间了告诉我们。另外,顾博的衣服您看穿什么?”李主任问。

    “穿什么?”山丹有些诧异。

    “哦,有些人是穿自己的衣服,您看?”李主任支支吾吾。

    “穿军装吧,他是个军人,是在下班途中出了事,算是还未离开工作岗位,况且,他也很珍惜、热爱这份事业和这样的身份,作为一名军人、一名优秀党员,我希望他穿军装、盖党旗荣耀而去。他是一生都在为中华民族文化的传承和振兴而努力的。”山丹又禁不住流泪。

    “好的,我们去安排。”李主任答应一声,三个人离去。

    不一会儿,顾老师气冲冲的打电话给山丹:“你同意他们开追悼会了?”

    山丹有些莫名其妙:“是啊,我同意了,日期还没确定,我要咨询过我们的老师才能定下日子和时辰,怎么了?”

    “他们什么都没交代、没处理,你就这样同意他们把他火化了?”顾老师责问道。

    “那你想怎么样?你可以找他们去要求。我的意思是,海平已经不在了,一辈子辛辛苦苦,没享过几天福,去了就叫他尽快入土为安,至于其他事情我们安顿好他再说也不迟。”山丹回道。

    “那不行,等把人火花了,他们就更加不理我们了。我不同意!”顾老师坚决地说道。

    “我也不同意你这样做,我不想拿他的牺牲做文章,他去世了就应该得到安宁,我们不能拿他的命去换什么!这我不忍心。”山丹虽然有气无力,但语气中透出坚定。

    “那是啊!他不在了,你霸占了我儿子的财产,你当然不着急!这件事我反正不同意!”顾老师的话如利剑般刺穿山丹滴血的心。

    “那你说说,你儿子的财产有多少?是怎么来的,我是怎么霸占的?这么多年我每年一年四季的寄钱、买药,我们供养你,我们辛辛苦苦赚的钱自己都舍不得花来供养你,倒成了我霸占了你儿子的财产?我们结婚10年,你儿子读了6年书,我好不容易熬出头,你儿子却离去了,留下我孤儿寡母,房无一间、地无一垄,我霸占了他什么?你倒是说说看?!”山丹气急了,拼尽全身力气吼道:“那时候,你昧心黑了我们省吃俭用的饭钱,我就不说你什么了,那时候海平在,我有希望,现在呢?你还想怎么样?我们孤儿寡母不要活下去了吗?”

    “你这话说得也忒难听,我儿子那么大一个博士难道还靠你养活?他这么多年不挣钱?你要活下去,难道我们老的就不要活了吗?你掐死我们算了!”顾老师气急败坏。

    “你儿子生下来就是博士吗?你黑掉你儿子口粮钱时候你儿子是博士吗?你儿子去年才博士毕业,是我一手扶持他读完博士,你神气什么?你在他成才的道路上付出多少?你以为你生了他就注定所有的成就都是你的了?我见过的老人家多了,从来没见过像您这样的!”山丹气不打一处来。

    “不是我生下他,他能读博士?当然,我养他他就要养我老!”顾老师理直气壮。

    “哦,好吧,那你去找他,让他养你老。”山丹愤然挂掉电话,人气得脸色铁青。

    “怎么了这是?老汉不行?”山丹妈急忙扶山丹躺下。

    “妈,你说,你见过这样的老人?这么好、这么优秀的儿子意外去世,人家不心疼儿子,却计划着用儿子的死来换钱,还说我霸占了他儿子的财产。怪我同意了给海平开追悼会、火化的事情,没有了筹码跟医院谈条件。”山丹气愤地说。

    “人就是那么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还生这种气干啥?”母

    亲摸摸山丹的头,轻嗔道。

    “我就是好奇怪,人心都是肉做的,怎么我们多少好都换不来他一点点人心?”山丹还是很生气。

    “一种米养百种人,人跟人不同,就有些人是寡淡、没人情的,你想咋办就咋办,不用理会他就是了。妈也认为把他冷冰冰放在那儿不是个事儿,人走了就要入土为安,活着的人怎么都好说啊。”山丹妈也是很无奈。

    “其他都可以商量,就这件事上,没有商量,要及时做,不能为他们的小算盘耽搁了大事。我能为他做的,也就这点事儿了。”山丹叹道。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