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〇九、手足相煎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四九、手足相煎

    妹妹扶着父亲走出来:“爸,我们去找政委吧,上次我见过,政委看上去比较好说话。”

    “好吧。”顾老师心乱如麻,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听女儿的。

    两人来到政委办公室,政委热情地接待了二位:“请坐、请坐!”随后把正在汇报工作的手下打发出去:“不要叫人来打扰我,就说我有事儿。”看得出他对顾老师来找他很是重视和认真对待。

    “您老有什么要求,尽管说。”政委和颜悦色地说。

    “我们就是想来问问,医院说有一笔钱,我二嫂自己领了,这笔钱莫非没有我爸妈的份儿?”妹妹问道。

    “哦,你说的是顾海平的住房公积金和保险,是吧?”政委沉吟一下,“按理说,这笔钱也应该有父母的,即使是夫妻共同财产也是有一半是遗产的,有老人家的,这个是有法律依据的。”

    得到政委肯定的回答,顾老师停止了抹眼泪,顿时心里有了些安慰。

    “但是,钱已经被我二嫂领了,我们怎么办?”

    “已经领了?没有吧?是签字在办手续吧?钱还没有到,到了的话,你们可以要求分割的。”政委回答。

    “哦,还没领?”顾老师长吁一口气,心中有些松快。

    “是的,还没领,到时候你们自己协商看看怎么分割,这个事情医院就不好出面了,这是你们家里自己的事情。”政委说。

    “好的,好的。”顾老师连连说好。

    “真是可惜了!你想想看我们培养一个博士得多费劲?国家要投入多少财力物力?算起来:部队里有多少博士?国家多少年才能培养成才一个博士?就这样没了!真叫人可惜!真是车祸猛如虎啊!”政委感慨道。

    “还有,这给家庭、医院、国家带来多大的损失?因此,我们医院也在找肇事方理论,叫他们给个说法,你们放心,我们会尽力找他们协商,给个合理的补偿的。”政委又保证道。

    “好的!好的!谢谢您!海平有您这样的领导是他的福分。”顾老师感恩戴德。

    “不客气,都是我们应该做的,我们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干部,也是我们的责任,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就要正确面对,把善后的工作做好,不能给家属太多的伤害。”政委不愧是政委。

    “我就这么一个有出息的好儿子!”顾老师涕泪齐下。

    “是啊!顾海平在我们这里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都是您教育得好,看得出有着良好的家教,他今天的成就和您的教导分不开,今天发生这样的事情,您老节哀顺变!您有这么优秀的儿子,您舍得把他送到部队上,您的精神就是**奉献精神,我们都要向您学习。包括这一回您的开通、大气、大义都是我们后生晚辈要学习的,我准备开展一次全院向您学习的动员会,学习您的大公无私精神。”政委情绪激昂地说道。

    “您过奖了!”顾老师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十分得意和满足,似乎顾海平的所有的成就和入伍都是他这个做父亲的功劳,甚至牺牲都是值得的,得到了组织上的肯定,对他这个父亲来说有着无尚的荣光。听听领导的话,到底是大领导,能认识到事情的本质:要不是他教育得好,顾海平能有这么优秀?

    人家领导已经这么说了,咱就不能跟医院再说什么、不能添乱,要说也是跟肇事方说,这本来也不关医院的事嘛!医院人家这么仁义已经很好了顾老师如此认为。

    父女两美滋滋地走出政委办公室,心中有着无限的满足感,钱没领出来就还在手上,领导给予了他如此高的评价,这令顾老师挺起了胸膛,多少天的忧虑和痛苦随着荣誉感的增加而减轻不少。

    “我培养多年的儿子,他的一切都是属于我的,凭什么要给山丹?这不合理!就是签字也应该是我这个做父亲的去签,凭什么是山丹签?我养了他二十几年难道还不如一个外人跟他结婚不几年付出的多?下次见到政委,一定要把这句话说了。”顾老师生气地想。

    政委送走父女两,立即叫来李副主任训斥道:“你们的工作怎么做的?怎么还叫顾海平的家属找到行政楼来?找到我这里来?”

    “我们的工作都做了呀?他们来干什么?”平时骄矜的李副主任唯唯诺诺道。

    “顾海平的住房公积金跟保险的事儿。”政委一脸不耐烦。

    “哦?是我觉得都给了顾海平的爱人有点不公平,毕竟老人家也有继承遗产的权利”话没说完,就被政委粗暴地打断了。

    “瞎胡闹!这谁的主意?你们这样的居心,怎么说顾海平都是我们的战友,你们要尽力为他们多争取赔偿。”政委洋装怒道,他十分明白院里的意图,也明白他们的手段。

    “黄副院长交代的,说要清清楚楚地交代好每一笔钱,省得到时候跟医院扯不清。并且并且”李副主任欲言又止。

    “并且什么?”政委抬头厉声问道。

    “并且,他们只要互相算计,医院就能减轻负担,尽快把这件事处理完。”李副主任怯怯地说。

    “唉!本是同根生啊!注意方式方法,不要激化矛盾才好。”政委低头吩咐,挥挥手示意李副主任离开。

    “一人一个样,你叫从东他叫从西!我该听你们谁的?”李副主任擦擦额头沁出的汗珠低头自语。

    顾大哥看着父亲和妹妹有说有笑地回来,问:“咋样?”

    “就是你心软!人家政委说当然有爸妈的一份,钱还没领呢,领的时候我们再去分就好了,要是依你,这钱就不要了?那你依你能给爸妈多少钱?原来有我二哥在了,人家管,不要我们操心,现在我二哥不在了,我们都没钱,都没法孝敬爸妈,再不从我二哥这儿拿上一笔钱,到时候爸妈有个头疼脑热的,还不得咱们出钱?到那时候,你再给人家我二嫂要钱?你觉得人家会给吗?”妹妹的道理讲得似乎合情合理。

    “唉!我是不忍心!看着山丹憔悴成那样,小玉小小年纪就没有了爸爸,心里实在不忍心,这孤儿寡母的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咋活呀?要是你二哥能看到咱们,看到咱们这么对待山丹和小玉,他得有多伤心?”顾大哥说不下去了。

    “咱们也是没办法,咱们还是先顾活人哇,再说咱们也是按照法律规定办事,不违法。我们这时候心软,到时候受制的就是我们了。”妹妹硬撑道。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