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一四、生死皆难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四一四、生死皆难

    之后法院还是进行了简单的开庭宣判,就相关事宜得到解决和处理。

    刘兴介绍了一个做律师的好友给山丹,就法律上的相关事宜进行代理。

    就顾海平出事当天,在急诊室进行形式上的抢救,急诊科居然开出一万块的医疗费用,其中中药费用8000块,这一万块放在肇事方的赔偿费用里。

    接下来的丧葬费,医院照样一分不肯垫补,要求肇事方拿10万块钱来用。这些费用都要放在顾海平用性命换来的为数不多的几个赔偿金里。

    山丹没有说什么。

    自己家死了人,不管是怎么死的,都要安安顺顺地打发,不管能赔偿几个钱,都要好好打发,即便人家不赔偿还不是要好好打发?至于医院怎么做,只要他们觉得合适,觉得良心安宁,山丹是不会跟他们就顾海平的丧事上发生争执的。

    在顾海平意外离去这件事上,山丹不愿意一次次去想、去说、去思考,她的心受不了,她宁愿安安静静打发了他,不愿太多不相干而无所关系的人参与,她不需要他们假惺惺的同情,她知道离去的顾海平也是如此的心意,他不是个软蛋。他们都有着纯洁的灵魂,虽然看上去有些不合世事,有些吃亏、有些傻,但是有谁懂得他们失去彼此之后万念俱灰、世事如粪土之心受?人不在了,情不在了,钱有什么用?拿整个世界他们都不会弄丢彼此啊!

    顾海平从未在过年过节时像院里很多同事那样去“看望”院首长,他不愿随污逐流,他看不起不搞好自己的业务凭着逢迎拍马来谋取利益之人,他和他们不是一路人,道不同不相为谋,他远离他们。

    顾海平在如今的世上显得有些不合群,但是,山丹懂得她的顾海平是怎样的人,她知道凭着他的真本事,完全可以屹立于世,不用出卖自己的尊严和人格去逢迎世俗。

    因此,他们活在自己的精神领域,不为世俗所折服。

    今天,她的顾海平不在了,她也不会低下高贵的头颅,绝不会弯腰乞怜。

    她委托律师去处理相关事宜,一起连遗产继承的事宜都一并拟出法律文书,按照法律规定,是顾老师的一分不少给顾老师。

    她不想就顾海平离世这件事上费太多心思和精力,她实在没办法拿一条鲜活的生命换来几个冰冷冷的钢币而费心。别说是她的爱人,就是任何一个人的生命又岂是几个钞票可以交换的?

    而世事艰难,她也能理解顾老师的争夺,他的不安全感与生俱来,他的本事和他所经历的岁月令他总是惶恐,如果顾海平的离去换来的钱能让他安度晚年,也算是顾海平牺牲的价值所在,虽然这显得那么无情而可笑。

    与她,这个世界没有了他,她甚至可以抛弃了全世界。

    但做人难,上有年迈的父母、下有年幼的孩子,叫她怎么能狠下心抛弃了世界、放弃了生命?

    她必须活着,活着完成这一世做人的责任。

    永城的炎夏已至,太阳毫不疲倦地从早上五点到晚上八点半挂在天上,炎夏的永城天空永远是万里无云的,它绝没有二、三月梅雨天的一丢丢云彩,云彩也可能为了躲避这炎热而集体脱逃了吧?气温像沸水里的气泡一样永不停息地上升,湿热、霉腐的空气充斥着所有的空间,动一动就大汗淋漓的人们每天都在为生计奔波。

    门前的大榕树无精打采地耷拉着树叶,知了在不厌其烦地日夜鸣唱,连整天上蹿下跳活波的小鸟都躲在树荫里不再露脸。

    每一条下水道盖不严实的井盖缝隙里,都争先恐后地蹿出令人窒息的气体。

    永城在这炎热的夏天如死尸一般腐臭。

    流过城中的永江水,也泛着油光光的绿色,上面飘满了冒着泡的绿洼洼的水藻、浮萍。很多热得受不了的男人们,穿着一条勉强遮羞的短裤,他们恨不得一丝不挂,然而,就是一丝不挂也起不到任何作用,热还是热。有机会就泡在江水里。每一年夏日里,永江都会带走几条热不可耐、下水觅凉的人的性命。而这一切都不能阻挡人们下水的脚步。

    这条江供应着永城700万人民的吃水,这样看不出流淌、死水一滩的江水日日流经永城千家万户的厨房。

    这样的日子一日日过着,山丹在半混沌、半清醒之间,每天强迫自己清醒,强迫自己哪怕多吃一点点东西来增强体质。

    顾海平离去已经一个多月时间了,山丹还没来得及看看小玉怎么样,顾海平出事后,小玉就被中医中心的几个护士姐姐照顾着,一个几岁的孩子对死亡还没有明确的认识,她每天除了正常上学,放学就被姐姐们接到医院招待所做作业、看电视、玩手机,怎么哄得她开心,她们就怎么哄着她。可怜的孩子还没有清醒认识到爸爸再也回不来了,她还是懵懵懂懂地玩耍着。

    虽然小玉在自己的qq上跟师爷说:我爸爸被车撞死了。还说:晴朗的夜空知了还在唱着歌,只是少了爸爸爽朗的笑声。

    但是她还是没有太多现实的认识。

    就孩子几岁的心智,还不足以认识死亡是个什么东西。

    山丹也不愿意她那么深切地去理解认识它,她想给她一份晴朗的天空,哪怕只有她一个人来撑,她也会竭尽所能不让孩子背负过多的伤害。

    她没让她去参加爸爸的追悼会,她没跟她说关于爸爸离开后生活的艰难,在偶然回家的小玉眼里,山丹都不敢显露自己的忧伤,让她以为妈妈还是正常的。

    无论世事如何沧桑,生命还在,就得咬着牙活下去。

    眼看暑假来临,小玉也放假了,而赔偿还没有最后落实下来。顾小妹实在耗不起先行离开,只留下顾大哥和顾老师留守。铁蛋儿家里也是一摊子事儿,只留下粉娥和铁蛋儿大照应,农忙时节,向日葵要不停地浇水,干旱了的向日葵会空壳不结子,便一年没有收成,粉娥急得团团转,几乎一天一个电话地问铁蛋儿什么时候回家。

    铁蛋儿妈急得满嘴长满燎泡,手足无措。

    山丹决定:无论结果如何,她都不再留在永城,她即刻要逃离这里,再不离开,她会精神错乱而死掉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