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一五、同室操戈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四一五、同室操戈

    政治处的捐款一说也没有了下文,医院的态度很明确:能尽快了结这件事即可,只要家属不闹腾,不管处理的结果是怎么样都不要拖太久,这样的事情对各位首长的仕途升迁都有影响。

    黄副院长也在山丹鄙夷的目光里,自惭形秽、目光闪烁,不敢直视,山丹便也不想对他说什么。

    那又是一个大雨滂沱的日子,山丹委托的律师拿来赔偿款、谅解书、遗产分配三份文本。

    山丹请顾老师和顾大哥一起参看文书,顾老师全程黑着脸,似乎山丹委托的律师做了什么对他不利的事情。

    他也在着重研究遗产分配文书,山丹心痛得不能思虑。她尽管在极力去理解顾老师的行为,但真正看到这样的状况时,还是一阵阵感到悲哀。钱对他就那么重要吗?无论自己的孩子是活着还是死去,他都只看到钱吗?

    山丹只是浏览了一下肇事方的相关赔偿、谅解书,郑重地签下自己的名字,她拿着这支千斤重的笔,她期盼由她的谅解而打断一个恶性循环、冤冤相报的链条,虽然这看上去有些迷信和看不见、摸不着,但是,她能为他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了。他们深爱一世,哪怕没有得到赔偿,只要能在他下一次轮回中脱离这样的苦海,她也愿意。

    顾老师研究了许久,抬头诘问谭律师:“你这遗产分配是按照法律规定吗?”

    谭律师有点惊异:“是啊!怎么了?”

    “那你这里医院的那笔钱怎么分给我们的这么少?”顾老师指着一个条款提出质疑。

    “哦,医院这一笔是属于夫妻共同财产,是要先留下山丹医生的一半,然后你们每人再按14来分割。”谭律师解释道。

    “哦?那是海平去世之后的钱,怎么就是夫妻共同财产了?”顾老师声音里透着恼怒,却那么顺当地说出“海平去世”这四个字。

    谭律师解释:“其实你们按道理是分不到这笔钱的,因为顾海平生前买的保险身故受益人是山丹医生。住房公积金更加是夫妻共同财产的。山丹医生说能给你们的就尽量给你们,我才按照她的意思,这样划分。”

    谭律师也觉察出顾老师的冷酷,遂轻声叫山丹一起走到屋外走廊:“山丹医生,我做过很多这样的案例,我想提醒你:不要因为一时的心软而亏待了自己,你还有那么小的孩子要养啊,未来的日子,你无依无靠了,听刘兴说你的工资并不高,你再考虑一下,我想还是把遗产分配文书改动一下吧。我看出来就是以后你有困难,顾博的家人也是不会帮你的。”

    山丹被顾老师的冷酷无情一次次伤害,她低头思索,自己的好到底值不值?如果把钱这样分给他们,他们会觉得理所当然,而她的小玉却要过比较艰苦的日子,这样做到底对得起谁?对得起顾海平?让他一直疼爱的小玉受苦?他愿意吗?想到这儿,山丹点点头:“谭律师,谢谢你提醒,就按你的想法办吧,按照法律规定,我看我还是遵从法律吧。”

    “好!”谭律师推门进来,从顾老师手里拿过文书,说道:“这个文书我还要重新做过,我会严格按照法律规定拟定。”

    “你是个啥意思?那这么说,你原来是没有按法律规定拟定的?你还是不是个正经律师?咋能一会儿一变?”顾老师甚至有些咆哮起来。

    “我是个正经律师,那!这是律师证,您过目审查一下。我之前是按照当事人的意思办事,多少有些没有按照法律规定,现在,我又征求了当事人的意见,完全按照法律规定来办事。再有,我是山丹医生委托的律师,我得对我的当事人负责,您有什么意见,也可以委托其他律师来代理你的诉求。”谭律师不客气地说。

    “那我就委托你吧。”顾老师斜眼轻蔑地说。

    “哦,对不起,我已经是山丹医生的委托律师,我不能做您的代理律师,您得另请他人。”谭律师要求顾老师和代理顾妈妈的顾大哥在谅解上签字、按手印。奇怪的是两个人居然连两份文书看都不看一眼。

    记得那天在交警调解室,对方要把医院急诊室莫名其妙的一万块抢救费和10万块丧帐费都算在赔偿款里时,山丹觉得不合理,提出异议,顾老师和顾大哥一致表示同意对方的提法,这让山丹很被动,山丹也不再坚持,本来山丹也不打算要什么,既然他们这样做,她又何必?

    在明明知道留下的钱是抚育小玉成长的费用,他们还如此不遗余力地争夺,让山丹很难理解。面对医院、面对肇事方,他们像一个通情达理、胸怀宽广、慈悲善良的羔羊,不敢提出一点点自己的要求,而山丹争取来的一点点赔偿金、甚至没有几个钱的公积金、保险,他们却这么处心积虑地惦记,这到底是怎么了?

    是她得罪了他们?他们要她活不下去?他们要她的小玉也一样失去爸爸的同时再失去生活的基础?她百思不得其解!

    按说这么多年来,她对他们问心无愧,她对他们的好比他们对她要好上一万倍!

    为什么他们就不懂碗里有肉才能夹出来这样简单的道理?难道他们真的是铁石心肠,一点儿都不心疼英年早逝的顾海平,也不念及他留在世上唯一的骨肉?

    这让山丹很是伤心、失望,她觉得自己的一忍再忍、一让再让估计就是“妇人之仁”!而这么多年,对方从来没有在乎过,更没有珍惜过,那又何必?

    记得那天,小玉回家来睡在妈妈身边,毛茸茸的小脑袋靠在妈妈怀里,那是爸爸离开后,小玉第一次回家、第一次偎在妈妈怀里,熄灯已经很久了,小玉还在翻来覆去,山丹轻声问:“毛头,你没睡着?”

    小玉突地坐起来,声音哽咽:“妈妈,是不是爸爸不在了,我们就没有钱、很穷了?”

    “哦?你怎么想起来这么问?不会的,不是还有妈妈吗?”山丹眼泪流下来,尽量放缓声音安抚孩子。

    “可是,可是,你的工资那么少!”小玉哭道。

    “不要紧的,钱妈妈会想办法,我们也不会那么穷,再说,钱这个东西从来都不是最重要的,人和人的情义才是最重要的,妈妈对你的爱、和你对妈妈的爱才是最重要的。”山丹抚摸着孩子的头说道。

    “妈妈,爷爷是不是在跟你抢钱?”小玉问。

    “没有啊!你听谁说?”山丹诧异道。

    “听晓雯姐姐说的,她说叫我回来跟你说一说,不要把钱给爷爷抢去,要给我留下来读书。”小玉回答。

    看来感到自在人心啊!即使两旁外人都看不过眼了。

    “哦,爷爷是爸爸的爸爸,他和奶奶生养了爸爸,现在他们都老了,爸爸却不在了,妈妈以后也没有能力来孝敬他们,如果能给他们一点儿钱,让他们安度晚年,也是做儿女应该的,我想你爸爸在天上也会同意这样做的。你读书的钱妈妈会给你留下来的,你不用担心。爷爷也没有抢这笔钱,他只是拿走他该拿走的。你小孩子不用想那么多,好好睡觉吧。你能健康成长才是妈妈最在乎的,钱妈妈会有办法的,乖!睡觉吧。”山丹搂着怀着稚嫩的孩子,黑暗中热泪长流。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