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二〇、人愤天怒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四二、人愤天怒

    顾老师完全明白顾老大的意思,说道:“我养你们这么大,早已尽到责任了,以后你们的日子要靠个人,我们老了是帮不上你们了,我不拖累你们就是最好的了,我这么做还不是不想在老来老去不给你们添麻烦?”

    顾老大听到这样的话,这是明明白白告诉他,父亲得到这一大笔钱没打算多少帮一帮他这穷家薄业,那他这一个多月的时间就等于一分钱的收入都没有,儿子这个月一千多块的化疗药钱还没有着落。媳妇没工作,在吃低保,自己没本事,东一头西一头地打零工,日子过得糟粑粑,偏偏儿子又得这么个病,真是愁死人!

    虽说是不应该惦记弟弟这点儿挣命钱,但是父亲本来挺好过的日子还不是分毫必争?他白白浪费了一个多月时间在这里,父亲争到的钱咋就不能给他一点?就不能帮帮他?他又不是像父亲的日子那么好过?再说这一个多月,他就是打零工也能挣个两三千块钱,至少能给孩子挣来药钱啊。

    如今,看父亲的意思是他一分钱也不准备给他的,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但内心的恼怒克制不住:“你还指望我?我的屁股都拿瓦盖的了!孩子的药钱我都打闹不张来,还指望我?!”

    “我不指望你,你也不用惦记我这几个钱,我和你妈眼看就老了,动弹不了,还得指望人家三三养老送终,你又不在身边,指望不上你的,我手上有点儿钱,人家估计还孝顺我点儿,我要是要一分没一分,就是亲儿子也不会孝顺的。”顾老师一脸悲戚。

    “我能回来啊!你们老了,我们就回来伺候你们,反正在哪儿我们都没有固定工作,到哪儿都行的。你指望三三,我看未必能指望得上。”顾老大看到了希望,也不顾忌挑拨一把。

    “大不指望你,你的日子已经够难了,大和你妈不能再给你增加负担了,你好好把个人的光景过好,大就很高兴了,你也不用惦记我跟你妈,三三媳妇儿人还不错,我估计老来老去能指望得上。咱们都是命不好,要是海平还在,咱们的日子就会越来越好了,这下”顾老师老泪纵横。

    “唉!”顾老大看到老父亲悲苦的脸,也不好再说啥,蹲下来叹气。

    “我劝你还是快点跟山丹商议处理好这里的事情,不瞒你说,我家里估计连锅都揭不开了,一个多月、眼看两个月了,一分钱都没进门,光景难过啊!你再这么拖下去我怕我是陪不起你了,我得回去,喝糊糊也得我去打闹啊。”顾老大试图想说明自己的难过,得到父亲一点资助。

    可是顾老师颓废地倒在被窝上,闭着眼独自伤神,一言不发。

    顾老大暗想,或许铁蛋儿说的是对的:因为有着这样唯我独尊的父亲,从来没有慈爱的家庭,也就是祖上没有德行才导致海平出事的。他这么艰难,在这里耗了这么长时间,父亲却一分钱都不给他,想一想家里的光景,回去怎么向媳妇交代,媳妇几次电话都说到想要老人家多少帮助他们一点儿,哪怕是借一点儿钱给他们,先给孩子看病要紧啊。

    他没再言语,推门走出父亲的房间,他需要找个地方发泄一下,可是身上没有几个钱,连一瓶酒都喝不起啊。

    唉!海平这么好的光景不好好活着,他却这么艰难还得活着!

    他信步走到了山丹的楼下,索性上去跟铁蛋儿唠唠嗑吧,这么多天下来,他也多少了解了铁蛋儿家里的情况,也听人家老人家的话句句在理。不如把这一肚子的委屈和艰难倒腾倒腾,不要叫人家以为他跟他父亲是一样的人,再说了凭什么要他做得罪人的事儿?又不值得!说一说或许心里也会好受一些。

    走到门口,他犹豫着要不要敲门进去?毕竟之前自己做的不咋地,犹豫再三,还是敲响了门,他决定开诚布公、实实在在跟铁蛋儿聊聊天,就他们家这不景气的状况吐吐苦水。

    山丹妈开门看到是顾老大,楞了一下,没出声回身让开。

    “姨娘好!”顾老大尴尬地喊了一声。

    “好!你坐。”山丹妈不冷不热地应道。

    “顾老大来做什么?”山丹妈走回卧室,跟躺着的山丹说。

    “可能是商议回家的事?”山丹也有点疑惑。

    走到铁蛋儿躺着的房间,顾老大坐在床边,不知该说什么好,用手怼一怼铁蛋儿:“你们真的这两天要回去?”

    “是啊!这个还哄你干啥?”铁蛋儿挪一挪身体,躺着懒洋洋地回答。

    “我刚刚跟我大惩缠吵闹了一顿,我的意思是赶紧把这点儿事儿弄清楚回家,谁有这么多闲功夫在这耽搁?一分钱的进项没有,我一家人喝西北风啊?”顾老大抱怨道。

    “哦?那你家老汉啥意思?”铁蛋儿听顾老大的口气是想早点回去了,坐起来问。

    “估计我要是不陪他在这儿耗着,他也是个回。”顾老大回答。

    “哦,是啊,我们来了都快两月了,家里一摊子事儿,实在耽搁不起了。”铁蛋儿也实在地说。

    “你还好,有一亩三分地有收入,我就惨了!房无一间地无一垄,靠老婆低保和我平时打零工过日子,这两个月没收入,连孩子的药钱都没地方出了。”顾老大愁苦地说。

    “你混得这么惨?你家老汉不是有退休金?这回又抢这么多钱不能分给你几个?”铁蛋儿故意说得难听,也有意试探顾老大。

    “我家老汉的钱?你想都别想!老汉的钱那是钳子夹住斧子都捣不出来的,那就是个铁公鸡,一毛不拔,你想分几个?门儿都没有!借都借不出来,更别说分了。”顾老大无可奈何地说。

    “那你这么多天没收入,日子过不下去,你老汉也不理睬?”铁蛋儿火上浇油。

    “他管过谁?他管他个人!你没听山丹说她块生孩子、海平来永城念书,老汉硬是把他们的口粮钱扣下?他管?!他不祸害你就不错了!好在山丹通情达理,又跟海平感情好,才年年进贡他,给了别人,你想得个哇,还给你钱?一辈子的仇恨都种下了。”顾老大恨恨地似乎是在说两旁外人。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