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二二、钱比命重要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四二二、钱比命重要

    顾老大见山丹没被“点醒”,自己的一肚子苦水也算倒尽,于是拖着疲惫的双腿回到招待所,看到父亲一个人呆坐在床铺上,也没再说什么,空调的凉气解去他一身汗湿的难受,他抱过被窝,闷头睡觉。

    顾老大走后,铁蛋儿自言自语:“今儿这顾老大咋像变了个人儿似的,说的一口人话,到底是怎么了?”

    “怎么了?估计是想分老汉的钱没分上,心里不平衡,又想找山丹这个心软的要点儿钱吧?”铁蛋儿妈已经看到顾老大的用心。

    “哦?我倒是没想到。我只是以为他要告诉我爷爷的作为不是他的主意,不是他撺掇的。原来还想要钱啊?”山丹说道。

    “这顾老大也不是个简单的人,你看哭一出、笑一出的闹腾,有不少花花肠子的。”铁蛋儿妈看得很清楚。

    “他也可怜,好不容易再结了婚生了孩子,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孩子还得了那么个病,要是真像他说的老爷子一分钱都不给他,他的日子也确实难过。”山丹很是同情顾大哥,一个堂堂七尺男儿,连老婆孩子都养不起,即使他没本事,就是那份煎熬,也是让人同情的。

    海平时常说他们家老大是心比天高的人,不肯踏踏实实做事,就想一口吃出个胖子,看来也是啊。

    山丹此时自顾不暇,这些天的摧残和打击、人情冷暖,让她重新审视自己为人处世的原则,一介小女子,她还做不到以德报怨,她最多可以做到不予计较,那时候顾海平刚刚去世,她还是想他的父母就是自己的父母,她愿意力所能及地为他敬一份孝心,哪怕自己难一些,也会为了他做些什么。

    而一场场伤害下来,她的心智几近被摧毁,她不再这么想,顾海平跟她的缘分已尽,但情分还在,这份情却不能让她在如此绝境面前放下一切恩怨而任劳任怨,虽然她是那么想为了他做些什么。

    但长久以来的委屈甚至是屈辱,令她不再那么心软和滥情,人家从来都没有领情啊。现在,没有了顾海平的庇护、没有了他的收入,她自顾不暇,完全没有余力来替他再多敬一份孝心。

    即使她努力做到最好,他们也只能暗自里嘲笑她的傻,他们也绝不会心存感恩,甚至连一点点自省都不会有,更别说愧意、悔意。对于没有人情的人而言,所有得到的都是他们理所应当得到的。

    别想着去温暖冰冷的心,别想着去叫醒装睡的人,以后的日子还是爱自己多一点,不必再为谁委屈、为难自己了。

    山丹常常一个人发怔:要是去的是她,留下的是顾海平,他会怎么样?

    当她想开了以后,她不再为没能为他敬孝而愧疚,毕竟他们已经拿走了他们“该”拿走的,即使顾海平活着,他也未必能给得了他们那么多钱,至于情感的抚慰,她想还是算了吧,毕竟隔着肚皮、隔着心,她和他们已经没有了关系,这种关系在顾海平离去时候已经结束,只是她一厢情愿地觉得还是一家人,而顾老师自始至终也没觉得她曾经和他们是一家人吧?

    她做好了精神准备,面对冰冷的墙壁一样的人。

    那天,她带他们去“分钱”,来到银行后,山丹到柜台去给顾老师取了一半的钱,看得出顾老师和顾老大有些紧张又有些兴奋,铁蛋儿陪着山丹,取出的钱拿在铁蛋儿手上,他觉得万分沉重:这可是海平用命换来的钱,铁骨铮铮的汉子心里十分不是滋味。

    顾老师和顾老大看到钱,看得出强忍的喜悦之情,顺顺利利、麻麻利利地在山丹拿出来的财产分割、收到证明上签字按手印。

    山丹看到这样的情景除了一阵阵的心酸和悲哀,没有其他。

    她还抬头望望天花板,她不知道顾海平是不是能看到这一幕,她既希望他看到,也希望他看不到。

    不过,对他而言,世事恩怨早已结束了。

    山丹一手收回证明材料,看到顾老师兴致勃勃地把钱从铁蛋儿手里接过来。顾老师“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地样子显得有点滑稽,从建行拿到隔壁工行去存在自己账上,似乎才放心地笑了的脸,山丹心里没有一丝波澜:对非常人用非常心吧。

    存完钱,顾老师掩饰不住自己的喜悦,笑脸收不住,微笑道:“哎哟,都存了,忘记给小玉留一点儿了。”

    山丹没吱声,对这样的演技她感到恶心。

    顾老大看着父亲把钱全部存在他自己的卡上,脸色一直阴沉沉的。回来的路上也是阴沉着脸一言不发。

    山丹想尽快把这一切都处理好,暂时逃离这个伤心地,回到草原去慢慢疗伤。给了钱,她觉得有些轻松。

    回到家不一会儿,铁蛋儿接到顾老大焦急的电话,说是手机丢了。

    “真是现世报啊!”铁蛋儿妈轻声说道。

    “丢在哪儿了?是不是刚刚在银行丢的?”铁蛋儿问。

    “不要管他!我们倒管他三七二十一,哪怕把命丢了,我们都不管!”铁蛋儿妈对顾老师的行为很生气,遂说道。

    “啥?叫我跟你去银行看看?”铁蛋儿摆摆手示意母亲不要讲话。“哦,好好好,我先打一下你的电话,看看是有人偷了还是有人拾到了,要是人偷了就关机打不通了,要是有人拾到,就会还回来的。”

    铁蛋儿一打,电话是通的,但是没人接。

    那就说明手机还没有被人拾到,只是掉在了一个什么地方。

    铁蛋儿急着出门去和顾老大找手机去了。

    “要我说:我们倒管得事宽?管他?!丢了活该!”铁蛋儿妈愤然道。

    “还是去找回来了,他要啥没啥,丢个手机也是一大笔损失的。”山丹躺在沙发上淡淡地说。

    “这一家子都是黑骨头,哪有一个有心人?”铁蛋儿妈说。

    “唉!管他是啥人了,从此后,咱们跟他们已经没有关系了。”山丹闭着眼睛,没有情绪的波动。

    “这样也好,从此后他走他的阳关道,我们过我们的独木桥,两不相干了。就是这老汉真正是铁石心肠!连一分钱都不给孩子留?你说还不是海平显灵,顾老大的手机才丢了?”铁蛋儿妈说道。

    “哪有那么灵验?再说钱是她爷爷拿走了,一分钱都没分给他,关他啥事?丢他的手机?”山丹不想再说这件事,眯着眼睛假寐。

    “你还别说,说不定就是海平显灵,要不他的手机怎么会就在这一会儿时间丢了?”铁蛋儿妈还在叨咕。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