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二五、老账新算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四二五、老账新算

    顾老师讪讪地没有接话。

    “待会儿把钱给人家山丹,不要那么奸。”顾老大听了铁蛋儿的话,又看到父亲的做派,还有这些天的失落,出声对着父亲说了这句话。

    顾老师没有理会顾老大,为了掩饰尴尬,起身又去整理他的行李箱。

    铁蛋儿轻蔑的眼神看着这父子俩。

    顾老大自己心里不舒服,再加上铁蛋儿的鄙视,禁不住又说道:“把该给人山丹的钱给人家,钱就那么重要?钱就是个钱哇!钱又不是圣人的脑髓。”

    “你懂你妈圪蹴下尿!”顾老师实在没忍住,瞪着眼说了这句极难听的话。

    “凭啥你吃多占多?人家山丹不难?你咋就在人一个人身上盘剥个没完?”顾老大不顾及父亲的失态,继续说道。

    “我盘剥谁了我?我拿的是我应该拿的,我问心无愧!我倒想盘剥你了,你有吗?这么多年我替你养大娃娃,你倒好!胳膊肘往外拐!”顾老师声严厉色。

    “一码归一码!我欠你的我会还,人家山丹不欠你的!再说要不是你贪小便宜,我能活到今天的窝窝囊囊?连一口好饭都吃不上?要不是你这么多年自私自利,海平也不会这么难!可能还不会出事!你一辈子都是只考虑你个人!你啥时候为我们打算过?”顾老大委屈地哭起来。

    “你到底有没有良心?我这么多年为了你们吃舍不得吃,穿舍不得穿的,还给你养大娃娃,你还这么说?我自私自利,我吃了我穿了我花了钱了?”顾老师吼道。

    山丹看着父子俩吵起来,也不加阻拦,走到卧室去打电话给父子俩定卧铺票。

    “那你这么多钱都干啥了?”顾老大不服气地反问。

    “干啥了?你那娃娃不吃不喝?这么多人不吃不喝?我几个退休金够花了?你啥时候拿回来过一分钱给你娃娃?今天海平不在了,我连一点点指望都没有了,你非但不心疼我,你还这么拿刀子扎我的心?你的良心叫狗吃了?”顾老师也开始哭起来。

    “我心疼你?你要吃有吃,要钱有钱的,我连锅都揭不开,谁心疼我了?”顾老大哭道。

    “不要吵了,谁是谁的命,谁也不要怨怪谁了,你一个大男人连老婆孩子都养不起,还在这里怪怨老人,你有意思吗?作为父母也要个父母的样子!不是就抱着养儿防老一说就理直气壮,儿子有本事才能养你老,儿子自己的肚子都填不饱,拿什么养你老?况且事情总有个轻重缓急,再说就是穷家薄业也要懂得亲人之间互相体谅、互相帮衬,我见过很多人家,我也有娘家,我从来没见过像你们家这样松散、冷清的家,亲人之间没有温暖、没有关怀,而是互相算计伤害。就拿我跟海平来说,这么多年我们都是热心热肺地供养着二老,你说句良心话,我们哪里做得不够?而你作为老人、父亲,对你的孩子就真的问心无愧吗?”山丹见两父子吵闹不停,把憋了那么多年的话毫不保留地说出来,带着诘问的口气。

    铁蛋儿在心里暗暗对山丹的话很是赞赏,一样的道理、一样的话,有文化的人说出来就是不一样,人家的意思表达清楚了,打了人的脸,还没有一个脏字。

    顾老大听到山丹的话,停止哭泣看向父亲。

    顾老师听了山丹的话,脸憋得通红:“不是我冷血,也不是我不懂得心疼孩子,我也有我的难处。”

    “难处谁没有?但是作为父母难道不是要先疼爱孩子才想到自己?我的父母都是这样对孩子的,我从来没见我的父母像你那样,不顾孩子的死活而只认钱。”山丹被父子俩的吵闹激怒了。

    本来山丹不打算再把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扯出来心烦,但是顾家父子俩的做派让她很是不愤!他们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吵来吵去?而最应该发飙、暴跳的她还在一个劲克制,一个劲照顾他们,他们反倒是越来越刺毛了?

    “我没有不顾孩子的死活!”顾老师极力否认。

    “你有没有,我今天给你把事实摆出来,我只说事实,不做评断。现在你儿子在这里,我的母亲和哥哥也在这里,我就给他们把这些事说一说,本来我是不打算说了,海平已经不在,我和你们以后的关系就等于没有了,至于小玉长大以后和你们的联系,是她的事。你们父子俩既然不省心,想要闹一闹,那我就在咱们临了时候也说一说我这么多年看到、听到的事情。”山丹稳稳当当坐在一把小椅子上,义正言辞地说道。

    “一、大哥第一次婚姻是你主张的,对不对?离婚也是你主张的,对不对?大哥的二小子也是你主张给人的,给了谁你现在都不知道,据说还收了人家的钱,对不对?大哥第二次婚姻,你一分钱没出,还把大哥给到你手,要你出于礼节给嫂子的2000块钱你拿起来不给人家,对不对?大哥现在跟这个嫂子生的儿子生了大病,你作为爷爷,你没给过他一分钱的帮助,对不对?”山丹话音刚落。

    一句句的诘问已经让顾老师的脸变成猪肝色,他叫道:“你们把我这张老皮剥了算了!我给他养大一个娃娃难道不算?一个娃娃的开销有多大,你们知道吗?”

    “你稍安勿躁!我先把话说完。”山丹不理睬顾老师的暴跳如雷,继续:“我第一次去你家,你拿出300块钱给我,我没有拿,是海平收起来了,但是我心里感激你作为父亲的关爱。然后是我们结婚,你也简单布置了房间,我也很感激。但是我们结婚这么大的事,你连一分钱的红包都没给我,对不对?结婚所有的开资都是海平的钱,对不对?收的礼钱你都放起来了,对不对?”

    “礼钱是我放出去的,当然是我要收,难道不对吗?你们又没送礼出去,凭什么要礼钱?”顾老师辩解道。

    “那你送礼出去,你去喝了人家的喜酒,对不对?山丹跟海平的婚礼酒席钱是不是海平出的?你没出,你凭啥收礼?”铁蛋儿脑子转得快,立马堵上了顾老师的嘴。

    “你”顾老师泛不起话来,干瞪眼。

    山丹摆摆手不要铁蛋儿参与,继续说道:“我怀孕生孩子,我们远走他乡,海平拜托你帮忙存的几千块钱定期你愣说没有,对不对?”

    “没拿回来就是没拿回来!今天我也是这么说!再说我不是当时已经给你拿了一些钱了?”顾老师怒吼道。

    “这些你只要对得起你的良心,对得起你的岁数,对得起你死去的儿子,你就这么说吧。”山丹说道。

    “再说小玉出生,你一分钱没给,对不对?小玉两岁半你才第一次见孩子,你一分钱没给,对不对?就连孩子想吃个兔子,你养了一院子兔子你都没舍得给孩子杀一只吃,对不对?”山丹继续诘问道。

    顾老师不说话低下了头。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