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三四、人走茶凉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四三四、人走茶凉

    带着沉重和忧伤再一次回到曾经幸福、快乐的家,黄师兄看好日子重新入住,她们只好先住在医院招待所,从而受尽招待所“所长”和服务员的白眼,山丹只好忍受,人在困境忍受、承受是必须的,未来的日子估计比这更加严重的光景比比皆是了,这算得了什么?

    离回家入住的日子还有两天,山丹带孩子去注册、办理开学手续,回来时发现招待所把房门上了锁,行李还在房间里。

    她没有精神和心情跟这些人计较、置气,只是找人来开门,误入招待所的宴会厅,发现这个看似不起眼的三层小楼,还真是别有洞天:宴会厅富丽堂皇,金灿灿的装潢处处显示出奢华的气派,连餐具都是镶金嵌银的闪闪发光。

    看来除了医院大门外几家“御定”的高档酒店外,这里还藏龙卧虎哦。也或许是“风声紧”后,首长们开动脑筋、别开生面、另辟蹊径而为,而这里是“机关系统”的秘密据点,临床搞技术、学术的这些书呆子是没有机会进入这里的。

    外面是38的高温,这里却冷气开放、一派和谐、清凉的世界,山丹从外面的炽阳下走入这如仙境般的世界,一下子没有适应这里的幽暗,定神看过去,富丽堂皇的宴会厅靠右边是一大桌人不同表情的脸。

    她看到好几张认识的脸,曲副院长坐在正位、政治处李副主任、院务处廖处长陪在左右,还有几个经常找顾海平看病的山丹叫不出名字的人也在其中。

    山丹身后是嫂子和小玉,三个人大中午从学校办完手续走回来:饥渴、焦热,走入如此清凉、舒适的房间,山丹看到大家在大肆饕餮之中,一张张贪食的脸从山珍海味的桌面上抬起来,看得出大家已经酒过三巡,个个人脸色绯红,露出或惊讶、或怜悯、或不屑、或鄙夷的神色。

    旁边的餐车上放着几只空掉的五粮液酒瓶,侍应生谦恭地候在一旁,不看建筑外墙,你完全会感受到这就是五星级酒店的宴会厅。偌大的宴会厅左右各摆了一张大圆桌,中间是可以坐下50人的主桌,主桌的后面是一个装饰恍若皇宫的金灿灿的舞台,各色灯具、音响摆置期间。

    那些曾经经常麻烦顾海平,见到顾海平老远就热情招呼“顾博”,跟山丹、小玉也十分熟识的人,现在看上去就是陌生人,他们的脸上丝毫看不出曾经那么熟识山丹的迹象。

    这一切与山丹都在预料之中,无所谓的事情。人情、人性之本质,山丹与生俱来的认识和看轻,因此也不在乎,不放在眼里。

    曲副院长跟山丹很熟,她找顾海平看病、调理身体,几乎是不隔两日,因此和山丹也很熟,虽然顾海平出事后,曲副院长不曾参与后事处理,只是陪同院长到病床前看过山丹,自此后她就也不认识山丹了。以她为中心的排位可以看得出,眼下看来是曲副院长的宴席。

    大家愣怔了一两分钟,山丹也没有说话,她回身拉起小玉的手,不让孩子受到这些人目光的伤害。

    曲副院长不愧为“久经沙场”的老将,率先反应过来,急忙从拥挤的宽大座椅中走出来,手里拿着擦手的洁白小毛巾,一边走一边擦掉手上的食物残渣,走到山丹近前问:“有什么事吗?”

    “我们的房间被人锁上了,现在进不去。”山丹用平静的口气说道。

    “哦?我找他们看看怎么回事?”曲副院长一边说一边用手臂搂着山丹的肩把她带离了宴会厅。

    走出宴会厅,外面是狭窄、憋仄的一小条走廊,曲副院长拉山丹往外走,拿出手机打电话。

    “不要紧的,可能是服务员不小心把门锁上了,我叫他们来给你开,你等一下。”曲副院长对山丹说。

    “好的,谢谢!”山丹还是很平静的语调和神情。

    曲副院长没好意思立即进入宴会厅,尴尬地陪在山丹身边,她不问什么、不说什么,山丹也不说什么,此刻如同这炎热的天气一样叫人难受,山丹心中倒也没有什么,曲副院长恨不得把招待所所长拿来揍一顿:这个没脑子、没眼力劲的家伙!

    记得顾海平在时,山丹每一次遇到曲副院长,曲副院长都是亲热地拉着她的手,嘘寒问暖,甚至连小玉长了虫牙都关心到。如今,顾海平离开不到百天,曲副院长就不再“关心”了?

    这真叫人作呕。

    招待所所长头红胀脸地跑上来,迎面的是曲副院长愤怒而极力克制的脸,所长低头鞠躬:“曲院长,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

    曲副院长没有搭理这个小小的所长,回身勉强地挤出一丝笑意:“不好意思,你们进房间休息吧。”

    “好,谢谢!”山丹还是一副面无表情的平静面孔。

    所有在这里跳来跳去的人物,在她眼中早已看得透透的。

    “你们不能在这里长期住下去,我们招待所是要收费的。”所长恭敬地送走曲副院长,回头走进来严厉地对山丹说道。

    “我们不会长期住在这里的。”山丹说了这一句,懒得跟他多说,兀自收拾行李,准备休息。

    见山丹很冷漠的态度,所长横眉竖目、心中暗骂着离去。

    自古就是人走茶凉,落架的不如鸡,如今只剩下她们孤儿寡母,谁都可以来踩上一脚了。甚至连一个小兵、还是一个小小士官的招待所所长都敢公然为难她们。

    顾海平在时,这些人都是比亲人还亲的面孔,如今,雪中送炭的不多,雪上加霜的倒是层出不穷,因而未来的路必将异常艰难,山丹除了对这个世界更加失望外,便不得不要求自己更加坚强,不要给这些不一定能称为人的人看了好看。

    她心中的悲哀是:若是顾海平在,小玉的生活、成长环境必将是高一个层次的,如今跟着她,还得受人白眼。

    小玉是个天性憨厚、不太敏感的孩子,对这一切都没有放在心上,想着开学可以和老师、同学们见面就很开心,拿出刚领的新书,一个人爬在床上翻看。

    好在小玉出生后一直都是山丹自己带,其乐融融的家庭给了孩子童年一个正常成长的健康环境,奠定了一个健全人格的基础。虽然突遭变故,孩子还没有太大的性情改变,这是山丹欣慰之处。

    山丹休息了一会儿,起身收拾行李,准备第二天回家,下午跟嫂子两个就回到家里去打扫卫生、清洗床上用品等等事宜。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