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三六、月圆人难圆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四三六、月圆人难圆

    再次回到熟悉的单位,山丹不由得悲从中来,几个月前,她每一次上下班都在幸福的旅程中,如今,再回来早已是百年身。

    很多同事得知她回来上班,一大早都等待在机关大厅里,气氛热烈而温馨,而所有的一切又怎么能消除掉她内心的忧伤?

    玉已经安排好入学事宜,山丹把嫂子带到单位一起上班。单位领导照顾,把粉娥安排在机关食堂帮忙,一个月也有了一点收入。

    顾海平离开的第一个中秋节就那么姗然而至了,在这个象征团圆的日子,此生已再无团圆。山丹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不想影响玉和嫂子的心情,支撑着把晚饭做好,象征性地吃了一点东西,就躲到书房去安抚自己的心情。

    中秋的月亮可真圆啊!山丹呆坐在书桌前,看到窗外银盘一样的月亮,眼里擎不住的泪花淌满了脸。

    她再也没心思敬贡“月亮婆婆”月饼啊、水果啊。

    顾海平在的日子,每一个中秋节都是欢喜地地过,继承江岸草原的传统:把一大个西瓜雕刻成一个花篮,敬贡给“月亮婆婆”,自然有上供的月饼。

    来到永城之后,水果不再像江岸草原那么短缺,山丹便把各色水果摆在一个硕大的盘子里,来一个水果拼盘敬贡,每一年的这一,她都深深感恩所有的神灵——给予她的满满的幸福。

    十年了!

    记得顾海平读博士的那个中秋节,按道理是不能在家过了中秋节才到导师那里报到的。但是戴老师自己也是远离家乡的游子,特别理解这一份不舍的离情,于是顾海平在家过完中秋节,第二就急匆匆赶去导师那里报到。

    十六的月亮十分圆-润,山丹和玉把顾海平送上车之后,来到南湖公园,湖面上各色花灯争相斗艳,玉蹦蹦跳跳很是开心,但那一份离别的伤感一直笼罩着山丹的心:什么时候,才能结束这聚少离多的日子,可以安安稳稳过日子?

    每一次离别都是那么让人伤感,顾海平坐在飞驰的列车上,仰望上皎洁的月色,一样情不自禁,等博士毕业,再也不想离开家离开山丹了,一定要守在她们娘俩身边,过庸常人的烟火生活。

    才刚刚离开不到两个时,列车还没有驶出永城的界限,他就实在忍不住,顾海平拿出手机拨通了山丹的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玉的声音:“爸爸,我们在南湖公园呢。”

    “哦,注意安全,不要玩太晚,早点儿回家。”顾海平不放心地安顿。

    “好的!”玉清脆的同音答应着。

    “把电话给妈妈接。”

    玉把手机递给妈妈,“喂,你到哪儿了?”山丹强忍着就要流出来的眼泪问道。

    “刚刚快出永城的边界,唉!每次出门都心里空落落的难受!等博士毕业,我就再也不出门了,我要呆在家里,看着你们娘俩,好好过日子。”顾海平忍不住道。

    “好啊!快了,再坚持一年就解放了。你不在身边的日子,我也不开心,好在有玉陪伴。”山丹不敢多,怕自己哭出声。

    结婚那么多年,他们的感情从未变淡,倒是越来越离不开彼此了。

    而今,阴阳相隔,永不能再见面,是怎样残酷的事情啊?!

    山丹望着上的圆月,心底里期望:不管在哪里的顾海平也一样可以看到这同一个月亮,这样他们就是通过这一轮圆月得到相见了。

    嫂子善解人意地陪着玉,不去打扰山丹,坚持过完今,明还一样要坚强面对啊。

    八月十六来了,经过一夜辗转反侧的彻夜难眠,山丹头晕目眩地来到办公室。

    电话铃声响起,山丹接起来:“你好!”

    “你好!是山丹医生吗?我是***医院政治处杨干事,我告诉你一件事情:顾博士的父亲已经把顾博的一次性抚恤金领走了。”对方在电话里道。

    “啊?他领走了抚恤金?他怎么领走的?怎么回事啊?”山丹懵懂的头脑搞不清楚对方在什么。

    “就是那个一次性抚恤金,顾博的4个月基本工资。他在内蒙古领的,刚刚内蒙古那边来电话告知我们,我告诉你一声。”杨干事回答。

    “哦?那个不是给孩子留下做读书费用的吗?他们已经拿走了该拿走的呀。”山丹还是搞不清楚。

    “他已经领了。”

    “哦。”山丹没有精力和心情再什么,怎么样就怎么样吧,相信无绝人之路,慢慢过吧。

    放下电话,心中的委屈和伤痛如潮水般蔓延开来,山丹痛哭失声。

    那一份刻骨的思念已经要了人的命,如今又有这样的父亲!

    山丹的哭声在封闭的办公室里环绕,电话铃声又一次响起。

    山丹极力克制了自己的哭泣,接起电话。

    “喂,是山丹哇。”顾老师的声音传来。

    “是。”山丹囔着鼻子回答。

    “哦,是这么回事,我买了一套楼房,钱不够,你看能不能把剩下的一半钱给我打过来?”顾老师神志清晰、口齿伶俐、气势汹汹地。

    “你不是已经领了抚恤金了?”山丹问道。

    “没有啊!谁的?!”顾老师明显没有意识到山丹知道了此事。

    看来杨干事是故意给山丹听的,他暗自里担心山丹再吃亏。

    “您是顾海平的父亲,我也应该尊称您一声父亲!你自己想想你配做一个父亲吗?”山丹气极了。

    “不用扯这些没用的!我就是要钱,你不能扛白(不承认)!好的钱你得给我!”顾老师恼羞成怒。

    “好了什么?我们签的协议还在手上,你按比例分走了你儿子用命换来的所谓遗产,剩下的是孩子的抚养费,你居然偷偷领走了抚恤金!你真够精明的啊!”山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样的老人。

    “我没领就是没领!你是听哪个我领了?”一大把年纪的顾老师完全不要了老脸,居然睁着眼睛瞎话。

    “***医院政治处的杨干事刚刚电话告诉我的。”山丹回答。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