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四四、年关难过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四四四、年关难过

    淋洒了几近一个月的梅雨终于有了一点收敛,天空中不再密布雨雾,虽然还有零零星星碎毛雨丝,天空有些清亮,看上去似乎要有些放晴的感觉。

    的空气中,到处是霉沤腥臭的味道,人都是没精打采的样子,连楼下垃圾场的老鼠都是耷拉着脑袋、一缕一缕肮脏的皮毛而没有生气。

    除夕之日,单位早放了半天假,好给大家回家安排晚上的年夜饭。

    山丹回到家,发现两个小孩已经把客厅摆满了各色烟花爆竹,两个人正在分门别类商议着怎么进行烟花燃放。

    按照老家的习俗,家里有人去世,三年内不能张贴红色对联,可以张贴黄色、绿色等素色对联。山丹也没有这样的心思,能平平静静把这十多年来第一次没有顾海平的年过去了,已经算是天大的幸运了。她不再像往年过年一样布置大门、厅堂等,只要能平平安安地度过这个年,与她与孩子已经足够。

    看到两个孩子兴致勃勃地研究烟花爆竹,山丹微微笑一笑,提着菜走进厨房,她不想扫了孩子们的兴致。

    今天,有几个人会如同她一样有着刻骨的思念和断肠的伤痛?但这一份难过却不能显露,只能咬碎钢牙往肚子里吞。

    她一再清醒自己的头脑,神情还是有些恍惚,时不时发呆忘记手里的活儿计。

    小雨跑到厨房看到发着呆的大姑,问:“大姑,我能帮你做点儿啥不?”

    山丹从愣怔中回过神儿来:“哦,不用,你跟小玉玩,哄得她开心了就是帮了大姑的忙了。”

    小雨懂事地点点头:“那大姑你有需要帮忙的喊我哦。”

    “好的!”山丹感受到小雨的成长,他开始关心亲人们,不再是那个动不动就哭鼻子的小男孩了。

    山丹恍恍惚惚地做着晚餐,砍好一只鸡,准备做个酱油鸡,这是小玉跟顾海平都最喜欢的菜。

    再白灼一盘大虾,做个简单的蘸料。

    煲一锅排骨淮山汤,炒一个青菜,调一个豆芽虾米豆腐皮,三个人的菜应该够了。

    小雨不懂吃米饭还是馒头,山丹从厨房探出头问:“小雨,你吃馒头还是米饭?”

    “你们吃什么,我就吃什么,不用单另做我的。”小雨懂事地回答。

    “好的,那我就煮米饭了。”山丹答应一声,回身继续忙碌。

    多少年来,自从顾海平走入她的人生,他们就是息息相关的生命,每一年的大年都是一起开开心心地过。虽然顾海平对烹饪一窍不通,但他跟在身后,帮她打个下手、系个围裙、说个笑话,整个厨房都有他们欢快的笑声。

    做好晚餐的准备,山丹又把半夜里,江岸草原习俗“接神”之后的饺子馅再拌好,面也和好,放在面盆里醒着。

    她做完这些,身体已经很是疲惫,于是,她走出来坐在沙发上休息一会儿。

    “买了这么多炮?好贵的吧?”山丹问低头摆弄烟花的小玉。

    “我表哥买的,你问他多少钱。”小玉头都不抬地回答。

    “估计得200块,这么多?”山丹看向小雨。

    “没花多少钱,小玉高兴花多少钱都值!”小雨笑道。

    “嗯,我高兴!表哥好大方的!”小玉抬起头也笑道,“不过那几年爸爸买得比这还多呢!”

    “你们是花爹娘老子的钱都大方!等你们花自己钱时候,看看还大方不?”山丹勉强笑道。

    “赶紧收起来了,我准备炒菜吃饭了。”山丹嘱咐完,强忍着眼泪起身走入厨房。

    那些年过年都是顾海平踩单车搭着小玉到后面的菜市场买烟花,父女两都是一大包一大包地买,小玉要什么就买什么,山丹觉得浪费钱还污染空气,顾海平却振振有词:“一年才放这么几天炮,要什么紧?钱大大地有,空气嘛,不在我们放这点儿烟花上!”

    山丹也就不再唠叨,难得父女两玩得开心。

    没用半小时,菜已经上桌,两个小朋友急忙去洗手吃饭,饭间两个人还在谈论烟花还缺了什么,需要补充什么弹药。

    从顾海平离世到现在,山丹从未在吃饭时给他放一副餐具,不摆在眼前,心里的痛已经无法忍受,若看着空碗空筷子的,还能吃下去饭?她做不到像别人家或者像电视剧里那样,摆上一副空置的餐具。今天过年,本应该做一点怎样的仪式来祭奠不能入席的亲人,但她做不到,她会毁了一天坚强的神经从而毁了孩子们的新年。

    山丹挑挑拣拣给俩孩子夹菜、剥虾,她自己实在难以下咽,便不往嘴里放什么东西。

    小雨注意到大姑不吃东西,便把山丹夹给他的一只鸡腿放在了大姑碗里:“大姑,你也吃。”

    “两只鸡腿是你们两个的,大姑吃别的。”山丹装模作样地夹起一块鸡肉放入自己碗中。

    食难下咽,就喝点汤吧,否则身体受不了,山丹慢慢地喝了一碗排骨淮山汤,饭菜合口味,两个孩子吃得欢实,看着生命中最重要的这两孩子,山丹心中有些安慰,但愿未来的日子,他们都能够相互扶持,爱护。

    作为90后的他们,没有兄弟姐妹,孤身一人,将来的人生很难走,没有手足同胞的相亲相爱,老了的爹娘都是孩子的负担,一对儿女要肩负四个老人的养老,还要抚养自己的孩子,在社会养老没有完善之前,他们的负担不可谓不重啊!

    随着父母的渐渐老去,姑舅两姨堂叔伯的兄弟姐妹们就是这些独生子女最亲的亲人了。

    而生长在不同家庭的这些孩子们,很多都是连见面的机会都不多,单单凭着一点儿血脉,能够维持怎样亲密的亲情,山丹不敢想。况且,这些从小没有机会跟兄弟姐妹相处的十分自我的独生子女们,他们未来的关系是怎样的,山丹也不敢细想。

    记得小时候,他们兄妹三人,铁蛋儿时时护着两个妹妹,不容许

    任何人欺负她们,毛蛋儿更是跟她一起长大,几乎整个童年和青春期山丹都在毛蛋儿的保护下。

    虽然有时候几兄妹也会吵吵闹闹,但哥哥永远让着妹妹们,这割不断、打不散的手足同胞情啊,这两个孩子却没能拥有。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