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四九、灵魂不灭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四四九、灵魂不灭

    笼子还是那个笼子,猴子也是那些猴子,可是,人呢?

    君已离去,只遗一生的眷恋和思念了。

    山丹低头沉思,两个孩子把手里的花生丢进笼子里,猴子们对花生早已司空见惯、吃腻了,斜眼瞅上一眼,毫无反应,冷漠地继续晒着太阳,间或动一动小手挠一挠痒痒。

    行人如织,熙熙攘攘。

    听到小玉说:“妈妈,白头叶猴居然不吃花生,去年我和爸爸给它们吃,它们还吃呢!”

    “哦?它们可能是吃饱了吧?”山丹从沉思中反过神儿来。

    “哦,那我们到别处看看吧。”小玉拉着表哥的手往前走去。

    山丹回头再看一眼猴子,再放眼如潮的人群想:天下之大、众生芸芸,唯独没有了你?那么多人都活得好好的,你怎么可以说不见就不见呢?

    最近总是听到刀郎的《西海情歌》,每一次听,山丹都会痛哭失声:

    自你离开以后

    从此就丢了温柔

    等待在这雪山路漫长

    听寒风呼啸依旧

    一眼望不到边

    风似刀割我的脸

    等不到西海天际蔚蓝

    无缘着苍茫的高原

    还记得你

    答应过我不会让我把你找不见

    可你跟随

    那南归的候鸟飞得那么远

    爱像风筝断了线

    拉不住你许下的诺言

    我在苦苦等待

    雪山之巅温暖的春天

    等到高原

    冰雪融化之后归来的孤雁

    爱再难以续情缘

    回不到我们的从前——

    是啊!所有的承诺都已随风而逝,伊人远去不再回还,寸断的肝肠将一生陪伴。

    小雨看到大姑又郁郁寡欢,停下脚步,默默陪在身边,小玉在前面蹦蹦跳跳,阳光正好,只是人实在太多了,连小径旁的草地上都坐满了人。

    “累不累?要不要坐下来休息一下,顺便吃点东西?”山丹问小雨。

    “我是不累,你累了吧?”小雨出声喊前面的小玉:“小玉,回

    来吃东西了!”

    一路小跑的小玉在人群中停下来,后面一个跟着蹦蹦跳跳的小男孩一头撞在小玉身上,两个人踉踉跄跄就要摔倒。

    “你慢点儿!”山丹惊出一身冷汗,疾步冲上前去。

    山丹太过敏感而焦虑,有了小玉之后,小玉的一个小小闪失,山丹都会吓得全身发麻。

    两个孩子坐在地上,互相瞅瞅,爬起来各自奔向自己的父母。

    小雨看到小玉被撞,迈开大长腿早已一个箭步来到了小玉身边,看着嘻嘻哈哈笑着的小玉,才放心下来,拉着小玉回到山丹身边。

    “妈妈,我不饿呢!”

    “哦,我有点儿累,咱们休息一下吧?”山丹擦擦小玉满头晶莹的汗珠儿、低头查看了小玉的屁股、拍拍上面的土问。

    “要不妈妈你在这儿休息,我带表哥去看鸸鹋好不好?”小玉提议。

    “鸸鹋是什么?”小雨问。

    “一种鸟,你去了就知道了。”小玉拉着小雨就走,也不等妈妈答应。

    “你慢点儿!我就在旁边的草地等你们啊,不要忘记方向,记得吗?”山丹望着两个人的背影喊。

    “妈妈放心吧,我记得呢!”小玉回头挥挥胖胖的小手答应道。

    “唉!这孩子!到底是孩子啊!”山丹心中叹曰。

    山丹在一旁的草地上找了一个相对人少的地方坐下来,有树荫的地方早已挤满了人,她就背对着太阳坐下来,一个冬天都几乎没见到阳光了,晒晒太阳希望能把这身心覆盖着的霉腐去掉。

    太阳暖洋洋地照着后背,在阳光下人不会那么阴郁,山丹闭上眼歇息一会儿,有小雨照看着小玉,她多少可以偷懒歇一歇身心。

    思绪仍然绕不开顾海平,她索性不再逃避,任由思绪泛滥不去管它。

    想一想,两个人已经走过了16年的光阴,细想还真是走过了不短的岁月,自己也从一个如花少女成为孩子的妈妈,容颜依旧,心却已死去。

    16年的光阴啊!两个人从一无所有一路走来,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走得有多艰难、多辛苦,也多幸福。

    记得一年春节也是来动物园,小玉两三岁的样子,那时候生活条件还是没有太多改善,他们用的还是胶卷的傻瓜相机,小玉穿着一身大红锦缎带小帽子的唐装,山丹穿着结婚时候买的玫红的羊绒大衣,顾海平穿的是一件黑色皮夹克,一家三口在龟园旁和一只巨大的山龟合影。

    都说龟活千年不老,山丹当时心中也是祈愿着可以借到龟的灵性和福寿,如今……

    还有一年的春节,天气特别好,大家都穿着单衣,小玉大约五六岁的样子,只穿了一件纯棉的花秋衣,在草地上欢欢快快地奔跑,顾海平拿着一只风筝也在草地上跑,父女两追逐着跑来跑去的场景一直定格在山丹的脑海中。

    这么多年辛辛苦苦奋斗,日子终于好起来了,眼看着该到了享受生命、享受人生安逸快乐的日子了,不想……

    山丹一直有一个庸常而简单的愿望:两个人消消庸庸地拉着手、悠闲自在地在永城美丽的公园小径,去散步。

    她在等他不再那么忙、那么累。

    她一直以为这一天哪怕迟一些也会到来,等到他退休?等到他老了忙不动?可是,这一个这么简单的愿望却永远没有了实现的机会。

    顾海平离去后,山丹不能再一个人走在那条走过无数次去上班的公园小路上,她的每一个清晨和黄昏走过的小路,心中必然有着他的陪伴,多少次憧憬、勾勒过两个人在这条小路上散步的场景?

    她甚至不敢去他们一起去过的任何地方,人民公园小孩玩的气垫船旁的椅子,是他们经常抽出周末一点点时间,一起陪小玉来玩,两个人坐过的地方。他离去后,她再也没有带小玉去玩气垫船。

    永城到处是他的影子,而他的影子何曾因为他的离去而远离?他一直在她的心中不愿离去。

    而她,又怎能忘记他们同甘共苦走过的十几年青春岁月?他们给予彼此、陪伴彼此的是不灭的灵魂。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