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五〇、天不佑良人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四五〇、天不佑良人

    新年过去,山丹开始按部就班地上下班,小雨陪小玉过完寒假也返校上大学去了,小玉也开学了,一切似乎都再一次正常运行起来。

    山丹也在积极调整自己不要垮下去,一定要咬紧牙关适应眼下的光景,日子还算平稳地推进,一晃两年多过去了。

    慢慢的山丹也不再每天以泪洗面,她开始一步步摸索着过这所有事情都要亲力亲为的烟火人生。

    第一年的清明节,黄师兄陪山丹去墓地看望了放在骨灰寄存堂的顾海平,除了痛不欲生外,山丹心中很是感激师兄的照拂,她虔诚地祈祷,若顾海平在天有灵就保佑师兄好人一生平安吧。

    一天下班后,山丹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开始还没听出来是谁,只是听到是老家的口音。

    问了半天,对方才支支吾吾地说是小玉的爷爷。

    自从顾海平离世,爷爷那次领了抚恤金又打电话要钱被山丹数落了一顿后,唯一有联系的爷爷和顾家的人就没有一个在山丹和小玉的生活中出现过。过年过节也没有一个电话来问问孩子的情况,山丹特意给小玉买了手机,小玉已经把手机号码发给了姑姑,但是孩子从未收到来自顾家的任何一点音讯,更别说关心。

    听着顾老师吭哧瘪肚一副有话说不出口的憋屈,山丹知道对方一定有求于她而不再理直气壮、理所当然,失却了一直以来的凌厉之气。山丹也不着急,耐心等待对方把话说清楚。

    吭哧瘪肚了半天,顾老师才把话吞吞吐吐说出口:“你妈病了……看上去挺严重……大夫说县医院治不了,…估计要到呼市大医院去做手术,……嗯——那个……”话语在顾老师的口中艰难地蹦出来。

    山丹还是不出声,耐心地听着。

    “山丹,你在听爸爸讲话吗?”顾老师这句话说得很清楚。

    “在听。”山丹冷冷地说。

    “哦…那你看看能不能帮帮爸爸?”顾老师这句干涩的话终于说出了口。

    “帮什么?现在是什么情况?”山丹毫无表情的话出口,但内心还是少不了担忧地问。

    “你妈她全身发黄,县医院的大夫说这里看不了,要转院。”顾老师回答。

    “县医院考虑是什么病?发黄多久了?肚子痛吗?大便什么颜色?有尿吗?”一着急,山丹开始职业性地问诊。

    “哦,县医院的大夫也搞不清楚,爸爸给你打电话是想……嗯……是想看看你能不能凑点儿钱……”顾老师有些哭兮兮的声音。

    “哦?现在还没确诊是什么病?那你需要多少钱?”山丹觉得有些不悦:人生病了不是急着去看病,还没有诊断是什么病,也不知道要花多少钱,第一时间就想到来要钱?

    “可能得个几万,大夫说可能得做大手术。”顾老师张口就是几万。

    “这样,我手上也没钱,你们拿走一部分钱之后,剩下多少您是清楚的,我这两年把房钱付清、又装修了房子,还搬了家,就是买了个车位也得十万块,手头上要是拿出几万也是不可能的,如果医院确诊了是什么病,需要多少钱有个数,几个孩子就一起想办法吧,我也想想办法,尽量多给你弄一些。”山丹耐着性子说。

    “你要救救她啊!她可是你妈妈啊!你不是说愿意给你妈妈花钱吗?”顾老师急切而责备的声音。

    山丹说过愿意给顾妈妈花钱是源于顾老师争夺遗产时,山丹数落顾老师的冷酷无情说起来的一件事。

    那是她挺着个大肚子跟顾海平远走他乡生孩子之前,顾老师把顾海平拜托他存在银行的几千块钱黑了之后,顾妈妈拿出皱巴巴的50块钱悄悄塞到山丹的手里说:“妈没钱,这还是你们平时给妈的零花钱,妈没舍得花攒下来的,妈知道不管什么用,可一分是一分,还是能买点小东西的。”

    山丹自然不能拿走老太太的钱,不是嫌少,是太过沉重。

    在顾老师声嘶力竭争夺遗产时,山丹说过:你们家除了老太太我心里放不下,其他人都寡淡得很!老太太在我们远走他乡一没一时候拿出来个人辛苦积攒的50块钱给我,这份心意我铭记在心,要是老太太有用钱的地方我愿意给,其他人别说我没钱,就是有钱也不会给!

    顾老师记住了这句话,顾妈妈一生病,他第一个就想到找山丹要钱,但是又觉得名不正言不顺,明明《遗产分割协议》上写得明明白白:按此协议分割财产之后,双方再无债务纠纷。所以顾老师失却了往日的冷厉之气,而是摆出一副可怜像。

    山丹听了顾老师的话,十分反感,但是考虑到是顾妈妈生病,怎么样也得帮啊。其他子女无论是怎样的境况一贯是无利不往,哪舍得拿一个钢币出来?每一次家里有事还不是千远万远地打电话给顾海

    平出钱出力来解决?

    山丹无奈地说:“你现在手上连转院看病的钱都没有吗?要是有,还是先转院看病要紧啊,我想办法先凑钱,其他兄弟姐妹的要是手头有钱先垫补上,先治病好吗?”

    “其他人说其他人,你怎么说?”顾老师的戾气回来了,厉声问道。

    “今天是老太太病了,我会过问,也会尽力帮忙,但是你应该清楚,这不是我欠你的,你们该拿走的钱都拿走了,那钱其中有一半是老太太的,应该足够老太太看病吧?你们把这笔钱弄到哪里暂且不说,我也懒得问。我帮忙是看在老太太过去对我们的好上、看在海平一直放不下妈妈的份儿上,你不用这样声严厉色地跟我讲话,我该怎么做、我想怎么做都不是你能或者有资格指责的!”山丹不客气地说。

    电话那头没有了声音,山丹也不出声,停顿了一会儿之后,顾老师缓和了语气说道:“爸爸是着急,你原谅爸爸是个粗人,这回是你妈妈病了,你无论如何救救她。”

    “救人说不到这么严重,也不是有钱就能救人的,你们尽快转院、诊断治疗才是当务之急,耽搁了病情,就是神仙也救不了了。转院后的诊疗情况尽快告诉我,或者需要联系当地的医生、医院也告诉我,我们很多同学在呼市各大医院上班的。”山丹忍着反感、耐心地说。

    “哦,这些都有孩子们做主的,你不用操心,你帮你妈妈筹点儿钱就好了。”顾老师明确地说。

    得!明摆着就是指望靠着老太太的病来要钱的,但是山丹硬不了心肠不管。

    她挂掉顾老师的电话,就给毛蛋儿打了电话:“弟,你手头宽裕不宽裕?要是有就帮我筹两万块钱,没有就先筹一万。”

    毛蛋儿听了姐姐的话,十分惊慌:“姐,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没出什么事,小玉奶奶病了,刚才他爷爷打电话说要钱,我这儿手头上要一个没一个,但是治病要紧,你先借给姐,姐慢慢还你。”山丹解释道。

    “有!有的!你给我个账号,我打给你。姐,这个治病的钱是一定要给的。”毛蛋干脆利索地没有一丝犹豫地说道。

    “嗯,姐也知道,老太太病了,不能不管,但是姐借你的钱可能一下两下还不上,你跟舒雅说一声,容姐缓一缓还你,好吗?”山丹柔声说道。

    “姐,不着急,你啥时候宽裕了,有余钱了再还,我不着急用钱,再说一两万我还是有的,你不用心里挂记。”毛蛋儿怕姐姐多心挂记,贴心地说。

    “唉!老天无情啊!偏偏是老太太病了,一家人也就一个老太太还算仁义,却是偏偏她生病了,还不知道这一家子到底给不给她好好花钱看病。”山丹叹道。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