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五二、左右为难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四五二、左右为难

    “那也没办法,就找大夫要车吧。”顾老大说。

    值班的医生从楼上的窗户看出去,见顾三三出去跟司机打听了消息,心中很是不悦,待顾三三再来要车时,明显地更加冷淡,故意说道:“你们个人也可以去要车的呀!”

    “还是得通过你,你要来的我们更加放心点。”顾三三不得不迁就着说。

    “哦?那我帮你联系一下?”医生说着拿起电话打起来。

    不一会儿,大门外一个司机走进来,装模作样地找医生了解病情,医生交代了一些路上的“注意事项”,两个人寒暄几句分开。

    医生来病房时脸上有了点喜色,不再冷冰冰,安顿了顾老师路上注意观察、看护病人的呼吸、脉搏,氧气袋拿在旁边,呼吸不畅时就吸一会儿,点滴的液体瓶挂在车顶一个自制的铁丝钩上,放慢点滴速度,应该可以维持到呼市。

    把其时已经瘦了很多的顾妈妈几个人连抱带拽地弄到小面包车上,顾家几个人一起上车坐在一边的靠车玻璃平排的一个破车椅上。对面顾妈妈躺着的是一张60、70公分宽的小行军床。

    “大夫,你看我们这得多少钱去到呼市医院?”顾老师佝偻着脑袋问。

    “就给他300行了。”医生似乎大方而人道、同情地说。

    四、五个人把狭小的车厢挤得满满的,顾老师打发顾三三坐在副驾驶位置上,他们三个人才能多少松快一点点。

    其时,山丹在联系呼市的同学,看能不能安排到医科大附院就诊。联系好同学,山丹觉得有点不对劲,没有直接给顾老师电话,而是打了个电话给黄师兄。

    黄师兄听了山丹把这件事前后简单做了个概述,停顿、思考了一会儿,似乎在犹豫要不要分析一些情况给山丹,说道:“山丹,这样:我现在有点忙,待会儿我再打给你,你自己也考虑一下这件事。”

    “好的!”山丹听了黄师兄的话,也静下心来想一想从接到电话到现在,自己的心境和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她似乎明白了黄师兄的用意。

    黄师兄在顾海平出事之后,一直在帮助山丹料理后事,加上之前山丹和顾海平就顾老师的做派曾经的矛盾黄师兄也了解,出事后顾家的所作所为黄师兄都是见证人,所以山丹想听一听黄师兄的建议和看法。再说,毕竟作为师兄,他的阅历和识世比自己要强很多。

    山丹其实明明知道顾老师的电话不过是要钱,至于是不是为了就顾妈妈、或者会不会竭尽所能给顾妈妈看病就不知道了。

    但山丹的心思是想要拿钱就是为了给顾妈妈看病,若是顾老师既拿了钱又不花在看病上,山丹的心意便是白费了。

    而山丹不可能回到内蒙古去探望老人家,人家也不希望她出现。

    山丹正在沉思中,黄师兄的电话打了过来:“山丹,你说的情况我大致了解了。我呢,从你的角度我给出几点看法。一、你从情义、大局考虑想给老人家钱看病,这是你的仁义,但是你想一想你以后的日子,小玉还这么你一个人要养大这个孩子需要的钱不是个小数目。二、你自己没有余钱,要借钱给老人家看病,我听了很感动,但是你再想想,即使你弟弟不要你及时还钱,但你总得还啊,两万块钱以你的工资收入,减去日常生活花销,你啥时候还得了这笔钱。这时候,两万块钱对你不是个小数目。师兄也可以借钱给你,但是师兄不在这件事上借钱给你。三、顾家除了师弟还有三四个孩子,他们家人病了,他们不想办法筹钱看病,却在第一时间给你打电话要钱,这怎么说都不合规矩。再说:师弟去世时,他父亲不是已经把该拿的钱都拿走了?师弟离去后,你跟他们就是没有瓜葛的外人了,他们居然还想到再麻烦你?我也听你说过,师弟去世后,他们家的人从来没有关心过小玉的成长,他们连自己家的骨肉都不关心,你再对他们的好,他们会记得吗?四、我是担心,他们一张口要钱你就痛快地给了他们,一者会让他们以为你实际是暗藏了很多钱,二来一旦你打开这个口子,就怕日后他们会不断地来跟你要钱,你给不了也要深受其骚扰。你想想,就是他们每天一个电话,你烦不烦?”

    黄师兄停顿一下,喝了口茶水。

    山丹在电话这头哽咽道:“我只是不忍心因为没钱而耽搁了老人家的病,要是海平活着,他怎么会让妈妈因为没钱而看不起病?”

    “这个不是由得了你的,生老病死都是一个人的造化,谁都替不了谁,你不用自责,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就是你跟师弟换一下位置,我觉得师弟不一定能做到你这么好。况且,老人家生病,着急的应该是他们家里人,你如果有能力,看在师弟的份儿上帮一帮也是可以的,问题是你自己的日子也不好过,而他们谁又帮得了你?帮呢是人情,不帮是本分,没有人会指责批评你。”黄师兄说道。

    “我会心里过不去,总是想到要是海平在会怎么样,我自己是这么没用、无能!而他最放不下的就是他的母亲,偏偏病的是他的母亲。师兄,你说我就给他们两万块钱,说明白我确实没能力多给了,可不可以?”山丹抹着眼泪问。

    “可以是可以,但是就以他们家的做派,恐怕没那么简单,我建议你:即使要给钱也不是现在,因为你现在还不知道老人家究竟得了什么病,要怎样治疗,要花多少钱并且,你这么冒然地就把钱给出去,我还是担心会招来麻烦。”师兄耐心分析道。

    “嗯,其实我也是担心会拿出钱还招来麻烦,不给又心里过不去,如果顾海平在天有灵也会责备我没能帮忙的。”山丹哭道。

    “师兄能理解你的心情,你要明白你不欠他们任何人,你帮他们是你看在跟师弟的感情上。说得刻薄一点儿,师弟人已经不在,他们又分走了财产根本不应该再来打扰你的生活,给你出难题,是他们不仁而非你不义,你不要给自己增加心理负担!这些年,师兄是了解你们的处境的,现在你的境况这么糟,他们还来剥削你实在是说不过去!”黄师兄尽力想打消山丹的自责。

    “唉!”山丹长叹一口气。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