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五五、看病难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四五五、看病难

    听到父亲的呵斥,兄妹俩停止了斗嘴。

    “我还有几千块存款,我叫媳妇儿打到爸爸卡上。”顾三三愁苦地靠在墙上说。

    “我是真没钱,孩子每个月的治疗费我都快愁死了。这几天我没有出去做工,这个月的钱还没着落呢。你说,我妈好好的咋就突然病了?”顾老大埋着头不敢抬头,低声嘟哝道。

    “不用看我,我也没有,我将才买了房,又换了车,我带孩子又不出去打工赚钱,靠他一个人养活我们娘俩已经够吃力了。不过我能伺候妈,这多少也算是不用花钱雇人的补偿吧?”顾小妹对看向自己的父亲说道。

    “唉!靠人都是假,跌倒自跋涉。”顾老师挠一挠花白的头,无限失望地说。

    “爸,你从永城拿回那么多钱哪儿去了?治病救人也该花点儿啊。”顾老大始终没忍住,说道。

    “能有多少?这钱不到万不得已时是不能动的。”顾老师生气地喝道。

    “啥时候是万不得已?现在我妈病了住院做手术还不是万不得已时候?你把钱放起来不用,却逼迫我们几个拿钱。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的日子过得咋样?有钱谁不愿意给妈妈看病?你以为我们心里好受啊?”顾老大眼泪出来了。

    “我们眼看老了,指望你们是不可能的,我不得放下钱养老?”顾老师理直气壮地说。

    “养老?命都没了还养老?”顾老大不服气地回道。

    “咋就命都没了?你们几个出点儿钱给你妈治好病不就好了?”顾老师生气地说。

    “我们有钱才能出啊!问题是现在除了你,我们都没钱啊。”顾小妹也没忍住,说道。

    “唉!你们怎么都好过,你们也不想想三三将来的日子,他身体一直不好,心脏说出问题就出问题,不得留点儿钱给他?人家媳妇儿跟你过日子,没钱能过下去?”顾老师无可奈何地说。

    “你还是亲老三!我儿子得了那么大的病,也没见您给过一分钱。”顾老师嘘喏着。

    “我亲是都亲了,只是我没本事,没那么大能耐,照顾不来你们所有人,你们的孩子只有你们个人照顾了。”顾老师无限惆怅地说。

    “我觉得眼下最要紧的还是帮我妈治好病,至于三三,有什么问题,到时候再想办法也来得及。”顾老大战战兢兢提出建议。

    “咋不说,你妈也活了六七十岁了,三三还小,孩子也小,我不能把钱都赌在你妈身上,到时候三三用钱时候抓瞎。一眼看到底,我们是没有其他办法筹借钱的。山丹那儿看看能不能帮帮忙了?”顾老师把山丹这里作为唯一的希望了。

    “依我说:山丹一个人带个小孩子,也够难的,小玉虽说是个女孩子,但毕竟是咱顾家的骨肉,咱们不能照应她已经于心不安,我认为就是我们再难也不应该再盘剥山丹了。”顾老大没钱人说话自然也没有底气,嘟嘟囔囔地说出这句话,已经是鼓足了勇气。

    一家人都沉默了。

    “唉!要是海平在,我们何至于这么难?!”顾老师抹起眼泪来。

    “唉!海平也难,只是我们觉得他不难。你们想一想结婚都十多年了,一间像样的房子都没有,我们去看到了,住的是单位房,基本没有装修,连一块儿窗帘都没有。”顾老大恻隐之心萌。

    “他总是比我们有些本事和办法,我也就只有指望他,可惜我命不好,这么好的娃娃说走就走了……”顾老师老泪纵横。

    “爸,您不要再想了,您要保重身体啊!我妈病成这样,您再有个三长两短的,您叫我们怎么活呀?”顾小妹哭道。

    “爸,你不用管我,我好好的不是?还是把钱拿出来给我妈治病吧?”顾三三也哭起来。

    “唉!如果筹借不到钱,就只能动这笔钱了。”顾老师叹气。

    兄妹三个暗自里松了一口气。

    “刚才我大哥的话听起来是有道理,但是你仔细想想,我二哥这么多年挣了多少钱?堂堂一个博士哎!能挣得少了?而爸分得的只是后来的赔偿金和医院见到的钱,我们没看见的,你知道有多少?我二嫂哭穷,说她没钱,你就信了?我看能要到多少就要多少,毕竟咱们更难过。”顾小妹明了了母亲治病的钱有了着落,便想到再从山丹这里要一部分,那么她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你别忘了你二哥去年才博士毕业。我也一直在外面,不了解家里的情况,那次你二哥出事我去永城,跟你二嫂聊了挺多,我觉得就我们这几个孩子里,你二哥和你二嫂是做得最好的,人家每年都能拿出几千块钱给咱爸咱妈,我们谁做得到?”顾老大说了一句公道话。

    “那是他欠下的,我二哥一直读书,是谁供养了他?咱爸把他供养到博士毕业,一年几千块他还不应该出?要是我读完博士,我几万都愿意出。”顾小妹不屑一顾,“再说了,他跑了那么远,咱爸咱妈连他一口水都喝不到,给几个钱就是好的了?我们伺候了爸妈,难道不算是孝敬?”

    “我没说你不孝敬,我只是个人愧疚,不能照顾爸妈,还拖累了他们。我是就事说事:你二哥二嫂确实不容易,他们生活的圈子跟咱们不同,你去永城也看到了,他们那栋人才楼楼下停着一溜好车,人家都买车了,而你二哥家连块窗帘都没舍得挂,你二嫂说是很快搬家了,不舍得浪费。你想想一块窗帘能值几个钱?他们都舍不得浪费,而每年都舍得给爸妈寄几千块钱,比较一下我们自己,我们又做到了多少?别说钱就矫情,能把自己辛辛苦苦赚的钱拿出来给别人,我觉得不是件容易的事。”顾老大说了这句大实话。

    “唉!是爸爸无能,没能庇护了你们,让你们的日子都过得糟心糟肺,你二哥好不容易出人头地了,却不想……是我们福薄,没福气享受他的好。”顾老师“呜呜呜”哭起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