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五六、纠结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四五六、纠结

    顾小妹对大哥的话不以为然,她一直以为二哥是个寡情的人,在她远天实地地到北京找他借点钱,他是那么冷酷无情。

    看着老父亲又哭起来,顾小妹十分不悦地说:“老是哭啥了?哭能哭出钱来?人死不能复生,你再把自己怄掬出个病来,我们可怎么办?快别哭了,我再给我二嫂打个电话,看能不能再弄几个钱。现在我们是应该多想办法弄到钱给我妈治病。”

    顾老大对妹妹的行为不太赞同,但他因为自己没钱没力而不好再说什么,默默地坐在一旁不再出声。

    过了两天,山丹没再接到顾老师的电话,心中不安,她想知道顾妈妈的病情究竟如何,想给顾老师打个电话问询一下,也要个银行账号,必要时候把钱打过去。顾家其他人的电话她都不知道,他们从来没跟她联系过,顾海平在世时,他们连家里座机都不打,有事只打顾海平的手机,山丹对他们的联系方式一无所知。

    虽然十万个不愿意,山丹还是拨通了顾老师的手机。

    电话接通后,山丹没客气,直接问:“老太太怎么样?确诊了吗?”

    对面传来的不是顾老师的声音:“还老太太?你叫个妈能死啊?你难道不是顾海平的媳妇?他的妈不是你的妈?他一死他-妈就成了你的老太太?还老太太!确诊不确诊管你屁事啊?你是盼着她早点儿死吧?你算盘打错了!好人有好报,我妈她好着了!”

    顾小妹劈头盖脸的一顿骂,把山丹彻底整蒙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老太太就叫出这么多毛病?

    “你是哪一个?这么泼妇一样的骂街?这里还轮不到你插嘴。”山丹很生气,还嘴道。

    “我是谁?我要是当时在场,我们家就不会被你骗了!别假惺惺做好人!还说你只管老太太其他人不管,现在老太太病了,你怎么不管了?还假惺惺打电话来问询,干什么?看好看啊?你休想!我们砸锅卖铁也要给我妈把病看好。”顾小妹似乎是铁骨铮铮、有骨气地说道。

    “哦,顾小妹啊!你还是老样子,一点没变啊。那最好了,既然你们砸锅卖铁地想办法,我想就不用我咸吃萝卜淡操心了,那你们好好找找家里有几口锅,多砸点儿锅卖点儿铁钱,我就不再掺和了。”山丹说完,气哼哼地挂断电话。

    黄师兄说得对:顾家人就是要钱,理直气壮而毫无感激之情,她又何必东抓西借地凑钱,要紧扣自己和孩子的生活费?又不讨好,或许还被骂成贱骨头。

    虽然内心觉得对不起顾海平,要是顾海平在,别说是借得到钱,就是真的砸锅卖铁也会给妈妈治病吧?她不是不想给钱给老太太治病,她是受不了这一家人的气势,怎么什么时候都是那么气势汹汹?她欠他们什么了?

    跟顾海平十几年的日子,有钱好过的日子只有一年,其他日子都是捉襟见肘、精打细算过日子,就是那样她也没亏待过双方的父母啊。如今顾海平丢下乳毛未干的幼儿要她一个人养大,而她又失去了自己的专业前途,可怜的一点儿工资收入来维系母女俩的生活,已经够难。他们怎么会那么理所当然地再来逼迫她?

    要是顾海平在天有灵,他会不会埋怨她?或者理解她、心疼她?

    本来以为顾老师说过从此后两不相干之后,她就算在失去顾海平之后再也不用受顾家的窝囊气,也算是摆脱了顾家的冷酷和纠缠。不曾想他们还是这样毫无顾忌、毫不留情地来骚扰她的生活。她也没说不帮忙,她都把钱借好了准备给老人家看病,但是他们却一次次像是拿回自己的钱一样气势汹汹,他们是那么的理所当然、那么的毫无情意。

    别说顾海平这么多年没有什么积蓄,就是有些积蓄也是应该留给他未长大的孩子的啊,你们有什么资格来强取豪夺?难道是一直看她软弱?那他们就错了,她的软弱不过是深爱着顾海平,不想顾海平受委屈而宁愿自己委屈一些来迁就他无法改变的家庭。如今,她不会再屈服与他们的暴戾,这一回要是他们不是来“请”她帮忙,还是一如既往的嘴脸,她决不再妥协。虽然如此想,但山丹心中充满了愧疚和忧伤。

    她泪眼汪汪地仰望天空,喃喃地说:“请你原谅我!我做不到,我做不到没有了你还受这样的窝囊气,我做不到不计较。”

    又过了两天,顾家没有再打电话来,山丹以为顾家这回真正在顾小妹的带领下有了些骨气,不再找她要钱了。

    可是,顾老师还是不歇心,电话又打过来给山丹:“山丹,你说给你妈妈借的钱借到了吗?你妈妈要做手术,可能得十万八万的。”

    “哦?确诊了是什么病了吗?在哪个医院做手术?”山丹问。

    “我就是问问你钱的事,你要是借到了就给我汇过来吧,这边急用。”顾老师只字不提老太太的病情。

    “哦?前两天小妹不是说不用我瞎操心了吗?所以我就没借,她说你们砸锅卖铁也要看病,不要我看好看啊。我就信了,所以钱就没借。”山丹信不过顾家任何一个人,顾老师一再避讳谈及老太太的病情,这里面一定有隐情,她不愿意再做冤大头。你不仁我只好不义,即使给钱也不能再叫顾家人以为她软弱好欺负,也不能叫他们这么谩骂、逼迫着给。

    “你看你这娃娃,小妹她是个孩子,你跟她一般见识干啥?你是有化、知书达理的人,你跟她计较个啥?”顾老师咄咄气势还在。

    “我要是没记错,小妹跟我是同年的吧?她是孩子,你懂得爱护她,而我就是个大人?我要撑起一个家,要一个人带大小玉,我还要为你们顾家承担所有的麻烦,是吗?”山丹伶牙俐齿回道。

    “你看你这娃娃,我啥时候叫你承担顾家的麻烦了?现在是你妈病了,是不由人的事情,你愿意帮就帮忙,不愿意就别帮,每次都是这么罗里吧嗦的一顿废话,有意思吗?”顾老师其实自己也没抱多大希望能要到钱,说话的气势自然还是原来的嘴脸。

    “话要来回说、事要打颠倒。你低头问问自己的良心,我们换位思考一下,你要是在我的位置上:丈夫死了,一个人带个孩子在这无亲无靠的地方生活,几年来婆家一个问候的电话都没有过,绝无仅有的几个电话都是来要钱,你会怎么对待?”山丹也毫不留情面。

    “不帮拉倒球,这么多废话!”顾老师眼看要不到钱,挂断了电话。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