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五八、仁人难为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四五八、仁人难为

    山丹呆呆地坐在办公桌前,头晕得厉害,眼睛生疼,几年来虽然一直在努力走出来,在努力想要忘却过去,习惯现在的生活,但是,哪里有那么容易?本来不太强壮的身体在内心坚韧的支持下,没有垮掉,已经算是很好了。

    她趴在办公桌上稍微缓一缓神,慢慢整顿思绪:怎不管样也要帮一点儿,毕竟是老太太病了,而海平又最放不下的就是妈妈,不管其他人如何可恶,不计较也就无所谓,也如毛蛋儿说的,帮完这一次也就是最后一次了。

    她虽然觉得屈辱,但是有什么办法?遇上这样的人家这样的人啊。就连海平在世时不也无可奈何?就算是为他尽一份孝心吧。

    山丹决定了之后,她拿起电话想打给顾老师,转而又想,还是不要那么主动了,叫人再看轻、再侮辱一顿,可能就会彻底断了帮忙的心,还是等一等顾家人的电话再说吧。

    哭了一顿,想了一顿,山丹站起来移步走出去,今天没什么事,也快到中午下班时间了,到对面公园去走一走放松缓解一下情绪吧。脑袋像千斤重一样,这样折腾下去,她担心她的身体出问题而难以支撑。

    刚走出单位大门,迎面走来原来单位退休的刘阿姨,刘阿姨拉着山丹的手问:“怎么了?又哭了?”

    “没事儿!”山丹不好意思地低头回答。

    “唉!真是难为你了。有什么困难跟单位领导讲,这么大个单位会帮助你的。有需要帮忙的也可以找刘阿姨,刘阿姨退休在家,有的是时间。”刘阿姨热心地说道。

    山丹现原来胖胖的、整天乐呵呵刘阿姨瘦了很多,也憔悴了很多。处于职业的敏感,遂问道:“刘阿姨,您瘦了,最近有什么不舒服吗?”

    “唉!回你办公室,刘阿姨跟你聊聊天吧。”刘阿姨拉着山丹的手,叹了一口气。

    给刘阿姨倒了一杯水,刘阿姨顺势坐在了山丹办公桌的对面,开始叙说。

    “我刚出院不久,刚刚去公园散散步,我大儿子去世了。”刘阿姨黯然地说。

    “啊?您大儿子不是在美国做科研的?”山丹惊问。

    “是啊!在美国,突性心肌梗死,不到半天就去世了。才45岁啊!”刘阿姨颤抖的声音。

    “唉!刘阿姨,您不要太难过,您要保重自己的身体,人去了,其实他没有离开我们,只是他在另一个世界而已,他还看得到我们,您不要太难过,您难过,他会伤心的。”山丹像别人劝她一样劝慰刘阿姨。

    她绕过办公桌,双手环抱刘阿姨,抚摸着她极力克制但仍然颤抖的双肩。

    “我知道!原来我大门口种着一棵桃树,人家说是辟邪的,我大儿子去世后,我就把桃树丢了,我希望他能回来看看我们。”刘阿姨流着泪说。

    “会的!刘阿姨,会的!”山丹也泪流满面,两个人都是失去亲人,这份痛是一样的。

    想必顾家婆婆要是知道海平不在了,也是这样的心痛吧?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给老人家把病治好。山丹抱着刘阿姨,心中想道。

    “听说你老公去世后,你婆家人来跟你争财产了?”刘阿姨缓和了自己的情绪问。

    “唉!也不算吧,他们拿走的是他们该得的。”山丹不想再计较什么,与生命而言,一切都是尘埃。

    “你真是个好媳妇!是我命不好,我儿子不在了,他媳妇特意跑来闹了一出,跟我要钱。我老头子被折腾得现在还在医院里没出院呢。”刘阿姨幽幽地说。

    “为什么?她跟您要什么钱?”山丹不解地问。

    “我孙子在英国读书,我儿子不在了,她说她没能力交齐孩子的费用,要我们负责孩子读书的学费和生活费。”刘阿姨说。

    “唉!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孩子读大学还是中学?”山丹问。

    “高二了,他爸爸把他弄出去的,刚刚去了一年多……”

    “那是难点儿,费用很高的吧?那怎么办啊?”山丹也替人家犯愁起来。

    “我们虽然有退休金,我女儿也接济一些,但是,孩子上完高中还有大学啊,我们哪里负担得起?我们说要不叫孩子回来读高中考大学吧,我那媳妇就生气了,说我们铁石心肠,我们不拿出钱来,她就不活了,闹得鸡犬不宁。”刘阿姨痛苦地摇摇头说道。

    “唉!孩子刚刚没了爸爸,就立马叫他回国来念书,孩子会接受不了,伤害也大。但是,如果不趁着才刚刚高二还能回来跟得上国内的课程,再拖一年半载恐怕就是想回来也难了。要是不回来,连高中带大学一起六年,费用不得两三百万?这给一般的家庭哪里负担得起?”山丹也觉得蛮难处理。

    “是啊!两三百万去哪里弄啊?我们手上再节俭也就几十万,她妈妈一年也就十几万的工资,怎么办?可是我这媳妇,她就是死活不同意孩子回来读书。回来有什么不好?人家那么多孩子还不是在国内读?”刘阿姨有些愤愤地说。

    “她可能也是考虑到孩子的前途和不想给孩子再多的伤害,只是现实还是要面对的呀。”山丹想到了自己的处境。

    “有化的人她就是做事说话都不一样。我媳妇要是有你这么开通,我就烧高香了。”刘阿姨紧紧抓着山丹的手说。

    “人都是被逼出来的,不开通能怎么样?没有人迁就你、心疼你,还不得自己打劝自己,自己往开了想。”山丹像是在自言自语,说给自己听。

    “唉!这么好、这么懂事的孩子!老天真是难为了你。”刘阿姨看着山丹清瘦、颓丧的样子,心疼地说。

    “这就是命,您要保重身体,所有的事情都会解决的,您不用着急,着急也没用,还容易弄坏自己的身体。”山丹劝慰刘阿姨。

    “哦,我也慢慢想开了,我管她了,我能帮的我就帮,不能帮的,她也不能把我这把老骨头卖了换钱,再说我这把老骨头也不值钱啊。”刘阿姨自嘲道。

    “呵呵呵,您健健康康生活才是最重要的,儿孙自有儿孙福,力所能及地帮助他们,不用太过为难自己。”山丹也被刘阿姨的自嘲逗乐了,轻笑道,“哦,对了,您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