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五九、发生即必然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四五九、生即必然

    “哦,也没什么事,阿姨就是想来跟你聊聊天,阿姨心里憋屈,想到跟你聊聊天,你这么开通,又有文化有见地,咱们又是同病相怜,给你听,你能理解阿姨,给人家别人听,人家不痛不痒地应付我,或许还在背后笑话我是祥林嫂,今天走到单位门口了,阿姨正要进来找你,就碰到你了,真是缘分。   ”刘阿姨回答。

    “哦,其实不又能怎么样?改变不了什么,有苦就自己咽,大家都在忙自己的事情,人家也没功夫和心情来理解同情我们,我们只能自己安抚自己,看开了,再努力活下去。”山丹平静地。

    “是啊!但是,阿姨还是想跟你絮叨絮叨,也想听听你的意见。”刘阿姨叹着气。

    “跟我没关系,我是也不怪怨别人没有热情地回应我们的难过。在我看来,您有余力就帮着媳妇把孩子的学业顺利完成,要是没有力量,就量力而行。从骨肉亲情上来:孙子是您家的骨肉,他爸爸一定希望他能有所作为和成就,您帮他就是在安慰您天上的儿子,让他安心。再,出国留学是您儿子的主意,他肯定不希望孩子半途而废。不过从法理上来,您没有义务供养第三代人,您甚至还有分割您儿子遗产的权利。当然,与我而言:我始终认为人还是要有爱、有感情、有热度地为人处世,如果没有了儿子就不认孙子,不管不问,也是不合适的。您今天来跟我聊聊天,您就是不忍心孙子因为爸爸不在而受到太大的伤害和影响,对不对?”山丹微笑着问。

    “分割财产,阿姨想都没想过,孩子还未成年,他妈妈也难。你得对,我儿子把孩子弄出去,他一定不希望孩子再回来,阿姨还是尽力量来帮助他吧。”刘阿姨听了山丹的话,十分激动。

    “阿姨,您是个好妈妈,也是个好奶奶!积善之家必有厚福,您儿子虽然离开了,但是他在天有灵,一定会因为有您这样的母亲而欣慰、高兴;您的其他子女和媳妇、孙子也因有您的厚爱而福泽深厚。他们会传承您的家风,代代相传。”山丹由衷地赞叹道。

    “哪里!你过奖了,阿姨这些天也在犹豫,要是把钱都给了孙子,其他子女会不会有意见?再我们眼看老了,该跟医院打交道的时候了,养老费都给了孙子,到时候救命的钱都可能没有了。要是不给,孩子的学业就得受到影响,你得对,他爸爸就是在天上也不安心呐。”刘阿姨神情黯然。

    “您量力而行,其他子女您要跟他们通道理,毕竟大哥英年早逝已经是一件不幸的事情,如果孩子因此荒废了学业,那就是雪上加霜,集一家之力来抚养大哥的孩子,我想应该不成问题。再,如果是毛病,住医院也用不了多少钱,要是大毛病,您那几十万估计也是不够的。难听一点,要是没有生活质量,把一辈子的积蓄浪费在医院,要是我,我是不干的。我听您女儿在澳大利亚,很有出息。”山丹简单明自己的观点。

    “也是这么个理儿,要是半死不活的,还不如死了。”刘阿姨赞同山丹的看法,“嗯,我女儿在澳洲,收入也还行,每年给我个几万块。”刘阿姨脸上有些许欣慰之色。

    “孩子就是希望,他现在,需要大家的帮助,到大家老了,需要帮助的时候,他也长大有能力帮助大家了,所有的事情都是一个循环,就看一个家是怎样运作、怎样循环的,善恶、阴德都在冥冥中起着作用的,尤其为人父母,责任重大啊!”山丹笑道。

    “今天阿姨没白来!阿姨突奇想来跟你聊聊天,您让阿姨茅塞顿开,走,阿姨请你去吃饭。”刘阿姨拉着山丹的手道。

    “不了!单位有饭堂,我在饭堂吃就好了,要不您也在饭堂吃,我请您?”山丹推脱道。

    “那不行!阿姨还想跟您多会儿话呢,咱们就到附近的一家粤式茶餐厅去稍微吃一点儿,阿姨跟你聊天治病。”刘阿姨笑道。

    “那好吧。”山丹见刘阿姨真心实意,不好意思拒绝,一起走出办公室。

    初春的永城阴雨天多,外面是隐晦的天空,空气有些寒凉,山丹紧了紧身上的衣服。最近更加怕冷了,穿多少衣服都冷得骨髓疼。每晚睡觉,即使盖着、紧裹大厚羊毛被,也觉得后背一股股冒凉气。一直暖呼呼的手脚也变得冰冷,虽然每天晚上用热水泡脚,也起不了多大作用。

    山丹明白身体损耗的元气没有补起来,而阳气的损耗却越来越甚了。而每年的体检指标却都在正常范围,每月异常。但是,山丹明白长此以往后果会很严重,她最近在研究中医学,她希望能通过生活调剂来改善身体状况。

    “顾医生真是没福气,你这么好的爱人没福享受。”刘阿姨在身旁叹息。

    “是我没有福气享受他的好。”山丹回道。

    “唉!还是你们缘分不够,本来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却……真是老天嫉妒啊。真是可惜了!”刘阿姨惋惜地。

    “我慢慢也想开了,既然老天这么安排,自然有他的道理,生了就是必然,再纠结过去都是徒劳无益的,活着就好好活着、把活着的事情做好,就足够了。”山丹意在安慰自己也是给刘阿姨听。

    “是啊!命不由人啊!”刘阿姨感叹道。

    两个人沿着政-府旁边年年都要翻新过的马路往前走,脚下农民工正在把便道去年刚刚换上的路砖一块块掀起来,散乱地堆在一旁,换成新砖。政-府大院围墙的栅栏上攀爬的三角梅开得正艳,给污涂涂的天空多少填了一点儿颜色和生机。不远处政-府机关学正放学了,一条街都被接孩子的汽车堵死了,倒是看到人迹漫漫。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