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六六、良心发现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四六六、良心发现

    “大哥没本事,谁也帮不了,你不要怪怨大哥,大哥也是没办法,但是大哥还是能分得清是非的。你安心把孩子养大成人,好好照顾自己。海平不在了,你肩上的担子不轻,大哥都知道。老人们这儿你就不用操心了,有事儿不是还有我们几个吗?”顾大哥体谅地说。

    “啊?”山丹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超出了她的认识范围。

    “我知道我们顾家一直对不起你,你的宽宏大量、通情达理不应该成为我们一直叨扰、麻烦你的砝码,大哥也一把年纪了,想一想一路走过来的日子,一个人走南闯北、单打独斗,多难都没有一个人帮忙,没有一个人可以商量,大哥就能想到你现在的处境。今天他们都去医院了,不在家,我给你说几句实在话。你不要再跟老汉联系了,这儿除了盘剥你没有任何好处,你只把你和海平的孩子养大就对得起海平了,再说你之前已经做得很好了,以后还是多保重自己吧。”顾大哥动情地说。

    “哦,谢谢大哥!那我不要给钱了吗?”山丹听了顾大哥的话,心中蛮感动的,顾家终于有一个有温度的明白人,于是问道。

    “不用了,老汉手上有的是钱,何必叫你去借钱?大家都不出钱,凭啥跟你要?你给了也白给,不会说你好的。”顾大哥似乎有些愤愤然。

    “唉!谁尽的是谁的孝心,海平要是在,估计都不用你们大家着急,只是我们没福气指望他了。”山丹又有流泪的冲动。

    “那是另外一说,现在不同了,你照顾好自己和孩子,也算是对得起他了。其他的,你不要再管了。”顾大哥干脆地说完,挂掉了电话,丢下不明觉厉、一脸懵逼的山丹。

    原来为顾妈妈的治疗费,一家人已经闹翻了,顾三三有几个小钱,顾老师舍不得要他出,而经济算是比较好的顾小妹精得跟鬼似的,绝不拿出一分钱,顾大哥更是要一没一的穷光蛋,遭挤兑、跟大哥风的自然是顾小妹“大哥作为大哥都没钱出,凭什么叫我出钱?”而大家权衡已久,山丹那儿看来是要不到钱了,几兄妹也不出,顾老师大发雷霆了一次后,不得不自己掏腰包。

    期间顾老大看得一家人透透的,也将心比心,于是接到山丹的电

    话说了上面一番话。

    听到外面父亲回来的声音,顾老大急忙挂断了山丹的电话。

    “谁打电话?”顾老师看着有点儿慌张的顾老大问道。

    “没谁,是……山丹的。”顾老大本来想糊弄过去,想一想手机会有来电显示,说道。

    “说啥?有钱了?”顾老师眼睛里充满了期待。

    “没有!就是问询一下我妈的病情。”顾老大不敢正眼看顾老师,敷衍地回答。

    “你别告诉她,别猫哭耗子假慈悲了!不出钱问询有啥用?假惺惺装好人!要是我接电话又骂她一顿!”顾小妹气冲冲地说。

    “骂人家干啥?你不是也没钱吗?”顾老大回答道。

    “我没钱我有人啊!她呢?”顾小妹理直气壮地说。

    “你说什么?你叫你二嫂没钱来人?”顾老大的火气又起来了,觉得小妹真是越来越不可思议了。

    “哼!要是我二哥在,叫她朝东她不敢朝西!”顾小妹想当然地说。

    “你二哥要在,你这根搅屎棍估计早挨打了!你二哥在你敢这么对你二嫂,你试试。”顾老大也毫不示弱。

    “哦,我辛辛苦苦伺候妈,你还想打我?你打一打我试试!”顾小妹冲到顾老大面前,伸手去推大哥。

    “都少说一句不行吗?”顾老师“啪”地一声把一只茶杯摔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两个人被父亲的举动吓呆了,站在原地不动,顾老师叹着气走进顾小妹家的里屋去了。

    “哼!”顾小妹噘着嘴不理顾老大,拿起扫把打扫地上的碎瓷片,用扫把生气地扒拉大哥的腿脚。

    顾老大颓废地坐在顾小妹家的真皮沙发上,一筹莫展。

    呼市的早春还是光秃秃的树桩、灰麻麻的天,这样的干冷、阴麻糊涂的天,看着也让人闹心,街道外不久前下的雪,脏兮兮地蜷缩在街道的角落里,路上是泥糊糊的黑水,还有未消融的脏污的冰凌。几只喜鹊倒是欢快的含着树枝在光秃秃的白杨树枝杈上搭建自己的新巢,准备新一年的生儿育女了。

    顾老大搞不明白小妹对山丹恶劣的态度来自何因,他是不知道小妹其实是把对二哥的不满迁怒于山丹。

    顾海平离世,追悼会上,顾小妹曾跺着脚哭道:“哪怕你不懂得亲别人,你自己也要好好活着啊,这么好的时代,你就这么走了?亏不亏啊?”

    在顾小妹眼里,顾海平是个不懂亲他的哥哥,或许在她看来也是寡情的人?也或许在她认为是山丹教会了顾海平薄情寡义,因此对山丹恨之入骨?不得而知。

    山丹放下电话,莫名其妙:今天的顾老大一反常态,不再似从前顾家人的样子,让山丹很是意外,那这钱到底是给还是不给啊?山丹没了主意。

    顾老大坐在沙发上,无聊地斜躺着,家里的事是一桩接着一桩,或许也正如山丹说的,该反思家里人尤其是父亲的作为了,为什么那么多不幸的事儿都发生在他们家里?并且都是些不可思议、不应该发生的事情。

    他迷瞪着眼睛望向窗外灰麻麻的天,心中升起无限的悲哀,半辈子过去了,一事无成,甚至连老婆孩子都养不起,做啥啥不成,孩子又得了这么个麻烦的病,唉!真是难啊!今天他对山丹说的话是凭着良心说的,他不后悔,要是海平有知,知道他们家这么欺负人家孤儿寡母的,不定多伤心多生气呢。

    他抬头看着天,人说去世的人会在天上看到人间,也不知道海平知不知道妈妈病了,要是他在,妈妈的病一定能治好。

    他想起来就在海平刚过世几天,他还在永城时,媳妇梦到海平到她家给孩子治病的事儿。她说顾海平穿着军装,进门就脱外衣,嘴里说着‘我来给孩子看病’的话,媳妇惊醒打电话给他,他心中很是安慰,或许海平是放不下这个生病的孩子的,他舍不得离开惦记着来给孩子看病,也可能孩子的病就会好了。要是你有些本事,也来给妈妈看看病吧,妈妈不是你最牵挂的人吗?

    顾老大又想:顾海平就是死了都关心着家里人,而他们却对人家丢在世上的妻儿那么无情,真是不应该。

    顾老大艰难中低头沉思,他想到了一些他在这漫长的人生中从未想到过的内容。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