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七四、心无所住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四七四、心无所住

    山丹回屋坐下,痴痴地想:母亲和家里从来没有什么事麻烦过她,即使是父母生病,作为医生的她都是他们病好了才知情。而顾海平家的却是事无巨细地知会顾海平,或许这也是人们观念中儿子和女儿的不同吧。

    那会儿,他们计划着一切安顿下来,就给父母买一套大房子,把双方父母都接过来,给他们住在一起,然后他们就可以一起打麻将、一起出去走一走,也享享福,可是却不能够了。

    也不知道奶奶的病怎么样了?电话还是不要打了,但心中的挂念还是放不下,世事艰难,她有些心酸、有些无奈,心中默默祈祷:神灵保佑奶奶早日康复,如今她似乎只有这样的本事了。

    专业放弃了,收入有限,未来的路并不好走。

    小玉看着发愣的妈妈,懂事地问:“妈妈,姥姥的病严重吗?”

    “哦,没有,已经好了。”山丹回过神儿来。

    “哦。”小玉乖乖地写自己的作业。

    最近的天气忽冷忽热,衣服都是一年四季的,每一天都不确定穿什么,好在小玉的体质好,没有被这奇葩的天气搞感冒了。

    山丹起身收拾衣物,洗了几天的衣服还是潮乎乎的,完全没有干,一些内衣还生出一股子馊味儿,不得不再放入洗衣机清洗。

    山丹一边收拾,一边抱怨:“这鬼天气!衣服都不干,到处发霉,真是讨厌死了!”

    “我是不明白,你和我老爸当初怎么会想起来这里?”小玉听到妈妈的抱怨,便随口问道。

    “你也会用当初了?哈哈哈!当初要是由得了自己,我们也不会来这里。不过话说回来,这里除了回南天让人讨厌外,其他还是好的哈。”山丹笑道。

    “为啥由不得自己?”小玉不明白。

    “当初我和你爸一起考研究生,你爸两次都考上了,我两次都没考上,然后就不小心有了你,我就没办法考了,只好跟着你爸被调剂到这里,不过这里还是妈妈喜欢的,我只是抱怨一下这几天的鬼天气。”山丹慢慢地可以跟小玉心情平静地聊到顾海平,他是她的心头痛,但是他却是孩子心中永远不灭的榜样。

    “还是我爸厉害!你看看人家博士都考得上,你连硕士都考不上,我爸当初怎么看上了你?”小玉诙谐地笑道。

    “啊?你个小没良心的!要不是当初有了你,我何至于连个硕士都考不上?还你爸看上我?是我能看上他是他的荣幸!”山丹笑道。

    “可是,妈妈,你考硕士时候好像还没有我,你不是也没考上?”小玉脑子转得很快,马上还嘴。

    “哈哈哈!要是没有你,我再考他一次两次三次的,我就不信考不上。”山丹不服气地说。

    “哈哈哈!妈妈,那你都老了。”小玉笑道。

    “唉!这辈子是没机会了,考大学窝窝囊囊,研究生又没考上,真是憋屈地活了一辈子。”山丹有些感伤。

    “不要紧的,妈妈,爸爸都读了博士了呢。”小玉意在劝导妈妈,话出口,两个人都心照不宣地缄默了。

    山丹为掩饰几乎夺眶而出的泪水,走进卧室拿了一本书出来。

    小玉也不再多话,继续写作业,快到小升初的时候了,小玉的作业也多了起来,每天要写到十点多。

    《红楼梦》已经看了四五遍了,其间的人间悲欢不过是镜花水月。看到刘姥姥进大观园,出尽洋相,忍不住给小玉讲了讲刘姥姥的笑话,讲到“老刘,老刘,食量大如牛,吃一头老母猪不抬头。”时,小玉笑得鼻涕泡都出来了。

    “哈哈哈!妈妈,等我考完试,暑假我要看《红楼梦》,你不许跟我抢哦。”小玉笑道。

    “好的,我都看好几遍了,你想看不先紧着你看了?”

    “嗯,好!妈妈,你不要再说话了啊,我要专心做作业。”小玉说道。

    “好好好,我到书房去看书,还是陪着你在这里?”山丹问。

    “你就在这里看书,不跟我讲话就得了。”小玉低头认真写作业。

    顾海平离开后,娘俩总是这么孤孤单单的,诺大的房子显得冷冷清清,尤其这讨厌的回南天,门窗紧闭,空气里是雲湿、霉菌的味道。

    新房子钱已交清,看着也快建好交房了,等离开这个处处充满顾海平影子的孤零零的房子,开始她们的新生活吧——山丹这么想。

    她起身进卧室打开电热毯,烘一烘潮湿沉重的被褥,来永城的第一个冬天,山丹就和顾海平去交易场买了两床电热毯,在永城这阴冷潮湿的冬春季节,起码保证睡觉的被褥是干燥、温暖的。也可以减少寒湿之气侵扰带来的关节病。

    那时候,小玉还没出世,手里的钱实在有限,两个人便找到永城最便宜的小商品批发站,坐公车七绕八绕经过永城几里拐弯的奇葩路网,来到交易场对面的马路,再穿过一个阴暗、杂乱的地下通道,才能走到泥泥水水、坑坑洼洼的狭窄街道旁一座三层小楼的交易场。

    山丹挺着个大肚子,顾海平手紧紧握着山丹的手臂,谨慎小心地走过地下通道,经过几个流浪汉乱纷纷的“窝”,看着他们木然、缺失血色的脸,邋邋遢遢、蓬头垢面、衣衫褴褛,山丹心中甚是不忍。

    而顾海平拉着山丹疾步快速通过,他生怕这些人突然发疯袭击山丹,心中很是惴惴不安,他的紧张山丹能感觉到。

    十几年了,那时候的窘迫而甘心地一无所有却幸福着,两个人相扶相持都清晰地存在记忆里。

    又快到清明节了,她该去看他了,这烟雨蒙蒙的天气,人总是和天气一样阴郁,每一年的上半年和年底都是山丹最难过的时候,腊月里是顾海平的生日,然后是春节家家团圆的日子,再是清明节,不多久是顾海平的忌日,再是他们相识相知的纪念日,直到七月份,山丹才能多少在永城炽烈的阳光里缓过劲儿来。而中秋节也会在不期不愿中到来,山丹的心一年四季似乎没有多少日子能平平坦坦地过。

    几年了,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日子也算平静地过,而心中的思念和忧伤仍然无法摆脱。

    她坐在床沿又一次陷入回忆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