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七七、树欲静风不止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四七七、树欲静风不止

    工作了那么多年,第一次和同事有了些芥蒂,本来大家都是相安无事的,架不住刘巧玲三番五次地侵犯,这彻底惹毛了山丹。

    话说经过吉安主任的解释,一段时间的了解,张秘对山丹的成见才算放下,山丹也不太当回事,相信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且不去理她好了。

    不想树欲静而风不止。

    小玉跟着刘巧玲到了办公室,刘巧玲把单位发的春节年货里的糖拿给小玉,小玉连家里的糖都不动一下,想想看一定也不太喜欢阿姨送的,只是不好意思拒绝拿在了手上,然后连谢谢都没说就回来了。

    回到山丹办公室把糖扔在桌面上就转身去图书室学习,山丹在小玉转身时问:“哪来的糖?”

    “一个阿姨给的。”小玉说着话就走出门外,山丹也未在意。

    而就在小玉离开山丹办公室不到半小时,阿灵打电话给山丹:“小玉去刘巧玲那里拿好吃的,你知道吗?”

    “哦?我看到她拿回几颗糖,不知道是刘巧玲的,怎么了?”山丹莫名其妙地问。

    “你去刘巧玲的qq空间看一下就明白了。”阿灵笑着说完挂了电话。

    山丹便打开了刘巧玲的qq空间,上面刚刚发表的说说写道:言传身教什么样的父母有什么样的孩子!拿了别人的东西都不懂说谢谢。后面是一个鄙视的表情。

    这让山丹气不打一处来,山丹打电话给阿灵:“阿灵,你看到小玉跟刘巧玲走了?”

    “是啊,我去图书室还书,正好看到刘巧玲拉小玉去她办公室拿好吃的,哈哈哈,一转眼,又发现她发了一个说说,好像是说小玉,就打电话给你看看。”阿灵笑着说。

    “小玉在图书室写作业,怎么就跟她去拿好吃的了?真是奇怪了!”山丹起身到图书室想问清楚小玉到底是怎么回事。

    “刚才你为什么去了那个阿姨办公室?”山丹直接问。

    “是那个阿姨来借书,说她有好多好吃的,叫我跟她去拿,我发现她给我的糖就是妈妈单位发的年货,我又不喜欢吃,不想要,她硬是给我拿了几颗。”小玉还不开心了。

    “你拿人东西,跟人说谢谢了吗?”山丹问。

    “忘记说了。”小玉有些惴惴不安地回答。

    “不管你喜欢不喜欢,只要是人家送你东西,你拿了,你就要说谢谢的,记住了吗?”山丹摸摸孩子的头嘱咐。

    “嗯,记住了。那妈妈我写作业了。”小玉坐下来继续写作业。

    回到办公室,山丹再看一次刘巧玲的说说,还是火冒三丈,这分明是在骂她没有家教嘛!又在qq空间这样的公众平台,几乎所有有她qq的同事都可以看到,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

    孩子学习得好好的,明明是你拉孩子去拿你那没人稀罕的放了大半年的糖,孩子就是没说谢谢也不是多大点事,这倒还成了孩子没有家教?如果你觉得我山丹教育孩子没到位,你完全可以私下里跟我说一下,叫孩子注意礼貌,我会心存感激,这样做事,你到底几个意思?孩子的一个谢谢没说,还拖上父母也成了没教养的人?

    若是再不吱声,便会被她认为好欺负了。

    山丹越想越气,拿起电话打给刘巧玲:“小玉是去你那里拿了几颗糖回来吗?”

    “哦,是啊!小玉可爱的!”刘巧玲“爽朗的”笑声。

    “小玉没说谢谢?”山丹直截了当地问。

    “啊?”刘巧玲明显有些尴尬的应道,“没关系的,小孩子嘛!”

    “那我现在替她说为时不晚吧?”山丹尽量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不晚不晚!你怎么这样说?”刘巧玲

    “下次你不要招惹这孩子,我们这么样家教的孩子不值得您那几颗糖,我发的年货还在家里扔着了,再说我们家也不缺这几颗糖。”山丹没有克制住自己的怒气,气冲冲地说。

    说完,山丹气冲冲地用力地挂上电话。

    挂掉电话,她想起前不久市里就抗击登革热先进工作者评选活动的事儿:

    山丹作为单位的医生,这个指标非她莫属,是领导已经决定了,开个单位各科室代表会通过即可。

    山丹会前不知情,办公室通知她开会说是跟医疗有关,便去参加。

    到会,听副秘书长简单介绍会议议程才明白是推荐一名先进工作者,关于抗击登革热的,说领导层已经开会通过,虽然没有明说是给山丹的,但明眼人都知道是给山丹的。这种东西,就是一个红色荣誉证书,其他啥都没有,与山丹而言,一者她没有在这方面作出贡献过,得之有愧再者她才不稀罕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所以,有没有、是不是她都无所谓。

    就在大家都一直认同、要举手通过时,刘巧玲跳出来说:“登革热不是蚊子传播的?那办公厅的卫生管理者才是做工作最多的。”

    副秘书长明显被刘巧玲的举动震惊了,表情有些尴尬地怔怔地看着她。

    “这个是医学方面的,跟管理有啥关系?”另外一个同事说道。

    “那跟管理没关系,跟卫生有关系吧?那扫地、打扫卫生的清洁员是不是应该得到这个荣誉?”刘巧玲振振有词。

    “啊?”副秘书长没料到本来走过场,没有多少意义的一件事会节外生枝,她一时脑子转不过弯儿。

    山丹的脸红到脖子,她不知道该走还是该在,恨不得地上有个地缝钻进去算了,这么个破事情,好像自己要抢这个自己根本没有做出贡献的荣誉。说啥吧,人家还没宣布是你不说啥吧,这不是明摆着被欺侮吗?我一个堂堂医生的价值居然不如一个清洁工?

    就在山丹万分难受、不知所措之时,来自卫生局的杨副局长说:“这个有什么好讨论的?这个是个专业的医疗事件,跟打扫卫生、管理工作有什么关系?我同意推荐山丹医生,同意的就举手通过。”他把自己的手高高举起来。

    大家也在一场尴尬意外中回过神儿来,举起了自己的手。

    副秘书长也被杨局长解救了一样,感激地说:“谢谢杨局!我们就这样通过了哦。刚才刘巧玲所说也有点道理,但是我们这个是医疗事件,领导也已经有明确指示。大家要是没有其他意见,我们就散会,相关资料由秘书科上报市疾控中心。”

    此事过后,山丹对刘巧玲便冷若冰霜,视而不见,任凭她如小丑跳梁,山丹的眼皮都不撩一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