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十二、成长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话说国家严打时期,铁蛋儿二爷爷家的拴住也撞在枪口上,被严打了一回。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原因是拴住偷了队里一把扳手,被人举报然后派出所逮了去,派出所的公安来搜拴住家,搜出几十条大毡,几十块木板,公安问拴住“大毡和木板哪来的?”

    拴住回答“大、大、大…大毡是木匠打的,木、木、木…木板是、是、是…毡匠擀的……”

    拴住本来是个结巴,被公安一吓唬就更加结巴了。一句话逗乐了一群人,连公安都忍不住笑起来。

    因铁蛋儿的曾爷爷是地主,家当自然不少,虽说被抄家没收,政策平反后也还回了一部分家产。所以大毡和木板自然是自家的东西。

    但是严打时期,拴住因为偷窃一把扳手被判了六个月牢狱。

    在如此严打之下,从此牛放南山,刀枪入库,门不上锁,大家只管做自己的营生,安全自然有各村的民兵负责。

    山丹和毛蛋儿也长大上初中、高中了,两人一直一个班,好的跟亲姐弟似的。

    二娃因为念了几年书,识得几个字,在大搞水利建设时,当了水文站的技术员,管理一个新建的水库。加上爷爷也留了点家产给毛蛋儿家,毛蛋儿家的日子比铁蛋儿家要宽松一些。

    两个孩子上初中时,要去离家三十里的卡拉太乡念书。山丹家没有自行车,高高大大的毛蛋儿每周都搭山丹去上学,还驮着两人的干粮,毛蛋儿也经常把自己好吃的干粮分给山丹。

    学校的条件很艰苦,十几个人一个大木板通铺,每人只有一尺半的位置。取暖是碳炉子,每个宿舍都是固定份量的大碳,远远不够用。塞北的冬天常常有零下二、三十度的低温,门窗都被塞北的寒风吹得千疮百孔,孩子们都不敢脱了衣服睡觉。只脱掉棉鞋就钻进冰冷的被窝了。

    后来有人想办法睡觉时一人搂一两个灌开水的葡萄糖瓶子。因为每天晚自习后,开水房都会提供一个宿舍两桶开水。这样抱个热水瓶子就不会躲在被窝里瑟瑟发抖了。

    一次,山丹灌好一个先放入被窝,又灌了一个随手就丢进了被窝,只听“吧嚓”一声响,粉莲意识到——瓶子撞破了。

    急急忙忙伸手去抓,不想一股锐利的疼痛传来,山丹急急忙忙抽手回来,血冒了出来。

    同学们七手八脚地帮忙——收拾被窝的,处理伤口的,报告老师的……

    老师赶来时,伤口已经不再出血。山丹的右手心被割开一寸长一道口子,老师拿了碘酒来消毒,她说“真是万幸——不是割到手背,否则血管神经受伤可就麻烦了!”老师消毒包扎好,嘱咐山丹千万注意不可沾水不可以冻到,否则感染发炎或者不小心冻坏就不好治了。

    草原的冬天特别的冷也特别漫长,学校的煤炭只够下晚自习后生一炉子热热房子而已,学校担心学生煤气中毒也规定晚上不许放太多碳到炉子里。

    每天早上起**时,满脸满头巾都是冰霜。

    有一次,下晚自习大家都钻被窝了,还在叽叽喳喳聊天,山丹正在说一个笑话,大家嘻嘻哈哈大笑。突然“咕嗵”一声有什么东西掉到地上了。大家哭爹叫娘地用被子蒙住头。后面听到生活老师的训斥“还不睡觉?都几点了?熄灯这么久,就你们宿舍还吵!快点睡觉!”

    原来,是那弱不禁风的门板被老师一拳撞到了地下,听着老师的脚步声走远,大家又为了门板的恐吓哈哈大笑了一回。

    大家达成一致反正也是冷,绝不把门板装上。

    第二天大早,宿舍地板上居然积了厚厚一层雪,夜里下大雪刮大风。孩子们在饥寒交迫中依然苦中作乐,并没有为了严寒和艰苦退缩。

    因为学生都是草原各地比较分散的学生,路途又远,气候也不好,学校决定每两周上十一天课休息三天,第二个周四晚上不上晚自习,周日的晚自习再开始下一个循环。这三天学生可以骑自行车回家。路途近一点的周四晚上就可以到家,周日晚上或者周一早上到校,山丹和毛蛋儿路远,毛蛋儿搭山丹骑单车来回都要两、三个钟头,所以每两周才能在家呆一个整天。

    虽然学校也有一个食堂,但只供给学生馒头。学生还要拿面粉到学校。自家产的好面粉都被老师用商品粮换走了,所以学校蒸的馒头比窝窝头好不了多少,无论能吃与否学校都强迫每个学生必须订一份学校的馒头,每学期固定每人交一百斤面粉。所以,每个学生都从家拿干粮来。山丹母亲每次不管好赖都给山丹拿足足的干粮,这样山丹的干粮从来都是有剩余而无不足。

    山丹同村的一个外甥女青青和山丹同岁,叫山丹小姨,每次拿干粮都不够吃,每次都是山丹分自己的干粮给青青吃。这样几次后,堂姐花凤居然给青青拿的干粮越来越少,只够吃一个星期,离星期天四、五天青青就没有了干粮。

    山丹实在看不过,和青青商量,即使山丹还有干粮还够吃到放假也不吃了,山丹陪她早早回去。给她母亲知道她给拿的干粮够吃几天?山丹和老师请了假,说青青病了要回家。两人骑了青青的自行车往回走。

    正好碰到下雨天,要经过一片草原的沼泽地,胶泥缠上轮胎卡在刮泥板上寸步难行。两个孩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走过沼泽,满身泥水,疲惫不堪的山丹回到家。却被堂姐花凤找上门骂了一回“就你撺掇青青不好好上学往家跑,我每次拿的干粮都够吃,这次怎么差这么多?莫非是因为好吃被谁偷吃了?还把好好的车子弄的泥了吧泅。”

    山丹一听,气不打一处来!指着堂姐花凤的鼻子问“你说每次拿的干粮都够吃,你说说你每次拿了多少焙子多少馒头给青青?你说个数?看看她一天吃多少?你自己计算看看够不够?自己小气连自己的娃娃都舍不得给吃饱肚子,我每次都给她吃我的干粮,你还来骂我!你给她拿的干粮越来越少,原来只差一、两天的,现在还有四、五天就没有吃的了!你问问自己的良心,你是怎么当妈的?别人偷吃?你都让青青锁在自己的小柜子里,谁偷吃得了?况且除了你青青,没有一个同学饿肚子!我请假陪她回来,走过卡纳沼泽滩又遇上下雨,累得半死,你还来骂人?!”

    山丹连珠炮式的轰炸把堂姐花凤炸得一愣一愣的,山丹妈在一旁捂都捂不住山丹的嘴,只好讪讪的看着,她还没有见过山丹这么厉害过。从来都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小姑娘如今却如此言辞激烈,又句句在理。山丹母亲对女儿刮目相看了。她认定这个从小病病歪歪的女儿长大了绝不是一般人。

    堂姐花凤脸红得如同草原上八月正午的太阳,嘟哝道“我不过是来问问你,看青青是不是逃学?你倒把我骂了这半天!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你这么小就这么厉害,看将来谁敢娶你?”

    山丹气呼呼地嘟着嘴不再理睬堂姐。山丹母亲急忙倒水给花凤,忙忙地赔不是。

    正好隔壁的李二老婆在山丹家串门,忍不住插了一句“山丹没错,人家闺女说得有道理。”

    经李二老婆一宣传,不到第二天山丹的一张利嘴就出了名,个个都知道读了书的山丹通情达理,义正言辞,不可小觑。把全村公认的厉害女人花凤讲了个哑口无言。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