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二十四、草原生计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真是多事之秋,山丹的小心脏又一次被深深刺激。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家里的黑虎被送了人。

    黑虎是山丹和一家草原牧民家里要来的一只獒犬。

    它陪伴了山丹和二莲的童年。多少童年的欢乐是黑虎给予的?!

    那是一个寒冷冬天的三九天,山丹听父亲说草地里一家游牧的蒙古人家的獒犬要生了,她便决定走几十里路去找到人家要一只来养。

    那时山丹刚刚上初中,她特别爱狗,尤其是那种腭宽鼻肥,肥头大耳的牧羊犬或者獒犬。

    那天一大早山丹背了母亲准备好的干粮,穿好羊皮大氅,脚上一双大靰鞡,戴了父亲放羊时戴的银狐皮帽子,一双狼皮手套,再拿上一块母亲准备的砖茶就出发了。

    草原上的闺女和小子一样养,虽然山丹从小体弱多病,但父母在细心呵护的同时,却没有限制她的爱好和童真,草原人养孩子就像养牛羊——放养。所以山丹为了完成自己的心愿——抱一只獒犬来养,自己要在大雪天走几十里路去抱狗崽子,父母也没有阻拦,而是打点好孩子的行装,就打发她出发了。

    在草原上孩子的天性甚至野性都没有被丝毫限制。

    时值一年中最寒冷的冬季,数三九的日子。

    草原人民还为数九天编了顺口溜

    “一九、二九枒门叫狗,

    三九、四九冻烂兌臼,

    五九、六九消井口,

    七九、**沿河看柳,

    九九又一九,犁牛遍地走。”

    把塞北草原的冬天气温变化活脱脱描写了出来。

    一九、二九的时候,枒着门探头出去叫狗喂食,外面太冷了,轻易不出门,冷到只伸头出去叫狗回家吃食。

    三九、四九时,石质的兑米用的臼槽都冻烂了,可想有多冷!数三九是草原一年中最冷的天气,所谓彻骨的寒冷就是数三九的天气。

    五九、六九时,天气开始转暖,气温回升,井口一冬天积累的冰开始消融。

    七九、**新柳发芽,柳絮漫天,可以沿河看那婀娜垂柳了。

    九九又一九犁牛遍地走,人们经过一冬天的蛰伏开始繁忙春耕了。

    山丹就在最冷的三九天出门走三十里的路去抱狗崽子。

    草原被漫天蔽野的白雪所覆盖,雪面上蔼蔼蒿草在寒冷的北风中屹立而呜咽。“呜呜”之声好似悠扬的长笛,伴着飞舞的雪花,美不胜收。

    粉莲用狼皮手套抹掉睫毛嘴角的霜雪,看着自己呼出的袅袅白气,一边玩一边前行。

    平坦的草原,一望无际,远远的冉冉炊烟升起的地方就是牧民舒日咯叔叔的家。

    狼皮手套还是爷爷小时候,二爷爷打猎所得,兄弟几个一人得了一双,用了几十年还好好的,狼皮的手套无论怎样寒冷的天气都可以保证手不冻伤。

    狐狸皮的帽子也是保护耳朵不被冻伤的有效装备。

    羊皮大氅从头到脚包裹起来,粉莲感到后背都开始淌汗了。每家都有几件羊皮大氅,暖和一点的是大羊深秋时的羊皮带毛做成,多少轻快漂亮一点的女人大氅是用当年的羊羔皮带毛做的,十分暖和。

    经过熟皮,刮治,裁剪,缝纫,历时一个月,老皮匠才能做好一件像样漂亮的大氅。

    山丹记得出门时母亲一直叮嘱“热了出汗也一定不要松开衣服鞋帽,一不小心就冻伤了。”

    靰鞡也是蒙古草原人都有的对付寒冬外出必备的武装,外面是一层牛毛毡子,夹上一层羊毛,里面是一层羊羔毛的毡子,底是加厚的牛毛毡子。

    再加上一双羊毛袜子,任是零下三十度的天气都不会感到脚冷。

    羊毛袜子是母亲把剪下来的羊毛洗干净,再用扒吊儿(一种可以纺毛成线的工具,是用一根羊腿胫骨在中间穿洞,再加上打弯的铁丝钩子做成的,简陋但好用。)捻成线,父亲再编织成袜子,父亲编织的袜子特别合脚,从不掉跟,别人家的袜子就不好穿,一天下来孩子的袜子都掉到脚心去了。

    因此,冬天没事忙的时候,父亲总是有左邻右舍亲戚朋友们编不完的袜子等着他。人家也会多送一些毛线给父亲作为回报,反正都是自家产的羊毛做的,不值钱。

    那时的羊毛不值钱,羊绒还值点钱。

    80年代中期,改革开放的春风吹进了蒙古高原,草原人民懵忳的神经好像被针灸过了的神经——一下子开了窍!

    羊毛涨价了,从原来一两块一斤涨到了三四块,蒙古草原人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技巧,往羊毛里加土卖。

    原来供销社的小杨也是正式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大家都是熟人,不好太挑剔,反正是给上级收购,上交了了事的事,也不愿和大家太计较,况且还有“南蛮子”来抢生意。

    刚开始时,是每天羊群回家后,人们就拿一个小箩子,每个羊身上加一、二两土,羊毛本身有油分在,落上去的土就都储存在毛里面,剪羊毛时,就会增加很多分量。

    当时的羊还都是本地蒙古羊,毛色特别好,细密丝长。市场放开后,很多做羊毛产业的人都抢着私人收购。

    后来,草原人因为日积月累地增加土的分量在羊身上,没等到剪羊毛的季节,很多羊不堪重负都趴群了,跟不了群,很快就会累死。

    所以大家另出奇招剪好了的羊毛再加土,加多少自己说了算,不会累死羊,还会更多加上去。

    先把刚剪的羊毛铺在地上,加一层土,然后喷水雾上去,再加一层土,再然后把羊毛用手摩挲让土浸入羊毛里面,表面是看不出什么的,只是毛根儿的地方,本来挨着羊皮的毛,剪下来是雪白雪白的,这时也变得土了吧唧。

    可惜,收购羊毛的大都是外地人,南方人都不懂其中的奥妙,仍然照收不误。

    两三年之后,再也没有人来蒙古草原收购羊毛。

    据说,蒙古草原的羊毛使坏了很多台工厂的梳毛机等设备,从此,蒙古高原的名声一臭千里。

    但,聪明的蒙古草原人自然有办法想办法先富起来。

    大家开始用小苏打清洗羊毛,然后用手撕成一团一团的,加上山羊戒子毛,就成了大家争相抢购的山羊绒。几块钱一斤的绵羊毛经过几道手工就变成几十上百块的山羊绒。

    只是好景不长,没多久就被对方发现了,政府也严令禁止不可在羊毛羊绒上做手脚,否则追究责任,造假之风才被刹住。

    寒风雪地中,山丹已经走了几个小时了,她感到口渴得很,坐下来休息一下子吧。

    伸出手抓一把雪地上晶莹的雪放入嘴里,如同甘泉般香甜。她忍不住多吃了几口,那凉爽、清洁、甘甜,令一身的疲惫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再吃了一点母亲给她带在身上的羊油卟啷啷,一种加了牛奶、白糖、鸡蛋油炸的面食,经久耐放不变质。

    她站起身,回头望望家,家里的炊烟仍在飘飘渺渺,碧蓝的天空中炊烟被风吹出老远。

    冬天的火炉子一天都不熄火,烟囱里的烟自然也会不停歇地妆点着蓝天,使冷清的天空画上一笔笔丹青水墨。

    看着就要到舒日咯叔叔家的草场了,远远地听到狗吠声。山丹加快了脚步,父亲已经和舒日咯叔叔说好了,山丹去就可以抱回一只漂亮的獒犬了。

    <ahref=http://qidian.com>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