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五十一、前路漫漫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五十一、前路漫漫

    教育局的学费和补贴迟迟没有领到,山丹的学费还有几百没有着落。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山丹大就骑个自行车去和亲戚朋友借。

    先到外母娘家,几个小舅子、小姨子家走了一趟,只有一个小舅子拿出一百块,其他人那儿都连几十都没有借到。

    山丹大回家就有些不高兴,铁蛋儿也明显表示不满。

    铁蛋儿禁不住说出了自己的不满“每一个姨姨、舅舅家做事宴的时候,我们都是现钱一百一百的答礼。我娶媳妇时,却没有一个姨姨、舅舅拿现钱来,都来吃了喝了然后记账,记了帐就是永远都不会还礼了,我也不计较。这回是这么大的事,山丹去上大学,借了是要还他们的呀,他们还是一毛不拔!就知道占便宜,从来都是不吃亏的!山丹念出大学还能欠了他们这几个钱?”

    山丹妈也心里很不高兴!她作为姐姐对弟弟妹妹的爱护和体谅是很多了,常常明里暗里的接济。这回铁蛋儿大说要去和弟弟妹妹借钱她同意的,她以为弟弟妹妹们看到山丹考上大学是个有前途的事,不能不帮忙。

    不想弟弟妹妹们除了来借东借西、借钱借物,压根儿就没有想到要回报姐姐什么,他们是那么理所当然地接受姐姐的照顾。

    山丹没有说话,她看到母亲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

    山丹懂得母亲不是生父亲和铁蛋儿的气,她在生她弟弟妹妹的气,他们太不给她面子,太不争气。

    铁蛋儿妈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说“什么时候‘靠人都是假,跌倒自跋涉’,能指望上谁?看他们没吃没喝来你门上你给吃给喝了,等你没吃没喝到他们门上看看,水都没有一口给你!这就是一群白眼狼!我是没办法,亲割不断!打断骨头连着筋。到你们就不一样了,有情意就交往,没情意就你们走你们的阳关道,他们过他们的独木桥,两不相干!看得看得你们的日子就比他们好过了,他们求你们的日子只在后了!你有初一我有十五,人就是在马高蹬短的时候才需要别人的帮忙,人家吃香喝辣时候还要你们帮忙?这一群没有眼光的东西!”

    铁蛋儿妈其实是在心里埋怨她的弟弟妹妹们鼠目寸光。在山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没有伸出手,到山丹飞黄腾达的那天他们有了难处还有脸面开口求山丹吗?

    她知道山丹的前途和作为,绝不是草原和土地上的生命。她的天她的未来在远方。

    村里人和几个叔叔,姑姑凑了几百块钱给山丹,终于大致报名的钱是够了。

    山丹听说大学可以打工挣钱,她想只要报了名,她就有办法完成自己的学业。

    就在一切东西都准备就绪,山丹要到医学院去报到的前一天,都约好班车到门上来接。

    不想,山丹开始拉痢疾。家里人都去秋收,山丹拉肚子就留她看家,山丹一天跑了几十趟厕所,肚子越来越痛,拉到后来只有一点点脓血便,但裤子都提不起来,刚刚回家就又要拉,连家都回不了,一直蹲在厕所里。

    蹲得腿累得不行了,就坐在大门口歇一下,接着拉。

    山丹还不懂是自己是在拉痢疾,她以为拉完肚子里的东西自然就不拉了。

    但一天下来,整个人都垮掉了。

    秋收的劳累加上筹集学费等钱的劳心,山丹病倒了。

    铁蛋儿妈晚上才从地里回来,看到山丹的样子心急如焚,明天就要到学校去了肚子拉到止不住,怎么办?

    家里什么药都没有啊。

    一个赤脚医生还在几十里开外的草原上,怎么办?

    她突然有了主意,洋烟(**)不是能治拉肚子吗?自己小时候一次也是拉痢疾就是爷爷的一点点洋烟治好的。

    她叫铁蛋儿去村里一个老猎人的家里去要一点点生洋烟来。

    老猎人老了,很久不打猎了,自己种一点洋烟抽。

    政府是严令禁止不许种洋烟的,她知道老猎人在一人高的菜籽地里有几十颗洋烟苗,她看到过他割洋烟。她从未和任何人说起。

    老猎人自己种来自己抽,不祸害别人,铁蛋儿妈认为没必要影响他。

    铁蛋儿妈安顿铁蛋儿悄悄地去要一点点回来,老猎人只给了一半芝麻粒那么一丁点,在一张纸烟盒上。

    铁蛋儿妈觉得太少了,她把那一小片纸都让山丹吃了下去。

    吃晚饭时吃了那一丁点洋烟,拉过一次后,山丹晚饭都没吃就睡着了,一直到第二天起床山丹都没再拉。

    真是神奇!山丹被震撼了!那么一丁点东西居然这么厉害?

    山丹算是第一次出门,她有点胆怯,正值秋收家里没有人有空去送。

    毛蛋儿也要去镇里再补习一次,就自告奋勇地说去送山丹。

    两人来到长途汽车站,山丹先放好行李,毛蛋儿到学校放自己的行李。

    正在等毛蛋儿的时候,看到一个补习班的同学也来汽车站坐车,一问才知道他也考上了医学院。正好两人同路,又有同学的父亲送,山丹想省点路费就不叫毛蛋儿特意送一回了,急急忙忙没等毛蛋儿来就买票进站上了车,一下子车坐满人便出发了。

    山丹叫车站的人告诉毛蛋儿她有同学一起去学校了,不用担心。

    第一次出门坐长途汽车,汽车很整洁,不像平时回家坐的镇里的班车,个个像老牛拉的破车,破破烂烂面目全非,一走三晃不说,搞不好就得在半路熄火,坐车的人全部下车推车。尤其是寒冬腊月天,破烂的班车特容易熄火,山丹也碰到过几次,一群人都冻得搓手跺脚。

    看着整洁崭新的汽车,还有电视放,山丹心里升起了一种开启了全新未来的感觉。

    同学是一个比较腼腆的男生,叫皇普阳,一路上话不多。

    他的父亲倒是很随和的一个乡村教师,知道山丹是高考状元也啧啧赞叹了一番。

    皇普阳只考了453分,也上了医学院,和山丹一个系一个专业,这让山丹的不甘心又一次跳了出来。

    她暗暗下决心要在大学好好学习,争取赢回失去的和错过的。

    汽车走的是草原上唯一的山脉——阴山山脉大青山段,要绕过大青山的盘山公路,才能到达武川,过了武川才到呼市。

    山丹看着汽车行驶的公路边就是万丈深渊很是紧张,看着走出老远的汽车突然又回转了过来,在绕了无数个弯,山丹头晕脑胀,胃肠翻滚之时,终于到了山脚下的武川。

    武川站停十分钟,山丹拿好自己的书包,书包里是学费和证件。她下车想去厕所吐一场,胃里实在难受的很。

    她跟着女人们走到厕所,乌里哇啦吐了半天,终于肚子好受了一些。旁边的女人说“这闺女晕车了,下次坐车你要买前头的票,坐前头就不晕了。”

    山丹不知道自己是晕车,还以为肚子还没好,不拉了改吐了。

    她担心女人们先上车了,自己找不到车,擦一把嘴又急急忙忙跟着人家上了车。

    皇普阳看到山丹苍白的脸问“不舒服?病了?”

    山丹点点头“昨天还拉肚子了,刚刚又吐了。”

    皇普阳的父亲拿出一个饼给山丹吃,山丹哪里吃得下?

    他说“好歹吃一点,要不一会儿空肚子会更晕车。”

    山丹接过来吃了一两口,干巴巴地怎么都咽不下,只好不吃了。

    她靠在车玻璃上,想歇一歇,闭目养养神。

    好在武川去呼市的路很好走,没有了上山下梁,平平坦坦的柏油马路,很快就到了呼市车站。

    三个人拿好自己的行李,下了车。

    山丹只有一个在镇上23块钱买的小木箱子,里面是几本书,笔记本、笔,和一套换洗的衣服。学校说会发一套校服,山丹想有两套换洗就足够了。

    她完全没有想象大学生活是什么样,她的脑子里只有学习。

    三个人按照录取通知书的提示,坐7路车来到医学院站下车。

    下了车,看着一模一样的街道两旁的店铺和树木,三个人顿时分不清了东南西北,更别说找到医学院了。

    三个人看着人来人往,皇普阳的父亲拉住一个路人问“同志,问你一下医学院在哪儿?”

    路人嫌恶地扒拉开皇普阳父亲的手,指了指一个对面的巷子没有说话就走开了。

    三个人拿好东西,胆战心惊地过了马路往巷子里走去,走了老远都没有见到内蒙古医学院的牌子。

    皇普阳说“刚才那个人可能是骗了我们,再走出去看看吧。”

    三个人又走到巷子口,看到一个慈眉善目的老人家过来,山丹上前先鞠躬,然后问道“大爷您好,请问您医学院怎么走?”

    三个人都是后山土话,但呼市的旧城人都是土话,除非外地人,大半都懂得。

    老人家用手指指巷子说“这里就是啊。”

    山丹说“我们没看到医学院的牌子呢?”

    “哦,你们说医学院的大门?在那边,你们沿这条街走十字路口顺路拐弯往前走就看到了。”

    三个人顺着街道前行,拐弯。一副并不宏伟的大铁门出现在面前,一块白色的木板上面写着“内蒙古医学院”几个黑色大字的牌子挂在大门右边的墙壁上。

    山丹看到这样的大门,很是失落!这就是她梦寐以求的大学?如此陈旧、如此荒落?

    她多少次想象过大学的模样高大雄宏的大门,整齐干净的教学楼,出出进进都是文质彬彬的学者。

    如今,这陈旧的锈迹斑斑的铁门?

    旁边的门房也是破旧的一个小屋,看门的老头居然一副吃不饱饭没精打采的样子。

    进进出出的人也一样是一副了无生机的模样。

    她随之也似乎没了生机,有一种心灰意冷的意念浮上心头。

    这种心灰意冷似乎是与生俱来的,很小的时候就有过深切的体会,如今又一次冒出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