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六十二、一见钟情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六十二、一见钟情

    顾海平站起来笑着说“你的英语学得怎么样了?还拿电池去找皇普阳充电吗?”

    山丹看着对方亮闪闪的眼睛,有一种心海荡漾的眩晕!她定了定神说“没有了,那对电池坏了,我自己又买了新电池和充电器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呵呵,好久不见你了。我早搬出来在这里住了,也不见你们了。皇普阳还好吧?”顾海平问道。

    “哦,应该还好吧?我也好久没有见他了,只是上课时看到他,挺好的。”山丹回答。

    说着话,顾海平送山丹和同学走出来。

    山丹和顾海平摆摆手回到年级的方阵里去了。

    她一直远远地看着顾海平站在播音室的门口,一席白T恤衫,一条深色裤子,个儿不高也就一米七,但整个人清爽、利落、干净,他的身上有一种明媚的活力!

    大一期间,也有很多男生对山丹有意思,山丹都不为所动,这个年级在金指导的带领下,没有一个男生是清新脱俗、清清爽爽的,个个投机钻营、逢迎拍马。这些是山丹最深恶痛绝的。

    她看不起那些为了一己私利不顾自己做人的尊严和价值观错位、扭曲了人性的人。

    他们或许看起来比她光鲜或者风光,但他们的人格或者说品行是她所鄙夷的。她始终认为一颗善良纯洁的心和光洁神圣的灵魂是一个人一生中最要紧的东西,任何东西都不能与之交换。

    她也常常不懂那些为了达到目的出卖了自己的**甚至灵魂的人,夜深人静独处时,会怎样面对自己?他们会不会考虑他们的付出值不值得?他们难道不会后悔自己没有了生命中需要守候的纯净的灵魂?

    大学本来应该是圣洁的殿堂,然而一年来的所见所闻都让山丹感到膈应,这是一个怎样的地方啊?!

    有一部分人每天陪着金指导歌舞升平,吃喝嫖赌。

    一次金指导叫山丹到办公室,看着上课铃声已经敲响,金指导似乎是“顺手”关上了门,说要和山丹谈一谈。

    山丹警觉地看向那扇门,她的脑子里在迅速想着对应的措施,她的眼里多的是不屈和冷峻之光。

    金指导要山丹坐下谈。

    山丹没有丝毫动作,她冷峻的目光直视金指导“金指导,上课了,我可不可以先去上课?下课了再来找您谈?”

    金指导看着山丹一脸的鄙夷和不屑之情,低下头挥挥手示意山丹走。

    山丹迅速打开门闪身而去,动作的连贯和快速是山丹自己都没有想到的。

    她快步下楼一路小跑直奔教室,一秒钟都不敢耽搁!她担心那拥有一双淫戮眼睛的家伙随时改变主意抓她回去。

    走到教室门口,山丹才停下来喘气,严教授已经开始讲课了。她上的是《局部解刨学》,严教授是一个慈爱和蔼的老太太,也是北京人,和老伴儿朱钦教授都是支援边疆建设从北京下来的高级医学专家。

    朱钦教授教山丹这一级的解剖学。

    严教授带着一副孤独近视眼镜,白皙的皮肤,虽然皱纹爬满了脸庞,但她儒雅的气质和平和的性格以及严谨的治学态度都得到山丹的敬仰和爱戴。

    山丹悄悄地从后门溜进教室,严教授显然已经看到进来的山丹,她抬头看了山丹一眼,山丹在教室后面轻轻鞠躬点头,严教授也轻轻点点头示意。

    山丹靠后面的座位坐下来,她很难集中精力听严教授深入浅出的讲解,她在担心金指导那张淫毒的脸,他会不会难为自己?

    看来以后的日子要更加小心,千万不能给人家有机可乘。

    和老伴儿朱钦教授都是支援边疆建设从北京下来的高级医学专家。

    话说运动会结束,同学们的学习也进入正轨。山丹又开始了三点一线的生活,宿舍——食堂——教室!

    每天在忙碌和劳累中度过,连想心思的空闲都没有。

    但晚上拖着疲惫的身躯躺在床上时,那一张灿烂的脸就会出现在面前。

    也只有这一点点即将进入梦乡的时间和空间是留给她的闲暇。

    那是一次在体育课上,山丹和班里几个女生一起打排球,她突然觉得高处有一双眼睛似乎在望向自己,她凭着直觉看上去,真的有一个人在对面五楼图书室的窗口望下来。

    那张干净而阳光灿烂的脸!山丹忘记了接球,她几乎忘记了时空,痴痴地望上去。

    直到一个球砸到山丹的头上,才把山丹从迷幻的状态中拉回现实,她看到那张脸随即笑起来,一口洁白的牙齿露了出来。

    接下来山丹心不在焉地打球,频频失误。被同学推下了场,她完全不为自己的被淘汰说出丝毫的不悦,她怔怔地想起了自己的心思。

    旁边的姚晓玲看着山丹痴呆的样子很是奇怪,她顺着山丹的目光看上去——原来一个帅哥正探头往下瞅呢。

    看到姚晓玲也注意到自己,顾海平急忙回身做到自己的位置上开始看书。

    他也为这个刚刚大一的小女生心动了。

    想想自己五年大学即将结束,可以说是阅人无数,但看到山丹倔强的眼眸,一对漂亮的小酒窝,对人都是甜美的微笑,他心神摇曳了。

    顾海平出生在内蒙古前旗一个小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一个山村教师,几十年如一日的兢兢业业教书,母亲务农。家里的生活一度反倒不如农民。

    那是1970年刚刚过了小年的第二天,是一个飘着轻碎雪花的日子,一个老教师领到年底最后一个月的工资,去集市是买点过年的东西。

    就在他出门后不久,要生产的妻子就开始一阵阵腹痛,她知道自己要生了。

    隔壁的婆婆听到媳妇的叫声赶过来,看到媳妇已经破了羊水,娃娃马上就要生下来了!

    婆婆急忙拿尿盆清洗干净,装了开水泡好剪刀,准备孩子出生了剪脐带。

    很快,娃娃生出来了,却没有头没有脸,没有四肢,媳妇生出来的是一个一团粉粉的肉球。

    老太太被吓坏了!这个不是妖怪吗?她就地跪下开始祷告“老天爷啊,我们做了什么得罪您的事?你不要惩罚我的娃娃们,我愿意替他们承担所有的罪过!求你放过他们!”

    媳妇听到婆婆的祷告很是不解,娃娃生出来不是剪脐带包裹,才开始祷告?她多少有一点埋怨婆婆。

    她问“小子还是女子?你老剪脐带啊!祷告啥?一会儿再祷告也不迟。你老先让他哭起来啊!”

    婆婆没有说话,她看着这团肉,不知道该如何处置。

    她狠狠心想,先打开看看里面是个什么妖孽,拿起手边的剪刀,不行就一剪刀捅死他!

    要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呵呵呵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