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八十二、节外生枝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八十二、节外生枝

    山丹在周三就收到了顾海平的信,她高兴极了!她赶着几天把作业和该完成的功课完成,等周末顾海平回来时,她要去接他。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可是顾海平没有告诉她是什么时间的火车,她想她会去问车站的问讯处,不就明白了吗?

    山丹几天都兴奋的睡不好觉,她太想念他了,几个月不见真是日子好漫长啊!

    顾海平走在回办公室的路上,他居然看到前面有一个像极了山丹背影的女孩,他有刹那间的眩晕——怎么可能?不会吧?山丹怎么可能出现在济南?

    他忍住痛赶上前面的女孩,令他很是失望,不是山丹。

    他安慰自己本来也不可能,只是自己太想念了,所以滋生出的幻觉吧。

    他回到办公室,坐下来想写一份辞职信给石经理。

    手下的小许进来说“顾主任,你看看我们的片区出现了乱冲的药品,其他片区的药冲到我们的医院和药店了,你快去看看。”

    “啊?你们怎么发现的?你们的进药记录呢?”顾海平放下笔抬头看着心急火燎的小许问。

    “我们去结算这个月的药品提成,也查了库存药品的数量,发现比我们的进药记录多出不少。问了药房的人,他们不肯说。但一定有人暗地里冲了药进来。”小许愤愤不平地说。

    “你看过药了吗?是不是我们厂生产的?批次和我们的一样吗?”顾海平问小许。

    “药是真的,但批次不一样,我们的是最新的药批次,他们的是上几次的批次。”小许说道。

    “你们没有打探是谁冲药进来?”顾海平有点心烦。

    “没有,他们也不说啊。”小许嘟哝道。

    小许是刚刚药学专科毕业的大专生,刚工作不久,人很踏实,但缺少变通和灵活性。

    “那就去调查啊!你总得弄清楚是谁冲药,你才能有对策啊!”顾海平的心情被搅乱了,他不高兴地冲着小许喊道。

    “哦,那怎么调查啊?”小许诚惶诚恐地小声说。

    “你自己想办法,办法是人想出来的,动动脑子。”顾海平挥挥手赶走了小许。

    但问题既然出了,就得去处理,顾海平不能一走了之。

    他打电话给一个老医药代表小马,叫他来办公室一趟。

    小马说他在外面医院呢,一时半会儿到不了。

    小马是济南本地人,书读到卫校中专,没有学历,但人很机灵,甚至狡猾。

    顾海平按下电话,心里想一定有内鬼,否则没有人会跨片区冲药进来。他把手下十几个业务员一一在脑子里过滤了一遍,他基本有了一点确定。

    走出办公室,他来到财务室,问询了这几个月来奖金提成的支出情况,了解了这些以后,结合他的判断,他基本确定了是谁不守规矩节外生枝。

    他先叫办公室的小田打电话给所有业务员,务必马上回办公室开会。然后,他要想想怎么来讲这件事,怎么来处理这个人。

    辞职报告看来是写不成了,他先把眼下的事处理好再说吧。

    小许没有走远,第一个回到办公室,顾海平立即叫小许把他负责的几个医院药店了解到的情况写下来,包括被冲药的数量,以及批次。

    等人都到齐了,顾海平说道“今天召集大家开个紧急会议,是因为我们的业务发生了一些不好的情况。”说话时他的目光扫过每一个在场人的脸。

    顿了顿,他又说“我们的片区药店和医院被其他人的药冲了进来,这样我们的业务量就会受到很大影响。任务完成就会受到影响,大家的收入也会减少,你们知道我们厂家和销售部全国都是一样的政策,每个片区都有专门的负责人,从来都是各负其责,井水不犯河水,这次的事件是怎么发生的,你们大家知道多少?有没有参与?你们先讨论讨论,20分钟后给我个答复。”

    大家各自散去,个个交头接耳。

    “我说这个月明明销量不错,我的提成却少了很多,原来被人冒名顶替了!”一个说。

    “我发现我负责的药房有不同批次的药,不是我进的货,才告诉了顾主任的。”小许说。

    几个老业务员看看小许,这个老实巴交的孩子做事还够认真,我们都没发现,到是他发现了。

    顾海平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后,思量着一会儿的处理办法。

    他想还是一个一个来谈可能效果会好一些。

    先叫到几个老一点,为人处事比较公道的业务员,要他们谈谈对这件事的看法和处理意见。几个人大同小异先要查出出现问题的人是谁,再登记大家的损失,叫他赔给大家就行了。

    看来他们也猜到会是自己内部的人出了问题,否则不会出这样的事情。

    然后是叫到顾海平怀疑的对象“小廖,你进来。”

    顾海平冲着门外站着的人喊。

    小廖进来,顾海平示意他坐在对面的椅子上。看样子是要进行长时间的谈话。

    “小廖,你是什么时候进公司的?”顾海平不动声色地问道。

    “嗯,有三、四年了吧,先在企划部,之后才到销售部。开始做促销员,后来才做业务员的。”小廖回答。

    “哦,那你算公司的老人了,你是什么学历?干得还顺心吗?”顾海平似乎并不着急切入正题。

    “我初中毕业就不上学了,干得还行。没本事就慢慢熬呗。”小廖看着顾海平揣摩着顾海平的心思。

    “哦,你是济南人吧?平时住在家里?家离公司远吗?”顾海平继续问。

    “嗯,我是本市人,住在家里。家不远,骑自行车20分钟的路程。顾主任,你要问我冲药的事,是吧?”小廖有点沉不住气了。

    顾海平挑一挑眉毛没有说话,示意小廖自己说。

    “对不起,顾主任。是我冲的药,我的业务量不够,赚的钱少,不够给我妈买药吃,于是,我就让别的片区业务员那里进了一些药放进我们片区的医院和药店,他们分给我一部分提成。”小廖低声说道。

    “你妈病了?你父亲呢?”顾海平温和地问道。

    “我爸跟我妈离婚了。我跟我妈一起,我妈得了病每天都要吃药,我挣的钱都给我妈买药了。”小廖说。

    “哦,你妈什么病?”顾海平问。

    “风湿性关节炎,好多年了,手脚都变形了,每天都痛得不行。”小廖的眼泪在眼眶里转。

    “哦,那你怎么想起冲药这种事?你到底是聪明还是傻呀?你算算帐,你如果自己进药卖出去,你的提成要比别人给你一部分多啊!”顾海平不由自主地提高了声音。

    “我要照顾我妈,没有太多时间盯着药店和医院,他们进了我们的片区,我就会凭空得到一部分提成。”小廖流着眼泪说。

    “哦,我知道了,这件事到此为止,你告诉他们不可以再冲药进来了,这样市场会被搞乱的啊!你的困难我们再想其他办法来解决,你犯的错误,我想大家也会理解和谅解的。怪我没有了解大家的情况,对不住你了。你也别太伤心,你母亲的病好好治就好了。”顾海平看着眼前这个和自己差不多大小的年轻人,生活给了他怎样的负荷啊。

    令本该生机盎然的一个人长成一副猥琐样。但他的孝心感动了顾海平,他要帮助这个可怜的人。

    他在想利用一点时间教会小廖针灸,治疗风湿性关节炎是最好和最有效的方法,不使小廖因为生活压力而走了歪路。

    他私下里给大家开了个会,告诉大家小廖的情况,大家平均下来到每个人的头上损失不是很多,所以打击也没有追究小廖的责任。

    顾海平利用晚上和周末到小廖家去教小廖针灸,和几个穴位的识别运用,他希望他可以利用有限的时间和中医知识帮助到这个命运不济的人。

    但他一耽搁,两个星期过去了,虽然他及时写了信给山丹,但山丹盼星星盼月亮的等待落空了,加上学习压力又受凉,山丹重感冒卧床不起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