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八十四、人命关天的职业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八十四、人命关天的职业

    山丹默默地回到学校,她多多少少一些失望,顾海平还要一些时间才回得来,但她真的好想他,刚才没有好意思说什么,但内心的焦灼着实叫人难受。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回到教室,第二节课还没有下,她从后门趁老师不注意悄悄坐在最后一排,什么书本都没有,她只能是要听听课,课后再找姚晓玲抄笔记了。

    上面讲的是《药理学》,山丹对这门课程很感兴趣,一次做实验,每个组两只兔子,五只小白鼠,是一种麻醉药的实验。

    五个小组的小白鼠在打入麻醉药以后,全部一个个都命归黄泉,一动不动,还怎么观察麻醉药的麻醉过程?

    山丹去找老师问情况,老师来看过大家的计算过程和用药量,脸一下子就绿了!接着咆哮起来“你们看看你们的用药量!加大了十倍的用药量!一个班居然一个人都没有算对?全部的实验白鼠都死了?你们是要去临床做医生的!如果这样的态度——那是要出人命的啊!”

    全班同学都羞愧地低下了头。

    计算用量是山丹和姚晓玲算出来的,其他组的同学只是图省事来抄走了答案,不想出了这样大的事故。

    山丹细细看过计算过程,原来一个小数点的错位导致用量扩大了十倍,每一个实验动物都已经药物过量而死。

    山丹每一节无论是大课还是实验课,甚至拉丁文、马列都认真学习,尤其临床医学的学习更是一丝不苟,如今出了这么大的错误,自己已经很是愧疚了,她暗暗心惊——若在临床出现这样的情况,那可是人命关天啊。也随即暗暗下定决心一点严谨治学,以后无论实验还是临床用药都要慎之又慎。

    记得学统计学时,深奥和繁琐的计算难倒了大多数人,只有少数的几个同学可以跟着老师的思路走,可以自主完成作业,每一次都是山丹计算完毕,大家来抄答案,山丹关系到一个班的分数,更加不敢稍有怠慢。对了大家都不说什么,万一错了同学们就会埋怨山丹了。

    山丹做这样费力不讨好的事,虽然也心有怨言,但那份骄傲和自信却使她坚持自己完成作业,从不抄写别人的答案。

    一次做空气栓塞的实验,观察两只兔子被输入静脉一定量的空气后的临床反应,先是用注射器打空气到兔子的耳廓静脉,看着空气夹在血液中进入兔子的身体,刚开始兔子没有什么反应,但不到一分钟兔子的口鼻出现了粉红色泡沫,一命呜呼了。

    原理是空气在进入兔子心脏后,和血液混合,空气不溶于血液,经静脉到达心脏,通过心脏的搏动被击打成小泡,然后心脏泵血到肺动脉,肺动脉分成很多小支,小泡阻塞这些肺小动脉,造成肺缺血缺氧,导致肺部不能有效换气而至兔子缺氧窒息而死。

    山丹认真观察了整个实验过程,她每每联想到临床,如果临床不慎将空气输入血管那不是要命的吗?

    观察小白鼠的一氧化碳中毒也是一件让人心惊胆战的事,看着那活蹦乱跳的小白鼠放进一氧化碳的瓶子里,渐渐地整个皮肤都变成了粉红色,很好看,但小白鼠却安安静静地就睡过去了。

    在这个办法城市,每年冬天临床都有很多煤气中毒的患者就是一氧化碳中毒的。

    山丹一边听老师讲课,一边神游太空,她居然回想起之前的实验过程。

    下课后,姚晓玲把山丹的课本给山丹,连带有顾海平的一封信,拆开信山丹才了解了顾海平迟归的原因。心里也暗暗觉得自己没有看走眼,找了一个好人。

    他宁愿牺牲自己宝贵的时间去救治一个曾经犯过错误、而且和自己没有多大关系的人的母亲,甚至为此推迟了归期。

    这样的仁心仁德不去做医生不是可惜了吗?

    山丹想顾海平回来一定要支持他考研究生,不能在耽搁下去了。

    山丹在邮电所跑来跑去,加上邮电所屋里热热的暖气,出了一身大汗,但她又急着赶回去上课,坐在教室最后一排,被肆虐穿过破旧的门帘进来的风吹到出了汗的后背,第二天就发烧感冒爬不起来了。

    快到学期末结业考试,个个都在努力学习,根本没有闲暇估计谁。姚晓玲陪山丹去了一趟校医室,拿了一点吃不死人但绝对治不了病的板蓝根冲剂,山丹在床上烧得迷迷糊糊,一天就在昏睡中过去了。姚晓玲给山丹打回来的饭菜山丹都没有力气爬起来吃。

    第三天山丹实在支撑不住了,她想去附院门诊输点液体。

    她挣扎着爬起来,穿好衣服。吃了一点姚晓玲打回来的蔫巴巴的馒头和一碗只有数的清的几粒小米的稀粥,摇摇晃晃地道学院的储蓄所去取点钱。

    正好赶上有很多同学取钱,山丹挤不过他们,把那一张一页纸的薄薄的红色存折丢进去,自己蹲在一个僻静一点的墙角歇一歇,她感到头一阵阵犯晕,随时都有晕过去的感觉。

    她闭着眼,感觉眼前是无数双脚窜来窜去,她的头更加晕得厉害了!

    突然在吵杂的人群中听到工作人员喊“山丹,来拿钱!”她才用力地支撑起身体,走向柜台,把几张钞票拿在手上。

    她摇摇晃晃地走向一附院的门诊,好像走了一个日出日落的时间,她终于挨到了门诊,咬着牙排队挂了号去看医生,医生给山丹开了五天的输液用药,山丹再去排队划价,山丹感觉自己的活力似乎在一丝丝逃离自己的身体。

    终于划好价,再去药房排队拿药,山丹感觉可能没有拿到药,自己已经死在排队的过程中了。

    但她想,若真的晕过去,医院自然有医生来急救,努力支撑着吧,但愿这一组液体输入身体,可以让她稍微好受一些。

    终于拿到五瓶500毫升的葡萄糖液体和一堆七七八八的药,山丹又慢慢撑到输液室去挂吊瓶,她一下子就瘫在了那张看似整洁的病床上。

    旁边的护士在说“哎,小姑娘,起来,这是给卧床病人准备的床,你得坐着吊针。”

    山丹已经筋疲力尽了,她没有丝毫力气和护士分辩,她只想躺下来先喘口气,歇一歇。哪怕几分钟也可以。

    她疲惫地闭上眼睛,她管不了那么多了。

    只听到旁边另外一个声音“你还叫她起来,你看她还起得来吗?你看她的脸色!赶快拿液体来挂!”

    山丹感觉到有人在脱自己的棉鞋,把她的腿扶到床上,然后一床温暖的棉被盖在了身上。

    山丹的泪水立刻流了下来,这一丝丝的关心温暖她的心灵。她这几天的难受甚至蚕夺了她所有的感受,她每天火烧火燎的难受,没有人有时间关心她过问她。

    护士立刻把液体挂了起来,她感觉希望就在眼前,明天或许就不会这么难受了。

    “没事,你只是重感冒,已经挂了病毒唑和卡拉霉素,很快就好起来了。”那个暖融融的声音又响起来。

    山丹睁开眼睛,透过泪水的迷蒙她看到一张和蔼的脸,她朝她使劲点点头,努力露出一丝笑意。

    “好了,你可以休息一会儿,我们有护士监管了,你安心睡觉好了。”那张慈爱的脸说道。

    山丹安心地闭上眼睛,她实在太累了,一上午的取钱、挂号、划价、取药,拖着铅一样沉重的双腿——走路排队,她实在累坏了!现在,她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

    不一会儿她就迷迷糊糊进入了梦乡。

    梦境特别混乱!

    一会儿她梦到自己正坐在高考的考场里,面对几大张考题一无所知,焦急的心情令她焦躁不安——自己怎么会什么都不会呢?

    一会儿又梦到自己在骄阳似火的炎炎烈日下拔麦子,浑身都热坏了!口渴得要死,她对旁边的母亲喊“水!水!我要喝水!”

    她把自己喊醒了,睁开眼睛,她看到到处是白花花的一片,这是哪里?自己在哪里?

    她顿了顿,定定神才意识到自己在医院的病床上,看看挂着的吊瓶还有小半瓶液体正在不慌不忙地顺着那条透明的管道一滴滴进入自己的身体,她感觉整个身体都湿透了,原来自己出了一身大汗!口渴得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