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八十九、新年迎神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八十九、新年迎神

    请神、安神、接神、迎神都是一家之主的事,原来铁蛋儿小时候是铁蛋儿大的事,如今便是铁蛋儿的事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铁蛋儿在老院子里点了一只二踢脚,敬了三张黄表纸,上了三炷香,跪着拜三拜。

    有回到隔壁自己的院子里重复以上动作。

    就算已经请神、安神了。意思是告知新年要来值班的新神仙一声,我们已经做好迎接你们的准备了。

    然后,每一个房间都把灯拉着,院子里是100瓦的大灯泡,羊圈、牛圈、粮房等等地方都拉着了灯。

    母亲虽然平时节俭,每年过年时,却都要把灯点到最亮,说是在除夕夜一个村子里谁家的灯最亮,来年谁家的日子就会最红火。

    原来没有上电时,每个房间和羊圈、牛圈都放煤油灯,窗外挂的是纸糊或者玻璃的灯笼,家里点上蜡烛,恍恍惚惚的灯光摇曳,特别有过年时神秘的气氛。

    如今到处是明晃晃的电灯,少了一些迷离的氛围。

    山丹小时候,每年的煤油灯和纸糊的灯笼都是她准备。如今包好饺子便没有什么事了,只在安神以后换好新衣服等着接神迎神到家了。

    铁蛋儿妈炒了一个大葱羊肉、一个黄豆芽、一个花生米,铁蛋儿、毛蛋儿和顾海平便坐在一起开始慢慢喝起酒来。

    毛蛋儿也已经上了两年大学,变得斯文了一些,铁蛋儿却是草原人特有的豪爽,小樽太小,他要求换大杯,三个人推杯换盏起来。

    顾海平也不把自己当外人,也一样放开了喝起来,山丹在一边不停地递眼色给顾海平,叫他别喝多出了洋相。

    顾海平微微点头,表示没有问题。

    酒过三巡,听到东南方向爆竹声声落落,也到了接神的时候了。草原平坦辽阔,几十里的村落都看得到火光映照的穹宇光彩夺目。

    早已经有人推算出今年天上神仙降临的时刻,一家开始,一村就全部开始拢旺火、响炮仗、放烟花。

    在轻轻飘落的雪花中,烟花爆竹争奇斗艳,草原广阔的天空充满了节日的喜庆。

    铁蛋儿和顾海平把旺火拢得老高,火势汹涌,铁蛋儿妈到处查看不要有没灭了的炮仗落在柴火堆或者草垛上,一家人红红火火地接了神回来,铁蛋儿把一把旺火的火苗递到母亲手里,说道“迎神咯!”铁蛋儿妈说“迎神、迎神!欢迎新神到咯!”把火苗放入灶户。

    铁蛋儿大敬纸、焚香。

    顾海平和铁蛋儿再到铁蛋儿的新房接一次神,安顿好。

    神接回来,要煮饺子吃。铁蛋儿妈早已烧好一锅开水,煮饺子。

    铁蛋儿妈嘴里念念有词“下元宝、捞元宝咯!”

    过年这一天有很多讲究安神以后不可以洒水到地上,不能扫地。安神之前要把水缸盛满,说是新神骑来的马要饮水。把载种的大葱、蒜苗都要拔起,说是不能给它落下穷根。

    包饺子还要剩下馅和皮,馅是吃食、皮是穿戴,有富有余来年便吃穿不愁了。

    除夕夜还不能喊人的名字,说是除夕夜每个人的灵魂都要到阴间去报到,到正月初七小年夜才能回来。所以,正月初一到初七人是没有灵魂相守的。若是除夕夜叫了的名字被看管的二鬼听到,说不准就会被留下来回不来,除夕夜没有回来的灵魂,拖不过中元节就得去阴间报到。

    以前,听说有阴阳二喆每到除夕夜就会持法,看一个地片的人未来一年的去留。

    还是山丹小时候听说,江岸西边五福堂草地住着五六户人家,一家姓赵的人家有三个儿子,老三还去当过兵,一家人日子过得不错。

    过完年不久,一位二喆先生就说五福堂今年要出事,再问什么话他便说天机不可泄露。

    果真就是端午节前,老二和老三去旗里买四轮拖拉机,几十里路,两个人轮流开回来。都快回到村里了,村东有一个常年雨水冲刷的不深的沟渠,拖拉机突然翻了。两人被压在了下面。老二挣扎着爬出来,老三楞是被活活压死。

    之后大家才想起二喆先生的话。原来听到以为是耸人听闻的笑话,如今却真的发生了。

    出事后二喆说其实除夕夜时是兄弟两都要走的,是他用一条黑狗皮做的鞭子打回了一个,其中一个死活打不回,就只能去了。

    二喆说每年下去阴间的人的灵魂都是哭着去的,看到笑着去的,必定是不再回来的。山丹想若是笑着去的不回来,莫不是高兴着终于解脱了,脱离了这人世间的种种苦难?

    山丹虽然知道这一切都是生活困难时候大家的敬畏、寄托和期盼,但没有了这些所谓的迷信,年若过得平淡还有什么趣?

    所以,山丹还是就着母亲的要求一样样做好。

    一家子围坐在一起吃饺子、话家常,其乐融融。

    蒙古高原的老人家从除夕夜的天色可以看出来年的收成,加上元宵节和中秋节两天的夜色,便是**不离十。

    据说除夕夜若月黑风高,正月十五雪打灯,八月十五云遮月便是一年风调雨顺的征兆。好像蛮准的呢!

    初一到十五早餐都是各色饺子,配豆芽、凉调猪耳朵、羊蹄子、猪肘子、凉拌杂碎等等小菜。

    冬日里天短,农闲时,蒙古高原人起床晚,睡觉早,一天只吃两餐饭。

    早饭十点以后吃完,下午四、五点吃中餐,晚上只吃麻花、烧饼,或者炭炉子上烤各种包子、点心就一碗热奶茶,当做宵夜。

    山丹小时候,夜宵多是玉米面的窝窝头或者母亲用放了糖精的玉米糊糊摊的叫做秴儿的煎饼。

    把摊好的秴儿放在外面冻了冰以后,砂甜的口感很是好吃。铁蛋儿妈做的秴儿又是很好吃,冬日里,村里的人晚上来串门,便是待客的吃食了。

    食客们一边吃少不了一边赞叹,一边请教。

    山丹和顾海平呆到正月初八,顾海平想带山丹回家去看看,征求家里的意见,山丹妈表示同意。

    于是,铁蛋儿便联系到镇里的班车,一打听才知道公家的班车要正月十五才开通到草原的线路开始运营。

    没有车,只好打听私人的三轮车,有附近村里一家的三轮车说是去镇里,于是山丹和顾海平早早起床走在冰天雪地的塞北草原,太阳明晃晃地照着雪地,反射回来的是寒色色的光,走到邻村,又等了两个小时不止。

    三轮车上装了几麻袋土豆,上面还要坐包括顾海平和山丹一共六个人。

    顾海平和山丹坐在车子后面,个个人都抬不起头直不起腰,憋屈到呼吸都不能通畅。

    顾海平很不高兴,埋怨这落后的草原连个像样的交通都没有!山丹便不高兴了“那不是你非要这么早回去闹得?晚几天不就有班车了?”

    看山丹不高兴他说草原的不好,顾海平立马弯着脖子扭头给山丹赔不是“是我不好!是我不好!我是心疼你受了委屈了。”

    山丹看着顾海平滑稽的样子,忍不住笑起来“呵呵,你比我还难受呢!不要紧的,这比坐牛车好多了,还有一层挡风的铁皮呢!”

    “这要多久到镇里啊?”顾海平问旁边的人。

    “小伙子,忍忍吧!要一个小时呢!”旁边的人回答顾海平。

    “不用那么久,顶多四十分钟就到了。”山丹说。

    一路窝屈着,终于到了镇里,下车后,山丹问要多少车费,对方居然狮子大开口“30块!”

    山丹很生气“平时坐班车才四块钱,你怎么要这么多?又是拉货,又是拉人的!”

    对方说“大正月的,没有班车,你就得坐这高价车!你不给我回去和铁蛋儿要!”

    山丹愤愤地说“你更铁蛋儿要,他也不会给你,你这是坑人!江岸草原没有你这样的人!”

    “我不是江岸人!我是口里人!我挣的就是这个钱!随便你给不给!”对方很强硬。

    顾海平拉了一把山丹,把钱递给对方“给你,三十。拿好了!”

    对方麻利地收起钱,一溜烟开车走了!

    山丹看着离去的车子骂道“你个走路撞鬼的促狭鬼!碰死你!”

    顾海平亲了亲山丹生气泛红的脸颊,说道“咱不生气,犯不着和这种人生气!一看就是个贼划拉!你哥怎么找到他的?”

    “还不是没有别人,只有他跑车?才只能坐他这破车?受了老大的罪,还被坑钱!诅咒他回去的路上爆胎!”山丹还是愤愤不平。

    “我可爱的小山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顾海平拉着山丹的手,逗山丹开心。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