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九十八、救命血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九十八、救命血

    届时,山丹也回到了学校做着毕业前的准备,她毫无悬念地被分回了自己的老家人民医院做一名临床大夫。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对她始终是一种挥之不去的屈辱,但能怎么样?自己被命运牢牢地握在掌心啊。那些为家乡做出贡献,为人民服务对于山丹来说都是虚无的口号,她只觉得委屈和不甘心。

    而在她的理想中,远方才是梦想实现的地方。

    就在山丹把几年来的复习资料摆摊卖出去的时候,顾海平站在了面前“快,收拾东西,你妹妹病了。”

    山丹看着顾海平焦急的样子很惊慌,来不及细问,收拾书本往宿舍搬。

    “说是产后贫血,急需要输血。你哥刚传呼给我告诉我的。”

    顾海平一边帮山丹把书搬上楼一边气喘吁吁地说。

    山丹脑子一片空白,她连说话思维的能力都没有了,顾海平看着山丹苍白的脸,扶着山丹坐下来“你歇会儿,不要紧的!是慢性的,不是急性大出血。说是急需要输血,我们再打电话给医生看看详细要什么血型的血?”

    “哦,快!出去打电话。”山丹踉踉跄跄地站起身往外走。

    顾海平一把扶住山丹问“你行不行啊?要不我去打电话,你等着?”

    “不行!我要打电话!”山丹忍不住哭起来,她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

    妹妹是一家人里最辛苦的一个,她吃苦耐劳,忍气吞声,从来都是她吃亏受罪在前。如今嫁了人,以为有自己的小日子,负担轻了苦轻了,可以好好享受一下生活了,不想却这样。山丹的内心充满了愧疚和不安,万一妹妹有什么不好,这一辈子她都会愧疚不安的。是她没有及时关心到妹妹的情况。

    记得妹妹刚订婚时,男方买了一块日本的精工表给她,妹妹毫不犹豫地给了山丹,山丹推迟不要。她说“姐,你念书要手表看个时间,也好看,我成天呆在地里,灰土麻绳的要手表做甚?”

    还有她的衣裳钱,也被山丹拿来交了学费……

    她准备一毕业就回去看望刚刚做了妈妈的妹妹,还没有来得及去却先得到了妹妹病重的消息,她犹如五雷轰顶,战战兢兢。

    在顾海平的搀扶下到校门口的公用电话亭打电话回去,一家人都等在医院电话旁,山丹听到哥哥的声音压抑了哭腔问“二莲咋了?你们叫大夫来说。”

    大夫回答“产后营养不良,血红蛋白只有4.6克,病人已经出现浮肿、晕厥,现在急需要输血,但咱们旗里没有血库,你在呼市血库买血送回来,我们马上输。是AB型血,要2000ml。”

    “好好,我们马上去买,然后今天一定送回去。你先给她输糖盐水和各种电解质营养成分维持血压和渗透压,您一定要时时看着,在血液送达前保证不出事,拜托您了!”山丹连连嘱咐主治大夫。

    顾海平把山丹送到公车站,要她快点到车站买好回去的汽车票,他急忙骑自行车到血站去买血液。

    山丹走在初秋的太阳下,明显已经开始有了炙热的感觉,但心中还在瑟瑟发抖,似乎有一块冰浸入心脏,她双手合十祈祷着苍天在上,一定保佑妹妹可以平安度过危难。阿弥陀佛!南无观世音菩萨!佛法无边的我佛如来,有一个算一个,求你们大慈大悲各显神通救救我妹妹!一定保佑她平安无事!

    她一边走一边念叨,来到售票窗口,还没有念叨完,等她把能想到的神佛都求到了以后才问售票员是否有回去的车票,刚好半个小时后有一趟回去的车,她和售票员商量“阿姨,我是着急送血回去,我妹妹病了要输血,我就先买这一趟车的票,我男朋友现在去血库买血,如果赶得及我就坐这一趟车,如果赶不及您看我能不能到时候换成下一趟的?”

    看着山丹急得几乎要哭出声的样子,那个大约有五十岁模样的售票员阿姨说道“不要紧的,到时候看你赶得及哪一趟就改成哪一趟的,哦!你先不要着急啊,孩子,着急容易出错。到时候你来找我就行了。我先给你一张这趟车的票。”说着递出一张车票,山丹摸口袋拿钱,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钱包不见了。

    山丹“哇”的一声哭起来“我的钱包不见了!谁拿了我的钱包?”

    山丹明明坐公车时,还拿那只可爱的史努比的钱包出来买了五毛钱的车票呢。明明装在牛仔裤的口袋里,怎么不见了?

    售票员阿姨一看这种情形,一定是这女孩子朦朦愣愣地被小偷偷走了钱包“不要紧的,就7块钱,我先给你留一张票,等你男朋友来,你再给钱给我。我刚还叮嘱你,孩子,不要着急上火,遇到什么事都要冷静、要压得住。你一着急就会出错,就容易被人算计。车站多乱啊?小偷可多了,你丢了多少钱?”

    “有三十多块,我想买车票的钱。”山丹听了售票员的叮嘱,克制了自己的哭声,似乎无形中增加了力量和胆识。

    是啊,每每关乎到亲人们的安危,任是谁都难克制心中的担忧和惊恐,那一份摧心肝的深深担忧令人没了思维。

    山丹不得不走到车站大门外等顾海平,一面告诉自己吉人自有天相,妹妹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我只要安全地把血液送回去就可以救妹妹。慢性贫血机体的代谢早已可以对抗,只要不发生出血一时半会儿是不会有问题的。山丹这时才开始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分析了妹妹的病情。

    往往说利令智昏,但那是多么微不足道的利诱?身外之物而已。多少人对之不屑一顾呢。

    常常是切身的亲情、亲人的安危才让人丧失了理智,没有了清醒的头脑。山丹渐渐平静了下来,当她听到妹妹病重到现在,山丹才逐渐恢复了神智,她才明白,心之所念该是怎样的切肤!

    顾海平风风火火地提着一个红色的保温桶远远地骑自行车赶了来,看到山丹站在太阳下面,遂埋怨“你站在阴凉一点的地方啊,快中午了,太阳这么毒,也不怕中暑?给,血液已经买好了,血库的人说不能全部输全血,所以买了浓缩红细胞和全血两种,先输全血再输红细胞。你记得告诉大夫,要冷藏血液。我已经买好保温桶,可以保温的。三两个小时应该没有问题,你票买好了吗?”

    顾海平来不及喘气,一口气问了这么多。

    “没有,我钱包丢了。哦,不过票已经买好了。”山丹接过保温桶急忙回答。

    “啊?没有钱买了票?”顾海平被搞糊涂了,有些不耐烦地问道。

    “哦,钱没交,等你来交,不过票已经订好了,售票员阿姨给我留了一张,车11:20开,马上检票进站了。你快点给我钱我去交钱去。”山丹急急忙忙说道。

    “给你!”山丹才注意到顾海平从身上拿下山丹的书包——一只牛仔双肩包,还是顾海平上学的书包,他毕业了送给山丹用的。

    “哦。”山丹顺从而怯意地接过来。

    “你过来,我告诉你。”顾海平似乎神秘地压低声音说。

    山丹走到他身边,把耳朵凑过去,“包里有我刚刚从银行取得3000块钱,你一定拿好了,千万别丢了哦!你赶紧去拿票上车送回去,到了打电话给我。”说着,拿了两张十块钱零钱塞到山丹手里。

    山丹跑回售票口去拿票,又跑步去检票上车,几分钟就已经坐好了,等待5分钟不到,车就出发了。山丹心里终于有了一点安慰,有了这些血,妹妹就会好起来了。

    车就要出发了,她突然看到顾海平又跑进车场,在车窗外大声说着什么。

    山丹和乘务员讲了一声,下车问顾海平还有什么事?

    顾海平塞了一瓶矿泉水几个焙子给山丹“你拿着路上吃,马上中午了,路上多吃点儿,有力气。拿好东西啊。”

    “哦,哦,你放心吧,我会拿好的,你回去吧。”山丹回到车上,车便启动了。

    大巴车在大青山蜿蜒崎岖的山路上回旋盘绕,似乎永远走不出这座看不到头的山。

    山丹焦急万分,一次次问乘务员“叔叔,还要多久到啊?”

    “你着急个啥?该到时候就到了。”被问多了几次,乘务员一副不耐烦的表情。

    “我是着急啊,我妹妹病了,我送血回去救命啊!”山丹差点又哭出声。

    “哦哦哦,没事儿!没事儿!是我不好!还要一个小时就到了,大概要2:40到,小闺女不着急啊。”乘务员抱歉地说。

    山丹抱紧书包和保温桶,腾出一只手拿了一个焙子开始啃,车已经走了一个多小时,她感到肚子开始“咕咕”叫,才想起来早饭都没吃。

    为了赶在老师和管理员上班之前把各种资料书本卖出去,她们都是趁低年级同学出早操和吃早饭时间摆摊出去卖的。学校是不允许学生在校园里摆地摊的。

    当顾海平告诉她妹妹生病的消息后,她一直处于一种焦急恐惧中,几乎没有思维想到自己的状况。

    当车终于钻出大青山,前面是平坦而一望无垠的草原时,山丹长吁了一口气,很快她就可以把血液送到医院了,就可以救妹妹一命,她让自己焦躁的心情稍稍缓和了一下,闭着眼想多少休息一下。

    突然一声尖利的刹车声加上重重的颈部和膝部的撞击同时发生,车在犀利的刹车声中缓缓走了几米远停了下来。

    山丹的脖子和膝盖被前面的座位撞得生疼,她来不及顾及疼痛的脖子和膝盖,站起来往车前看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