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一〇一、为伊消得人憔悴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一〇一、为伊消得人憔悴

    山丹以为顾海平会追出来拉住她,毕竟外面电闪雷鸣,风雨交加。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不管有多么大的矛盾也不该让她一个人在这样的雨夜独自外出,又没有带任何雨具。

    但是,顾海平没有,他陷入一种自我猜度中不能自拔,他以为四年来的等待和小心守护换来的是负心背叛,她一旦有了资本便抛他不顾了,他坐在地板上双手撕扯着自己头发——悔不当初。

    公车行进了一段时间,雨势好像小了一些,老夫妇下车时留了一把伞给山丹,老奶奶一再叮咛“闺女,伞留一把给你,我们还有一把大的用,年轻不懂事,不要再糟蹋自己身子了,算奶奶遇见你的缘分,你不用还我了。”

    山丹拿着伞说不出一个字,她目送着老爷爷扶着老奶奶撑起一把灰黄的大伞慢慢走入雨幕中,她又一次蹲在地上失声痛哭起来。

    看样子老夫妇已经年近古稀,但那份相爱、淡定;那份从容、扶持,令山丹心里充满了温暖和感动。执子之手与之偕老不就是这样吗?这便是山丹这一生的追求和希望,她想在人生的四季无论风雨都可以有一个知心爱人,相濡以沫,慢慢经历岁月的美好。

    他可以不富贵不出名,他只要能懂得她,爱护她,懂得珍惜彼此的情谊,安安静静度过一生,春看百草繁茂,冬看飞雪漫天,喝一杯热茶,走过人生的日日夜夜,这便是她的希翼。

    她以为她找到了,如今她对这一曾经确定无疑的信念开始了怀疑,她真的找到了吗?这一点点的误会都能让他不顾她的安危,他是那个可以携手到老,平安一生,相伴终身的人吗?她犹豫了,严重地犹豫了。

    公车停在学院的侧门车站,山丹打开老奶奶留给她的碎花小伞下了车。雨势变小了,风也变得温柔了起来。但山丹感觉到彻骨的寒冷,她感觉脊背的寒意一阵阵袭入心灵,她忍不住打了几个寒战,牙齿磕磕地响,头也开始晕晕沉沉。

    她知道自己一定是被雨淋感冒了,她昏昏沉沉地挨回宿舍,进门便摔倒在地不省人事。

    几个同学在玩牌,看到摔倒在地的山丹,慌得不知所措,好在姚晓玲反应灵敏,她一把抱起山丹放在她的床上。

    “她晕过去了!她淋了雨!发高烧呢!快,阿娇,倒一杯热水!”姚晓玲强作镇静吩咐道。

    “男生赶紧撤离,这里不方便了。快!”汪宁喊道。

    “要不要送医院?”阿兰焦急地问。

    姚晓玲摸摸山丹的鼻息和脉搏,说道“现在还好,她只是一时意识不清,先脱掉湿衣服,热水擦一下身子,快!叫人煮一碗姜水来。”

    阿娇端了一杯热水过来,姚晓玲扶起山丹,慢慢地把水倒入山丹的嘴巴,热热的液体进入嘴巴,山丹慢慢缓过神来,她慢慢意识到自己已经回到宿舍,眼泪无声地滴落。

    大家七手八脚地已经脱掉了山丹的湿衣服,汪宁已经打来一盆热水,阿兰用电水壶烧水,到处找生姜去了。

    姚晓玲帮山丹用热毛巾擦拭了脸洗了头,再擦拭身体。

    山丹的身体滚烫滚烫,高烧厉害,姚晓玲用手试探一下说可能有39°了。

    “怎么办?去医院急诊吧?不要搞出肺炎来。”汪宁着急地说。

    “不用,我睡一觉就好了,我很迷糊。”山丹有气无力地说。

    “快!叫个男生去急诊开退烧药来。”姚晓玲吩咐道。

    阿娇飞奔而去,一会儿男生就从附院开了一盒布洛芬回来。

    喊醒山丹,给她吃了一颗退烧药,喝下一杯姜糖水。大家开始议论,姚晓玲说“老大不是去找顾海平了吗?走时候还高高兴兴跟我要毕业证呢,我没给。现在怎么搞成这样?”

    “可能没找到顾海平,天又下雨,就淋湿了呗。”阿娇说。

    “那也不对,下雨不会找地方躲一躲啊?你看看全身上下都湿透了,大半夜的,现在都10点了哦!”汪宁接着疑虑。

    “对呀,老大是吃晚饭前去的,这都多长时间了?找不到早该回来了呀。”姚晓玲说。

    山丹在迷迷糊糊中听到大家的话,眼泪濡湿了枕头。

    “吵架了!昨天顾海平来找老大,没找到,我看着顾海平就有点儿不高兴呢。不过,顾海平脾气那么好,也会生气吵架?”汪宁说道。

    “不会的!顾海平那么疼着咱们老大,一定不会吵架的,肯定有其他事。”姚晓玲斩钉截铁地说。

    大家不再猜测,等山丹醒了问一问不就知道了。

    临毕业没有课业的重压,大家也不急着睡觉,便一起回忆起入学上学的种种发生的事情。

    “你们记不记得刚上大一时,阿兰有一次和老大去洗澡,阿兰低血糖晕倒,老大来不及冲掉身上的肥皂泡穿好衣服就背着阿兰回来了?累得跟狗似得喘气,然后又花了两毛钱去洗了一次澡。”姚晓玲看着阿兰说。

    阿兰不好意思地笑了“那是澡堂子氧气不够用,所以晕倒了。多亏老大拼老命背回来我,也好在我瘦,要是汪宁那可就完蛋了,老大的腰都得压折了!”

    “嘿嘿!俺才不会那么虚弱,还晕倒?像你们一样风大点儿就能飞起来?”汪宁瞪着眼睛说。

    “还有啊!我们刚开学军训的时候,那天紧急集合,老大晕倒,还是汪宁和姚晓玲背回来的呢!”阿娇说道。

    “是啊!你别看老大才80多斤,晕倒不省人事真是好沉的!累得俺们才像狗一样。”汪宁接着伸出舌头学狗喘气。

    大家笑起来,姚晓玲摸摸山丹的头,有微微泾出的汗,看来热度应该可以退下来了。

    姚晓玲看着山丹似乎醒了就问“老大,你没有找到顾海平?你吃晚饭了吗?”

    “没有,找到了。”山丹回答。

    “啊?到底找到没有?”汪宁被山丹的回答搞糊涂了。

    “找到了。”山丹低声说。

    “找到了?那你怎么淋雨?吵架了?”汪宁又问。

    “呜呜呜——”山丹不回答,只是哭。

    “一定是吵架了,你们看老大多伤心,这个顾海平也不知道心疼人,还让老大淋那么大的雨。”姚晓玲愤愤地说。

    “我们去找他问问明白,怎么回事?”汪宁提议。

    “不要去,没有用的。给我找点东西吃,我胃疼的厉害。”山丹拦住义愤填膺的姐妹们。

    “你一晚上没吃东西?还淋雨?你傻呀?怎么样都不能折腾自己呀,唉!这个辛苦。”阿娇边说边到楼下的小卖部给山丹买了一个面包,一包牛奶。山丹慢慢吃了,也叫大家休息吧,她应该没有什么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