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一〇五、久别重逢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顾海平的信如塞北的雪花一样飘来,山丹没有时间一封封回信,只能过几天抽时间间段回过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眼看顾海平盼星星盼月亮地盼来的寒假终于到来了,他恨不得马上飞回去看到他时时刻刻想念着的山丹。但无奈囊中羞涩,只好坐火车慢慢悠悠往回走,火车要走三十多个小时才到达北京,到北京又转火车到呼市,再坐大巴回乌兰浩特,他马不停蹄地经过三天多的辗转终于站到了山丹面前。

    他没有回家,他想第一眼就看到工作了的山丹会变成什么样子?他有好多话要告诉山丹。他要把半年来的所有经历和想法都告诉她,虽然信里大部分都已经报告过了,但当面说起来感觉会不同。

    山丹还在病床前给一个大叶性肺炎的病人查体时,顾海平站在了她的面前,她没有抬头只是用手摆摆叫他不要打扰她的工作,但这个人似乎很不懂事,倔强地站着不动。

    山丹有一点不高兴,抬头刚要发作,繁重的工作使得山丹的脾气变得急躁了起来,她不允许人们打扰到她的工作,但看到的却是那张无时不刻思念着的脸。

    “啊?”山丹呆住了!她没有想到他那么快就回来了,信上不是说要腊月十六才回来吗?怎么提前了十天就回来了?

    “呵呵,没想到吧?我要给你一个惊喜!所以我骗你说腊月十六回来。”顾海平调皮地做着鬼脸。

    “你等等啊!我先听完这个病人的肺部再来,你先到办公室歇一会儿。”山丹抑制不住的喜悦写得满脸。

    “我不!我要在这里看着你,看你怎么看病的。”顾海平执拗地说。

    山丹无奈地白了他一眼,继续自己的查体。

    病人家属问“山丹大夫,这是你对象?好后生哦!”

    山丹没有抬头,她不好意思地微微笑笑算是回答。

    查完体,下了口头医嘱,山丹和顾海平回到办公室,几个刚刚查完房的医生正在埋头写病例下医嘱。

    顾海平一脚跨进门便自来熟地和大家打招呼“大家好!我叫顾海平,是你们山丹大夫的对象。”

    大家抬头看着顾海平,杨医生调侃“哈哈哈!你就是一天一封信害得我们山丹大夫把病例写成情书的人啊?”

    大家都笑起来。山丹不好意思地对杨医生说“哪有啊?尽瞎说,老不正经!我什么时候把病例写成情书了?危言耸听!”

    看着大家其乐融融的氛围,顾海平知道无论山丹在哪儿都是受欢迎的人物,人家不仅有美丽的容颜还有柔弱善良的内心,所以他这次回来,一定要把结婚证先领了,把婚事儿办了,否则他远在千里之外,怎么能够放心?

    “啥时候能办事儿啊?我们好去闹洞房啊。”旁边在张医生也过来凑热闹。

    “年前!年前就办,欢迎大家光临哦!”顾海平神情镇定地回答大家。

    “你瞎说什么?”山丹剜了顾海平一眼,坐下来把医嘱写好。

    “好啊!不过你这女婿第一次登门,空着手来的呀?那我们可不答应!我们院儿的首席美女可不能就这么被人家给抢走了,兄弟们你们说对不对?”杨医生起哄。

    大内科只有山丹一个女医生,剩下四个都是男医生,一个老一点,其他都是年轻人。

    “你瞎说个甚?我啥时候成首席美女了?越老越不正经了哦。”山丹瞪着杨医生说道。

    “上次,上次开全院大会时候院长宣布的,是不是?弟兄们。”杨医生一本正经地瞎掰。

    “是呢!”“是!”几个人一起附和。

    “真正上梁不正下梁歪,你们都被老杨带坏了!”山丹撇一眼几个嘻嘻哈哈的医生。

    “哈哈哈!那是好事儿。这样吧今儿晚上我请大家喝酒,不醉不归!你们说怎么样?”顾海平爽快地答应着。

    山丹又嗔怪地白了顾海平一眼。

    “哎呀!这小眼一眼眼剜的!还没过门就向着了?放心!哥们儿几个少喝点儿,喝不了多少酒的,山丹大夫可不能小气哦!”杨医生看着顾海平说。

    “那不能!山丹大夫不是那样人!”张医生又来一句。

    山丹给了顾海平自己宿舍的钥匙,叫他先回去休息一下。顾海平说还没有吃早饭呢。山丹只好请杨医生帮自己看管一下病人,带顾海平先放行李到宿舍,再带他去吃东西。

    回到宿舍,顾海平迫不及待地抱紧了山丹“想死我了,我没有一会会儿不想你的,你呢?”

    “我就知道你不是没吃东西,呵呵,鬼心眼儿!我去洗个手啊。”山丹用手挡住顾海平凑上来的嘴巴说。

    “那是人家想你嘛!你不想我啊?不洗了!洗什么手啊?”顾海平霸道地占据了山丹的嘴唇,她无力对抗,遂温柔地搂紧了他的脖子。

    顾海平疯狂地举动似乎要越雷池一步,山丹制止了他“不急!我们年底就结婚,再来,好吗?”山丹求道。

    “不嘛!你现在都上班了,还怕什么?我要!”顾海平不依不饶。

    “我会有心理阴影的,你不是不知道。我们再等等,好吗?大白天的影响多不好?我还要在这里继续生活下去呢。”山丹一边躲闪着顾海平的进攻一边说道。

    “哦,那好吧。”顾海平情绪低落了下来。

    “你放心!我一毕业就把你调出去,你不会一直在这里的。”顾海平意志坚定地像发出誓言一样。

    适逢双休日,山丹和顾海平回到江岸草原。

    顾海平迫不及待地提出年前想把证领了,也想把礼典了。

    读了半年研究生的顾海平越发自信、阳光,整个人的状态都特别好——意气风发。

    铁蛋儿妈和山丹商量,要不要对方老人来?山丹说“我们注定不会和老人一起生活,我可能也不会在这里久待,见不见的都不重要,您老看必须见的话,就叫他回去请。不过我也见过他们家人了,他爸爸是老师,看上去还行,没看出来什么特别的不好。”

    铁蛋儿妈看着顾海平是个不错的孩子,听说父亲又是老师——识字人,应该不会错。况且,正如孩子们说的,将来也不在一个锅里搅稀稠,所以也没有坚持,就答应了顾海平的要求。

    顾海平就怎么办事也和铁蛋儿妈商量,老家离得很远,几百公里的距离,况且当时的经济状况也不容乐观,顾海平还在念书,所以想两家自己简单请请客就算走了形势。

    铁蛋儿妈觉得委屈了山丹,其他两个孩子还大红火摆喜酒,到了山丹反倒这么简简单单的?但山丹也劝母亲“没有条件啊,顾海平还在念书,他家里也不富裕,我们手上的钱也借给了妹妹看病,来回如果有喜车的话,一天都到不了,时辰根本没法遵守,还不如简单过过完事儿,反正以后的日子是自己过。况且为了摆个排场花钱还不如省下来安排以后的日子。”

    于是,先是腊月二十六,山丹家请亲戚朋友来家聚一聚,喝喝酒,告诉大家山丹出嫁了,婚事新办简办。然后两人在山丹家过完春节,又回顾海平家,正月十三请了几个亲戚吃了一顿饭。这样就算是把婚事给办了。

    山丹倒是有点诧异他们家的亲戚朋友坐了十几桌,而顾海平家只有一个舅舅一个姨姨到场,一家人一桌便都坐完了?顾海平解释说是自己家亲戚少,朋友也不多,父亲已经退休所以同事们也没有请。山丹也没有太多想,只是觉得奇怪了一点。

    新婚燕尔,山丹不得不赶回医院上班,婚假只能等顾海平暑假时再休,顾海平也返回学校去上学。两个人难分难舍,山丹的泪水湿了顾海平的衬衫,结婚买的红色羊毛衫被粉莲的眼泪浸湿褪色,把衬衫染上了点点红斑,山丹说要帮他洗干净,顾海平舍不得脱下来洗掉,遂放入行李箱珍藏了起来。说要想山丹时就拿出来看看——心里踏实。

    正月十八,山丹返回医院,顾海平再一次送回来,如胶似漆的日子一转眼就过去了,停留了几日顾海平便不得不赶往学校继续学业。

    山丹有开始了忙绿的生活和工作,但她的心里满满地都是幸福。她的工作更加出色也更加努力了。

    她每每想到顾海平的百般爱恋就心里甜滋滋的,走路干活儿都哼着小曲儿,杨医生没少开山丹的玩笑。

    但山丹一副俺就是幸福着呢!你咋样?你也幸福一个看看?

    就在山丹幸福得像个蜜人一样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的大姨妈没有准时到访,身体也觉得有些不对劲,整天迷迷糊糊,虽然自己在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有时上着班一不小心就会打盹儿。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