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一〇七、心生芥蒂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一〇七、心生芥蒂

    “那?我知道……但是……”山丹不知该说什么,难道她会不懂其中的厉害?她怎么会不懂得其中的道理?

    “你先和你爱人再商量一下,如果坚持要做,再找我,好吗?”医生看着山丹一副委曲求全的样子,依然温和地说。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山丹站起身,她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擦干眼泪,走出来。看到顾海平坐在那里,双手托着脸,似乎是一副痛苦落寞的样子。她走过去挨着他身边的椅子走下。

    “怎么出来了?不能做?”顾海平问道。

    “能做,有什么不能做的?医生说要我和你商量一下,说我这么大年纪、第一胎就流产可能会导致以后的怀孕困难,就是说可能以后都不会有自己的孩子。你看怎么办?”山丹用冰冷、僵硬的口气说出这些话。

    顾海平说“你不是计划好了日期的吗?怎么会怀孕呢?不是安全期吗?”

    “你什么意思?难道是我自己让自己怀孕的?安全期只是相对而言,你难道不知道?我怎么知道怎么回事?!”山丹的火山终于爆发,她甚至咆哮了起来。

    周围几个人投过探询的目光,顾海平拉了山丹一把,小声说

    “你不愿意流产,干嘛要我回来?我大老远误着课回来,你又说不做了?你这不是耍我吗?

    “不是我不做,是医生说的!我耍你?我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情耍你!”山丹气冲斗牛!她终于看到平时温文尔雅的顾海平自私冷酷的一面。

    她心里禁不住打了个寒战,这就是自己全心全意爱着的男人?他明明知道流产对她有着怎样的伤害,但他仍然坚持,不顾她的安危,更别说孩子了。

    他在乎的或许只有他自己的前途。

    想想结婚的简陋和随便,他的父母连一分钱都没有给她,哪怕图个吉利也该给一个红包啊!结婚只有自己的父母和哥哥给了长命钱和开脸钱。顾海平家没有一点点表示。

    山丹不知道顾海平是怎么和他家里说的这件事。他和山丹说“我们这几年的积蓄先放在我爸这里,结婚就简单办也不用老人操心了,他们也没有几个钱,到我们安家、上学等用钱的时候再拿回来。你也多担待,我以后一定会补偿你的,一辈子对你好。”

    山丹对此深信不疑!她相信了他,她所有的事情都依了他。她理解他是个孝顺的儿子,她宁可委屈了自己也体谅他,她盼望着婚后的日子可以和和美美,可以地久天长。

    如今,生孩子的事情上,她又一次处于一个被动的地步,她伤心难过,失望至极。

    想想一个女人的一生,难道结婚生孩子不就是几次人生的大事?山丹想想自己,结婚的草率、生孩子的无奈,或许以后还有数不清的坎坷在等着她。

    她有点后悔自己太过牵就了顾海平,让他以为自己离开他就活不下去的感觉,自己好说话甚至好欺负。

    哪一个女人不想有一个隆重的婚礼?把自己风风光光地嫁出去,毕竟这是一辈子只有一次的事情,也是人生的转折。虽然山丹更加在乎的是婚后生活,她不想为了一次形式的过场给顾海平增加负担,但是他会怎么想?他的家里怎么想?他能体谅自己的用心吗?

    他不是说不给自己委屈受,要一辈子呵护她爱护她吗?如今,他怎么就那么迫不及待地要不顾她的安危和后果而打掉这个孩子呢?

    嫌隙就这样产生了!山丹甚至想孩子打掉便和顾海平分手,或许他不值得她为他守候一生,他也不是她一生的依靠。

    顾海平没有再坚持,他也没有再说话,只是说既然回来了就回家一趟,要山丹和他一起回去,山丹没有推脱,两人坐上大巴顾海平家。

    四月的草原还是一片萧条,没有任何生命的迹象,黄风呼啸,吹起的沙尘漫天飞扬,高高低低的山丘连成一片,上面是萎黄的枯草,山丹的心情也如同这黄沙漫天的景象一片荒芜。

    她没有了眼泪,只是心一寸寸变得冰凉。

    她要看看他的家里会是什么态度,难不成他们也会叫她去做人流?

    山丹心中想着如果把孩子打掉这是孩子生命的结束也是她和顾海平感情的结束。

    她一路保持沉默,顾海平也一样默不作声,各自想着自己的心思。

    顾海平想这个女人无论她怎么有文化,怎么开通,都是一个麻烦的动物!又不是说永远不要孩子,只是暂时不要,怎么她就那么难过?那么抗拒?不就是一个简单的手术吗?至于这么像是要命一样的恐怖?明明白白的道理她怎么就不明白呢?

    两人到了顾海平家,简单打过招呼山丹便到西房去休息,顾海平不懂和家里说到关于孩子的事情没有。

    晚饭时间到了,顾妈妈看出来山丹的不高兴和不精神,便问道“山丹你晕车啊?脸色不好看。”

    “哦,没有,可能是累了。”山丹疲怠地回答。

    顾妈妈把脸转向儿子,儿子似乎也不高兴的样子,顾妈妈心里有些疑惑,这一对人儿可从来都是乐乐呵呵,相亲相爱的,看今天的样子似乎有些矛盾。

    看着油腻腻的饭菜,山丹感到一阵阵恶心袭来,她急忙跑到院子里去吐,但只是干呕了几下,便没有了感觉,山丹索性也不去吃饭回到西房去睡觉。

    顾妈妈看到山丹的样子,明白是山丹有了,但为什么两人都不高兴呢?

    饭后顾妈妈问儿子怎么回事?有了孩子是一件喜事儿啊,怎么两人还不高兴?

    顾海平说出自己的打算和想法,也说山丹不太愿意打掉孩子。

    顾妈妈过西房来找山丹聊天,她想劝儿子打消打掉孩子的念头,也想劝山丹理解儿子的想法,但秃嘴笨舌的顾妈妈没有说出让山丹有所安慰的话,反倒听出他们一家人都要她打掉孩子的意思。

    山丹很生气,她一个人走出大门,走向落日余晖斜照着的小河滩,那里有一条潺潺而过的小河,他们每次回来都会手牵手到小河边走走,夏天抓几只泥鳅玩,冬天在小河的冰面上滑冰。

    风力有所减小,四月的冰凌已经融化,清澈的河水缓缓流淌,山丹的心情平静了一些。她想自己的生活是自己当初的选择,无论如何都要去面对,让自己的内心多一些理智和疏通,少一些执拗或许是好的。

    她信步走在河间的小路上,远处零零散散的白杨树还在孤零零地遥望着蓝天,几只黑漆漆的乌鸦“呱、呱”地叫着,北国的春天还没有来到,而喜鹊们却已经在忙碌着搭建新巢,准备生蛋养育后代了。

    她顺着河堤走着,看到早醒的蟾蜍也开始为生儿育女奋斗着,一直小个的雄蟾蜍紧紧趴在一只硕大的雌蟾蜍身上,顺着水流曲曲弯弯而下,像两个没有生机的树叶漂浮在水面上,山丹拿起一根树枝捅了捅背上的雄蛙,它们居然敏捷地缩起脚快速地逃走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