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一一三、无奈人生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一一三、无奈人生

    山丹把顾海平的头靠在自己胸前,轻轻抚摸着,劝道“妈不是个不讲理的人,她心里清楚谁对谁错,是不是?我们不是在为难老人,是老人在为难我们!你不用难过了,我不要就是了,他们若不拿出来,我就不要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日子还长,我们再慢慢来过。只要你心里好受些,我受些苦累都不要紧。”

    顾海平紧紧抱着山丹,他被痛苦深深淹没了。

    山丹想这是怎样的父母才能做出来的事情啊?他们难道看不到自己的儿子是多么痛苦?多么自责?他为了不能庇护自己的妻儿而自责不已!他们给他的挫败感是任何外界的打击都比不了的。

    山丹为有这样父母的顾海平感到彻骨的悲哀,他是怎样一个可怜的孩子啊!没有慈爱的父母那是人生的大不幸。

    自己深爱着的这个男人有过怎样的童年怎样的成长经历?他的懂事和自立难道不是生活给逼出来的?山丹轻轻擦掉顾海平的眼泪,她说“起来吧,别难过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未来的路上我们一起走,无论多么艰难我都陪你一辈子!”

    “对不起!对不起!都怪我没本事!”顾海平的眼泪又一次倾泻而出。

    “你不用自责,人不能选择自己的父母,但我们可以选择自己的伴侣,我会好好待你,一心一意真心真意,未来无论生活如何艰难我都对你好,让你为难的事我不会再做了。”山丹扶起坐在地上的顾海平。

    “你明天把行李先托运或者从邮局寄出去,先打听一下哪个更合算。还有我们积攒下来的硬币和毛钱也都拿到银行兑换成钱吧,估计也有几百块,把能拿的钱都拿上,先把孩子生了,再想办法。”山丹坐下来安排道。

    “嗯,好的。你放心,我会想办法的,不行我就和别人借一些吧,你不用担心啊!”顾海平洗了把脸,开始整理东西。

    “我妹妹借你的钱还有1000块没还,她也是很穷,凑了一回也就凑了1000块,我心里也挺过意不去的。”山丹说道。

    “没事,1000块也起不了大作用。再说你妈和你哥不是还给拿了七八百块?我们自己想办法吧,相信我可以的。”顾海平有了一些生气。

    “海平,你过来一下。”窗外传来顾老师的声音。

    顾海平没有答应,径直走去东房,对父亲他多少还是有一些怨气的。

    “给,这是4500块,我只能给你拿出这么多,剩下的已经没有了,你看咋办?”顾老师仍然不减父亲的威严。

    “那……”顾海平说不出什么。

    山丹进门说道“咱们有钱从钱上说,没钱从理上说。我这几天所说的也是这个道理,儿子的钱老子花了,天经地义。你们说花了,我不会觉得难过和委屈,但你们说他没拿回来我就不高兴!吃了苞谷还有个屁放不是?别说不好听!话糙理不糙!是不是这么个理儿?”

    顾海平扯了山丹的衣袖,说道“钱已经拿回来了,4500块。”

    “我知道,剩下的钱我可以不要,但咱们的话咱们的理一定要讲明白、说透了,别合着我们是花自己的钱,日后却说我们逼迫老人拿出钱给我们花呢!今天家里人都在,我们把话放在这,谁有意见摆在桌面上说清楚了。”山丹摆脱顾海平的拉扯,四平八稳地坐到炕上继续说。

    “没有,一家人哪有那么多道理讲?你多花一点我少花一点都没啥。”顾老师装出一副家长大度的样子。

    “那可不行!花自己的钱理直气壮,花别人的钱得看人脸色,我花的是我自己的钱,剩下1190块我可以不要,但你们记住是我给你们花了,别花了我的钱还骂我是傻瓜呢!今天这点钱我拿的是自己的。”山丹一本正经地把这番话说完,又一次用锋利的眼光扫视了所有人。

    一家子像商量好一样都没有抬头,也没有说话。

    山丹拿起炕上的钱,拉了顾海平的手头也不回地走了。

    第二天,山丹和顾海平把所有的东西都打包拿到火车站去托运。还有山丹平时积攒的一盒子硬币,换回260块钱。

    第三天的火车是傍晚时分的,两个人提着几大包随身携带的日用品挤上火车,到了卧铺车厢。

    山丹是第一次坐卧铺车,上车后安顿好行李便上床躺了下来。她回想起这几天来的经历心内不免凄凄,如此情形将来的境况可想而知,不会有好结果的。山丹被自己冒出来的念头吓了一跳!

    看看坐在窗边陷入沉思的顾海平,她的心忽然地抽搐了一下!一种钻心的疼痛袭来,令她不自禁地“啊”出了声。

    顾海平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听到山丹的喊声,他一度茫然的眼神望着窗外。

    深秋了,夕阳西下,在暖黄的阳光里深绿的原野披上一片金色,高高低低的山峦显示出生命积淀了的深沉,就在这个远离家乡的深秋他再一次感到无比的伤悲。

    想想这么多年来自己的努力和所受的限制和委屈,作为一个男人他是那么努力地理解和谅解着父母的不易,他是那么努力地为他们背负起本不该由他来背负的沉重,贫穷是可以战胜的,但若为贫穷而逼疯了的品格才是要命的。而他的父亲,为了什么?居然可以不顾他的艰难?

    他只能这样理解在他的父亲认为无论多难他是家里最有本事和最有办法的一个,苦了他委屈了他他都能理解和化解,他也有本事度过难关。

    “可是父亲啊!你起码该事先和我商量啊,凡事也该分个轻重缓急啊,如今的现状不再是我一个人了啊,我要担负起一个家,我要为人夫为人父啊,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你叫我怎么生活啊?”顾海平不禁喃喃自语了起来,两道浓眉攒到一起,这一次他有点不再轻易地谅解了。

    山丹在中铺辗转反侧,心痛来袭一瞬即逝,但那种从未有过的痛是那么电闪雷鸣般激厉。她按住自己的檀中穴用力揉搓,以解开几天来像大石压胸的感觉,她好像有点喘不过起来,胸口憋闷的厉害。

    她明白是自己的心脏又没有跟上身体、环境的变化。几日来激烈的心思运作远远超出了它的承受能力,这么大都没有几次用过这么多心思,它一直跟着自己稳稳妥妥地干着不疾不徐的活儿,偶然高强度的刺激使它应接不暇,现在它在她终于可以安静下来休息时候,它便不顾她的疲累开始较起劲来。

    山丹有点愤恨地捶了几下胸骨,压榨感稍微减轻了一些,或许心脏也像有些人不知好歹,只有遭到回击时才会走上正常正规之路。

    她不再想什么,只想好好休息一下。她太累了!

    孩子在肚子里轻轻动了一下,几天来山丹都没有注意肚子里的孩子的情况,胎动的感觉都没有注意。她处在一种激愤和忧虑之中,孩子乖乖地没有出任何问题。此时,她才有点后怕!这么折腾,这么费尽心思、惮尽竭虑为了什么?孩子的安危却不曾注意,她又生出一种自责。

    这样思来想去折腾了大半夜,听着车轮和铁轨撞击的有节奏地“哐哐”声,她凌晨才稍稍眯瞪了一会儿。

    听到顾海平轻轻叫她的声音,山丹爬起来问“到站了?”

    “还没有,你咋样?没事吧?”顾海平问。

    “我没事,不过还有点困。”山丹懒懒地回答。

    “我听见你一夜都翻来覆去的,没有睡好吧?”顾海平把手放在山丹的额头试试。

    “哦,可能是第一次在火车上过夜,不习惯这种‘哐哐’的声音,没睡好。”山丹拍拍顾海平的手说道。

    看来顾海平也是一夜未眠,是啊!这样的状况他们都无法平静入眠。

    “那你再睡会儿,我先去洗漱了,也吃点东西。一会儿打水给你泡方便面吧。”顾海平拿了毛巾香皂去洗漱。

    看着顾海平消瘦而坚毅的背影,山丹心中一次次生出无限的怜悯和心疼。

    这个男人!该有怎样的心胸才能够容忍亲人的无情和背叛?要忍受怎样的失望和打击才能够扛起他不屈的信仰和灵魂?

    她也不再有睡意,慢慢爬下床,坐在窗边,外面朝阳已冉冉升起,新的一天又要来到了,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未来的日子是属于自己的。

    窗外的景色已不同家乡,远远近近的好多绵延起伏的山脉,绿色更加生机勃**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