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一二一、心着藩篱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一二一、心生芥蒂

    但回家的路漫漫其修远!山丹只好耐心等待顾海平的假期到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关键是回家坐火车到北京要转车,如果买到永城到北京的卧铺票,到了北京再买回呼和浩特市的卧铺票就比较难一些,况且山丹如果一个人带孩子回去,那就不像孩子还在肚子里时方便了,吃喝拉撒睡样样都要管,一个人那更是可以想象到的困难。

    所以顾海平坚决不同意没出过几次门的山丹自己一个人单孩子回去,他已请了几次假不好意思再请,于是只能等到暑假了。

    期间,教顾海平英语的李老师为了顾海平拖家带口的困境而鼓动顾海平摆脱这种拖累,虽然顾海平和山丹的感情基础扎实,但也吃不住别人三番五次地挑唆。

    一天晚饭后,顾海平目光闪躲地说了一句话“你回去吧。”

    山丹很诧异地看向顾海平,她在想不让回去是你说的,现在怎么会突然间又唐突地冒出一句“你回去吧”的话?

    她没有回答,只是认真地看着顾海平的脸和眼睛,她想知道他的用心和想法。

    他没有敢直视山丹的眼睛,躲闪着山丹的直视,游离了自己的目光也游离了自己的心。他稀喏地说“我学习忙,可能暑假都没时间送你回去,要不你自己回去?”

    “你什么意思?你明白告诉我你的想法,我再做打算。”从顾海平躲闪的眼神中,山丹感觉到一些什么,她有点愤怒地直视着顾海平的眼睛说道。

    “没有想法,我就是跟你商量一下嘛。”顾海平毫无底气地说道。

    “这是你自己的想法吗?那你安排一下我的行程。”山丹面无表情地说。

    “你要不愿意就算了,只是……”顾海平嘟哝道。

    “怎么了?有什么事吗?”看着顾海平犹豫的神情山丹问道。

    “没有!没有什么事。只是李老师说你住在这里不太好。”顾海平低声回答。

    “李老师?哪个李老师?”山丹有点疑惑。

    “就是教英语的李老师。她说人家有意见。”顾海平抬头似乎有点担忧地说。

    “她说是谁有意见?还是怎么了?到底什么意思?”山丹感觉有点莫名其妙。

    住在家属宿舍,也没妨碍谁,谁有意见?难道……

    她不敢往下想。

    来前,一个和山丹交好的80岁的老奶奶一再叮嘱山丹男人是要时时刻刻盯牢的,越是优秀的男人越要看牢,你不去沾花惹草,保不住人家主动献媚呐。她甚至建议山丹停薪留职跟着顾海平,千万不能让他被人家抢走了。因为她凭着她80年的经历和阅历也凭着她看到顾海平的优秀。

    山丹不以为然,她以为他们的感情是不可能发生这种事情的,她更加信任顾海平的品格和为人,他不可能做出对不起她的事情。

    如今,他吞吞吐吐到底为了哪般?难道80岁老奶奶的话是那么准确?

    山丹是个直性子,她忍受不了他的吞吞吐吐,犹豫不决,有什么话就说出来,有什么事也要去面对啊。天塌了也要撑起来啊。

    “没有啦!算了。不说了!”顾海平烦躁地甩下这句话,开门走了出去。

    山丹放下怀里睡熟了的孩子,她走到隔壁一个同学家,同学的老婆小静也在这里住,在学校的图书馆做临时工。她想打听一下发生了什么事,使得顾海平如此急躁?

    看到山丹敲门进来,小静忙起身相迎“进来进来!都不见你抱孩子出来,也听不到孩子的哭声,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没生呢。”

    “呵呵,孩子很乖,吃饱就睡了,很少哭。”山丹挨着小静坐在床边。

    “孩子呢?顾海平看着?你有时间出来坐坐?”小静问。

    “没有,他出去了,孩子睡着了,我出来走走,看看你。”山丹回答。

    “哦,长大了吧?三个月了不是?”

    “嗯,三个月满了,已经数四个月了。能抬头翻身了都。”山丹应道。

    “有小不愁大,长得好快哦!哦,山丹啊,我问你听说你要回去啊?”小静问山丹。

    “回是要回去的,我回去还要上班呢,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去呢?可能我最近就回去了。”山丹看着小静说。她想从小静的反应中看出什么端倪。

    “真的?你自己回去?这么远,你得不得啊?还要带个孩子呢。你想好哦,要不还是等顾海平放假再回去吧。”小静有些吃惊也有些什么事情得到证实后的讶异。

    “顾海平说我在这里有人有意见,那本来我也想回去,就回去了。也没有什么,慢慢走呗,一定能回去的。”山丹不无伤感地说。

    “听他们乱讲!谁有意见?我不是也住在这里?我想你还是等顾海平放假送你回去吧。你一个人恐怕带个孩子搞不掂。回去听说你还要转车呢吧?”小静劝道。

    “看看吧,我是想回去了,工作已经丢下好久了,这样也不好,也不能给顾海平有压力。”山丹无奈地说。

    “呵呵,你想多了。顾海平是孩子的爸爸,有压力也是应该的,你别委屈了自己啵。”小静笑道。

    “你们听说了什么?告诉我吧,我受得了。”山丹用哀求的眼光看向小静。

    “你别瞎想!什么也没有!”小静明显用尴尬的笑声掩盖着什么。

    见问不出什么,山丹回到自己的房间,她在思考,顾海平可能有了些什么想法或者行为了。虽然小静没说什么,但她分明已经暗示了她些什么。

    孩子出生以后,山丹身体一直虚弱,加上每天忙着照顾孩子,就没有多少精力来顾及顾海平,但她打破脑袋也想不出会发生什么事。她一直那么信任他,那么依赖他,那么以为这一生已经不会有更改。

    她再想想原来,顾海平只是个大学毕业没有正式工作的打工仔,当然受到的**和机会就没有多少。现在不同了,九十年代的硕士比例还是很小的,考上研究生就意味着有了一个不错的前途和基础,那凭着顾海平各方面的优秀和他的帅气,自然**就会成倍的增加。

    再就是,自己这几个月基本没有多少时间和精力来和他沟通,自己似乎成了一个家庭主妇一样的角色,每天都是忙忙乱乱、蓬头垢面、邋邋遢遢,那比起他的同学和老师自然要差了些。况且人在不同的环境和境况下会有不同的追求、感受和需求。

    如今,他是否已经有了新的追求、想法?或者发生了什么?山丹居然懵懂无知,那现在她便是要首先弄清楚现在的状况,然后再斟酌决断。

    从顾海平考上研究生那时起,山丹就感觉到他们之间的距离在拉大,她回去上班,在一个小县城,每天面对的都是乡下的危重病人,没有多少时间复习参加研究生考试,她对他们的未来一度不看好,甚至想到放弃,但顾海平的坚持和执着打掉了她的顾虑,于是两人终于结束马拉松的爱情长跑,过上了平常日子。

    这中间发生的事情也是一样磕磕绊绊,山丹想他的父母虽然做得不对,但那毕竟是他的父母,她曾经那么强硬地要回自己的钱,在顾海平会不会介意?当时或许并未介意,但如今和他的同学相比,他会不会觉得她落伍了?她也不再是他此生仰慕着的女孩?

    看着熟睡中露出甜甜笑意的女儿,山丹的内心有一个坚定的信念——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孩子小小的就没有父亲的疼爱,无论她受怎样的委屈她都不会轻言放弃。

    她起身整理了房间,也梳洗打扮了自己,人立马又变得清清爽爽起来。

    她在耐心等待顾海平回来,她要他明白告诉她发生了什么事,他们之间从来都是透明的、坦诚相待的,他们之间是没有一丝丝隐晦和秘密的。

    听到顾海平熟悉的上楼脚步声,山丹抱起孩子迎了出去,看着顾海平提着两手菜,他原来是去买菜了。

    顾海平放下手上的东西,回头对山丹说“你等我,我去洗手,我有话和你说。”

    山丹望着顾海平急匆匆跑去走廊尽头的公厕去洗手的背影,看着刚才他似乎如释重负的表情,她想他已经有了决断。

    顾海平返回时候,山丹把怀里的孩子放入他的手中,她观察着他的表情变化。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