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一四四、心绪难平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一四四、心绪难平

    “就是知道他们是你的父母,我才会给我父母怎样的孝顺给他们怎样的孝顺,你不是不知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我的父母还是农民呢,咋就不一样?我父母怎么会懂得时不时打电话问问我们生活的怎么样?你的工作学习顺利不?小玉长大没?怎么一样的父母,我们一样的孝顺,怎么会不一样的结果?”山丹反问。

    “我也没有办法,他们就是这样的人,你说我能怎么样?”顾海平无可奈何地说。

    “我看就是你一直无论他们怎么对我,怎么对小玉,你都不啃声、不管,才导致他们视我们如无物,才敢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山丹其实对顾海平一向无原则迁就父母的做法早就心有不满。

    “他们是父母,我是儿子,难道为了一些小事我还和他们去理论?”顾海平十分不悦。

    “父母是父母,道理是道理!难不成父母就要不讲道理?那他们怎么来教育孩子?怎么为人父母?我的父母我就要和他们讲道理,亲人也要讲道理,你说对不对?”山丹步步紧逼,她今天想把这么多年想说的话说出来。

    “一家人哪有那么多道理讲?互相迁就忍让一下就过去了,何必一定要分得那么清楚?”顾海平觉得今天的山丹不可思议,平时知书达理、通情达理的山丹现在在胡搅蛮缠。

    “对啊!中国人一直有礼尚往来,也有你有初一我有十五一说,你也说‘相互’!那你说说,他们和我们的‘相互’在哪里?”山丹决不罢休。

    “那你说要怎么样?不就是五千块钱的事儿?至于这么陈芝麻烂谷子地刨老底儿吗?你愿意就给不愿意就不给,不用生气!”顾海平态度也强硬了起来,他知道父亲的做法不对,但作为儿子他没法计较,况且远在几乎是万里之外,不能尽孝他已经很是愧疚。山丹怎么就不能理解他的苦衷?

    “我没说不给,我说了吗?”山丹讥讽的脸看在顾海平眼里万分恼怒。

    “那你到底要怎么样?要说给不就给了?说这么多干什么?”顾海平压抑着自己的怒火。

    “你说说,我们结婚以来,我是个把钱看得比命还重要的人吗?我是不是一直就要个理字?我想这么多年就是一块石头我也该把它捂热了吧?怎么你们家人就这么铁石心肠?打个电话问询一句他们就少了一根头发,他们就地位不尊贵了?小玉还是不是你的女儿?是不是你们顾家的骨肉?”山丹忍不住落泪。

    “出去外面,人家小孩子聊天都是有爷爷奶奶的聊天内容,小玉就在旁边静静地听,她也长大了,你以为她不懂吗?你哪怕给她一句问候,生日啊,六一啊打个电话给孩子,让孩子知道有爷爷奶奶牵挂着她,怎么就那么难?我这么多年怎么对你父母的,你是看在眼里的,他们怎么对我我就无所谓了,没有他们的关心我也活得好好的,但小玉的成长是不是也该他们给一点祖辈的关怀?”山丹说着泪流满面。

    顾海平听到这样的话,心中也是很难过,小玉出生以来,爷爷奶奶一直没有主动关心过,哪怕一个电话都没有,山丹说的都是实情。他揽过山丹的肩,拍着安慰“他们就是这样的人,你又不是没看到他们怎么对我的?”

    “那我还看到他们怎么对顾三三一家的呢,顾三三那小闺女他们怎么疼爱的,你也看到了。我怎么就人心换不回人心?大钱换不回一个小钱?你说说!”

    “也是小玉一直不跟他们一起生活,生分了。那个小闺女经常在身边就显得更亲一些,你还吃醋了?”顾海平亲亲山丹的脸想安抚她的情绪。

    “要我说不是这样,如果是我,一个孙女几年才回去一趟,宁可对她更加好一些,这样的机会是不是很少啊?他们倒好,我给他们生了这么好一孙女,居然不闻不问。”山丹愤愤地说。

    “我都说了,平时不用给他们钱,马高蹬短的时候再给,你非要每年都寄几千块回去,本来咱们自己还省吃俭用呢。”顾海平抚慰着山丹的背说。

    “不是这么说,你不知道‘子欲养而亲不在’这句话吗?我不想你的人生留下遗憾,我宁愿自己多吃点苦也不想你难过。只是他们太不知足,太不懂事,太伤人心了。这五千块钱本来我是想给他们的,但你们的做法太让我心里不舒服。哦,儿子有本事有出息,媳妇儿就不当回事了?”山丹说。

    “不是,你要是心里过不去,我们就要回来,反正每年你也给他们寄钱的。”顾海平听到山丹的话心里又多了感动。

    “这五千块钱对他们或许派不上什么用场,到时候或许会又糟蹋了,我们还地无一垄房无一间呢,我省吃俭用地节省,为的是将来如果单位集资房,我们可以买得起一套。你看看本来赔偿款已经多出挺多了,那是不是应该把我们的钱还回来?这件事我们的钱已经救了急,已经起到它的作用,我们的孝心也尽到了。你说呢?”山丹平稳着自己的情绪,把道理讲给顾海平。

    “嗯——”顾海平一副为难的样子。

    “是不是老爷子不想给了?”山丹一猜就是这样。

    “也不是——是我想给他,这么大的事儿出了,我都没能在身边照顾一下……”顾海平又开始吞吞吐吐。

    “唉!你看着办吧,我去做饭了。”山丹没有再说话,她知道只要顾海平面对的是他的家人,他就是最软弱最没有原则和立场的,多说无益,闭嘴干活儿吧。但愿他和她的心意和善意能够感召了他父亲坚硬的心。

    晚饭吃得没滋没味,山丹和顾海平一样都心事重重,五千块钱是山丹三个月的工资,就等于三个月不吃不喝白干了。但对方或许还在洋洋得意呢,有一个有出息的儿子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啊。或许那个没有人情的小姑子还在笑话她傻吧?

    顾海平坐立不安地守在电话机旁边,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叮铃铃,叮铃铃…”电话声响起,坐在旁边沉思的顾海平被吓了一跳。

    山丹料定顾老师一定会按时打电话来的,他一定不会放弃到了手的钱——无论是五千还是五块,他都会“争取”。

    顾海平拿起电话挂掉,又回拨过去开始支支吾吾,山丹听到电话响就躲到厨房去洗碗洗盘,她不想听顾海平为了应付她而说着言不由衷的话。她也不愿意多和顾老师接触,他们愿意怎么做就怎么做吧,她想这日子还不是一样过?多五千少五千对这个家没有太大影响。只是她仍然觉得尊严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而不快。

    她慢慢磨蹭着在厨房不愿出来,她不想和顾海平发生正面冲突,但她也不愿意勉强自己。她甚至不想让思绪停留在这些让她不快的事情上。她不在乎钱,她在乎的或许这辈子他们都不会在意,他们到底是不懂得尊重她还是故意忽略甚至践踏她的尊严?现在的她已经不再纠结这些,好在不在一起生活也少了锅碗瓢盆的磕碰。

    她可以迁就顾海平,但她不愿在他们家人面前示弱、迁就他。那样他们可能会变本加厉、更加耀武扬威,更加不把她放在眼里。

    所以当顾海平故作热情地喊“小薇,来接电话,爸的电话”时,山丹觉得分外地恶心。有必要表演这样狗血的剧情给他们家看吗?他们不是一直知道儿子有本事,媳妇儿附庸吗?何必要她再为他们已经强悍的意识上增加她懦弱卑微的形象?

    她是深爱着顾海平,她可以为他做任何事,但一次次这样的伤害让她忍无可忍。她决定今天的电话她不会接,她不再为了他处心积虑在父母处累积起来的说一不二而赔上自己的尊严。

    顾海平喊了两声,见山丹没有回应,放下电话来厨房叫山丹,他发现山丹一边心不在焉地擦着灶台一边默默哭泣。

    顾海平心里很不能理解不就是五千块钱吗?给的时候还说给两万呢,怎么现在五千块钱就这样难过?他永远都想不到山丹是为什么伤心。

    她不过是要一个认可,一句话而已。然而无论她做什么做多少,他们都会觉得理所当然,从来不曾回馈哪怕一句嘘寒问暖都没有。小玉的出生更加令山丹的心柔弱了不少,一样为人父母,她更加可以理解作为父母的不易和艰难。所以,平时无论如何她都会把所有的礼仪做到位。但若让她面对面放下自己已被轻视了的尊严来迎合他们,她还做不到。

    她没有搭理顾海平,她知道他对她的好,但他的愚孝也给她带来了伤害。

    虽然顾海平也在身边,但他的忙是无以伦比的,山丹一个人带孩子常常会觉得力不从心,她又不愿意吵扰了顾海平,她愿意他一心扑在事业上,他的成就是他们一起的,也是她可以聊以**的希望。

    她的专业的荒废带来的失落感,加上孩子第一叛逆期的到来,顾海平忙得昏天黑地顾不上家里一点点,山丹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她的内心一直是要强的,如今她的无所作为或许是婆家轻视她的原因。但他们怎么会不懂如果没有她无怨无悔的任劳任怨,顾海平哪里有精力来专心在事业上?哪里可以短短几年就可以做到风生水起?

    虽然顾海平也常常说军功章有她的一半,但真正来说,或许也并不是如此,否则他怎么会不为她在父母面前说一句好话,或者就是一句实话,一句公道话?她心里其实是埋怨顾海平多一点。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