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一五六、衣锦还乡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一五六、衣锦还乡

    本来计划好要去看一次**的国旗升旗仪式的,小玉说在永城的民族广场,妈妈已经带她参加过十一国庆的升旗仪式,应该差不多的事情,所以拒绝参加,于是顾海平只好另作计划。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那就到北京的国际雕塑公园看看吧,估计那里的风景秀丽,游人稀少,空气清新,应该是个不错的去处。这些天实在是扎在人堆里太让人憋屈了,连呼吸似乎都被拥挤的人群打扰了,没有痛痛快快喘气一样。雕塑公园离所住的酒店又近,上午去公园玩,下午可以到**广场连同晚上一起去看看夜景也是不错的安排。

    坐公车很快到了北京国际雕塑公园,里面的雕塑还真不少。北京国际雕塑公园,有180余件来自4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优秀雕塑、浮雕、壁画作品收藏于园中。分为东西两个部分,东园尽显现代人文气息,西园则渗出乡野田园逸趣。相得益彰,如诗如画。

    步入期间,看到有来早锻炼的大爷大妈成群结队地跳舞、打太极拳,还有一个小广场上玩空竹的老人。一派悠闲自得的景象,这是这几天来最让人放松、惬意、舒适的时光。

    从入口进去,看到的是童真童趣的雕塑,有憨态可掬的小熊,有硕大的青苹果,还有彝族一家亲的温馨画面,有蹒跚学步的孩童小手伸向跪着俯身而下的母亲的嘴唇......虽然植被不是很茂盛,七月的北京虽然气候仍然炎热,但已经有了秋的气息,草地和树叶都已经开始微微泛黄。

    再往里走可以看到飞腾狂野的八骏图,作为草原民族,山丹和顾海平都在八骏图的雕塑前端详了良久,那种亲切和自豪是不言而喻的,深植于灵魂深处的出身是一辈子都根深蒂固在血液里、在每一个人的心灵深处的。

    无论是飞跃的海豚还是刚刚露出契尾和脊梁的黑鲨,都栩栩如生。还有各种昆虫也一样活灵活现其中——螳螂高高举起的双钳,虎视眈眈地注视着前方。猫头鹰一家子和谐的画面给人亲切无比的感觉。

    一头像是用火山石雕塑的牦牛正怒目而视,向前挑衅地绷直了颈项,后蹄撑地,牛角冲前,随时有进攻的可能。小玉跑上去抓住了牛耳,顾海平惊叹“哇,小玉是执牛耳之人,看来前途远大哦!”(盟用牛耳,卑者执之,尊者涖之。意为古代诸侯订立盟约,要割牛耳歃血,由次盟国的代表拿着盛牛耳朵的盘子。故称次盟国为执牛耳。后借指在某领域居领先或领导地位。出自《左传·鲁定公八年》“卫人请执牛耳”后亦指在一个领域有所建树的人。)

    “那你去执牛尾,你们爷俩把这牛给制服了去!”山丹调侃道。

    “好嘞!后生可畏哦!那俺就去执牛尾,给闺女执牛耳咯。”顾海平诙谐地冲着小玉做了个鬼脸。

    “来,做点子气势出来,你们手下可是一头野性十足的公牛,别那么斯文,也应点子景,我喊一二三,拿出你们的气势来制服这头公牛哦!”山丹举起相机。

    “来,小玉,听你妈妈的,咱爷俩要制服这头公牛,你使出吃奶的劲儿来!”顾海平招呼小玉一声,双手死死扯住牛尾。

    “哈哈哈,爸爸叫我使出吃奶的劲儿呢!”小玉乐呵呵地抓着牛耳使劲。

    山丹赶紧按了快门,爷俩“制服”了一头公牛。

    一路走来,来自世界各地的各式雕塑都或精美或写实或抽象,无不给人在静谧中体会到一种人文的博大精深,这就是文化的力量、文明的力量。

    几天之后顾海平一家便是跟几位师兄弟告别,师兄弟都是各自单位的骨干力量,都是一样年富力强,其他人都是在职读博,只有顾海平是脱产读,所以,回单位报到的时间便可以宽松几日。于是,在北京逗留了一周,准备回老家稍作停留探视父母,也沿路玩一圈,这么多年终于把该读的书读完,也该放松一下子,然后对顾海平而言又要开始更加高强度的学术研究。

    已经预定了早上7:10的机票飞回呼和浩特,从酒店赶往首都机场不堵车大约要半小时的路程,但首都的堵车谁都说不好,于是当晚一家人早早休息,准备早上四点半出发,不好劳累同学,只请同学联络了一辆出租车,早上早早来接送。

    早上四点钟,顾海平和山丹起床洗漱收拾行李,山丹哄小玉起床,几天来的游玩给小玉也累得够呛,平时一叫就起床的小玉,怎么叫都不起来,吱吱歪歪地懒床。顾海平只好先去办理退房手续,不行只能把小玉抱上车继续睡。

    4:30时候,车子准时到达酒店,接到电话的顾海平出门并未看到出租车,却看到一辆奥迪停在酒店门口,司机下车招呼“是顾博吗?我是张伦叫送你去机场的的士。”

    “哦,你好你好!您这车?不是出租吧?”顾海平没有动作,先提出疑问。

    “哦,不是,不过我在车里装了计价器,和出租车一样收费,您放心,我不会在价钱上做手脚。只是平时揽点活儿赚点烟火钱。”司机立马解释起来。

    “哦,那就好,您等等,我去拿行李出来。”顾海平招呼一声回到房间。

    “你猜怎么着?来了辆黑车!不是正儿八经的出租,还是奥迪呢!我估计张伦这家伙是给他朋友揽活儿呢。不过没关系,他装有计价器,估计不会在价钱上有猫腻。”顾海平有点神秘兮兮地说。

    “啊?那到底行不行啊?别把我们给卖了?”山丹有点担心。

    “呵呵,当然不会!他开一奥迪卖我们?我们值多少钱?况且这可是皇城根儿,是天子脚下,还没王法了?”顾海平嘻嘻笑着调侃山丹。

    好在当时还没有人体器官买卖一事儿,否则,山丹就是延误了飞机也绝不敢上这辆黑车。

    “叫不醒小玉?那我把行李先拿上车,再来抱小玉上车吧。”顾海平看看熟睡的小玉“这小家伙这几天玩得太欢实了,累了吧?昨天还说今儿早要早早起来呢。”

    顾海平先把行李搬下楼,司机也挺厚道一人,帮着把三个行李箱放在后备箱,坐进车里等待。

    然后,顾海平把小玉抱起来“哇!这小猪!这么重了?我都有点儿抱不动了。”

    “嘁!你前两天还让她骑大马呢,今天又抱不动了?”山丹跟在后面不屑一顾。

    “哈哈哈,我这几天也累了,年龄不饶人啊,我就要四十岁的人了!”顾海平自嘲。

    坐电梯下楼,把小玉安顿在后排座躺好在山丹腿上,山丹低头声声唤着“小玉,我们回家了哦,跟爸爸妈妈回家了哦。”据说十二岁一下的孩童魂魄不全,睡着了跑出去玩的魂魄容易走失,所以山丹从妈妈那里得到教导,若带熟睡的孩子离开一个地方,一点要记得呼唤孩子的魂魄跟随着孩子一起走。

    顾海平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看到车子上果然有一个出租车的计价器,当车开始行驶,司机把计价器打开,上面的数字便开始跳动。

    “师傅贵姓?”顾海平侧脸打量了一下司机。

    “免贵姓乌,叫我老五得了。您这是博士毕业回家?”乌师傅看来也是健谈的人。

    “哦,是的,您和张伦认识吧?”

    “哦,是的,我们是朋友。他今年也博士毕业,你们是同学吧?”乌老五问道。

    “哦,是的。他说要送我们,我想时间太早了,不好意思打扰他了,这些天毕业什么的事情蛮多的,大家都累了。”顾海平随口回答。

    “您是内蒙人?看着不像啊,您看您一副学者书生样,一点儿都没有内蒙人的粗犷。你爱人是南方人吧?”乌师傅好奇心大增。

    “呵呵,我一直读书,也不是蒙古族,所以没有蒙古人的体质。我爱人也是内蒙人,和我是大学校友。”顾海平有点好笑地说。

    “听张伦说你们是在南方生活工作的,看你爱人娇小的身材和精致的长相,以为是江南女子呢。”乌师傅有点儿不好意思,但奉承话还是听着叫人舒服。

    “呵呵,她是典型的蒙古人呢!她有蒙古族的血统呢,只是哪儿都看不出蒙古人的影子,估计是基因变异了。”顾海平回头戏谑地朝山丹努努嘴。

    “讨厌!有你这样说自己媳妇儿的?”山丹嗔怪道。

    “呵呵,听口音倒是像内蒙人,不过长相真的不像。蒙古族的女子个个身强体健,胯部粗大,颧骨高耸,嘴大而阔,是一种粗矿的样貌。你爱人完全不是,咋一看完全是江南女子的婉约。”乌师傅忍不住回首又看了山丹一眼。

    “哎哎哎,师傅你得专心开车哦,我媳妇儿不给人这么看的哦,再看可掉颜色了。”顾海平耍起了贫嘴。

    自从上博士以后,生活步入正轨,顾海平也开始轻松起来,他便多了几份调皮捣蛋,人越来越可爱,也幽默了起来。

    山丹一张脸早已绯红一片,也不好开口说什么,只是用眼神制止顾海平的贫嘴。

    “哈哈哈,够爷们儿!像蒙古汉子,豪爽!”乌师傅笑道。

    “唉,我说哥们儿,您这开着奥迪跑出租?价钱和出租一样,亏不亏啊?”人就是这样,一下子他们之间便熟络了起来,顾海平张口问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