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一八三、异病邪毒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一八三、异病邪毒

    顾海平曾经治疗过一个更加棘手的病例,病人来自美国,是一位美国华侨,二十几岁的样子,是哈佛的高材生,只是脑袋里始终有挥之不去的特别场景,常常困扰着他,有时甚至会左右他的思想和行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美国先进的医疗设备都没能查出他的病因所在,美国医生断定他的病是个全球难题,断定全天下的医生都治不了他的病,用中国话说就是病入膏肓无药可医,该吃啥吃点啥该玩啥玩点啥,了一了平生的心愿等待死神的降临或者耶稣基督上帝的召唤好了。

    实在无药可医,国内的亲戚就建议他们回国内来找中医治疗,反正美国医生已经束手无策了,不如死马当活马医,回来说不定祖国璀璨的、博大精深的医学能救孩子一命。

    于是父母带孩子回国内来,专门找全国名老中医治疗,全国各地的名老中医在一年内基本都已到访完毕,孩子的病始终不见好转,人也虚弱到无法自理。

    听说小学同学回来了,一个姓莫的同学前往探望,小莫曾经是顾海平的病人,莫同学的病也是很玄幻的,临床叫精神分裂症,也是遍问名家皆不济,通过一个朋友找到顾海平,半年治疗下来,小莫的病情得到明显控制,从情绪神智无法自制到可以去工作上班,这是一个天大的治疗效果。

    莫同学一家心存感激,也一样把顾海平的医术在亲戚朋友中进行了不遗余力的宣传和渲染,在他们眼里和嘴里顾海平就是华佗在世、扁鹊重生,于是在看到同学病得不轻时候,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顾海平,建议同学找顾海平治疗,还信誓旦旦地说只要顾海平愿意给他治疗,那治好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杰瑞同学家人听到莫同学的介绍和打保票,好像墨夜看到启明星、溺水的人抓到一根救命稻草,在微弱的希望促使下,在莫同学的陪同下他们连夜赶往永城。

    杰瑞同学的父亲在国内投资做房地产生意,那资金是大大的有,豪车自然也是大大的有,于是,一辆悍马在风驰电掣中开往顾海平所在的永城。甚至没来得及联系顾海平是否在永城,就这样冒冒失失地赶了来。

    到了顾海平所在的医院才想起来打听顾海平是否在,是否出诊。说起来莫同学还是神神叨叨没有恢复到正常水平,杰瑞同学的家人心急如焚倒是可以理解。

    可惜,赶了几百公里路,摸黑才到达永城,一行人来不及慰问饥肠辘辘的肚子就来到医院挂号,可惜当他们得知顾海平出差在外不在医院时,一行人如刚刚溺水爬上岸的人却愣是被又一次抛入水中一样,了无生机。

    还是杰瑞的父亲有些定力,虽然钱赚了不少,唯一的宝贝儿子看病也花去无以计数的钱,但始终没有好转让老杰瑞不到五十岁就白了头,他的精神完全是在强力支撑着,他还得好好支撑来打理自己的公司,好赚钱来添儿子看病这个无底洞。作为一家上亿资金房地产公司的老总,他在事业上是出了名的强悍,但面对儿子的病他束手无策,他曾经许愿若有人能治好他儿子的病,他就拿一百万来回报医生。

    老杰瑞定定神,安排大家到医院附近的酒店歇息,儿子经过一路颠簸需要在医院静脉补充营养和吸氧治疗,杰瑞妈妈就是疲惫也要守在儿子身边,于是,司机带莫同学去酒店吃饭住宿,老杰瑞一家经过一个小时的急诊治疗才带着杰瑞回到酒店,草草吃过一点晚饭,老杰瑞看看时间还早,就找莫同学要了顾海平的手机号打电话过去。

    如果早一点想起来先联系好,也不至于急急忙忙赶过来却扑了个空啊,这也叫人忙无智吧。

    电话接通都响到忙音了还没有人接听,这更加让老杰瑞有了心急如焚之感,他劝慰自己要冷静要冷静,可是这就像一个濒死之人突然看到一丝生的希望一样,哪里还能淡定、冷静?

    老杰瑞也顾不得礼貌这样的礼节性问题,一遍遍拨打顾海平的手机,可惜一个小时过去了,直到打到一个温柔的女声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为止。老杰瑞颓废地停止了似乎是和死神较劲一样的劲头,靠在床头疲惫地闭上眼睛。

    其时,顾海平正在广州参加一个医院医疗器具购销投标会议,一切程序都在保密进行,一切信息工具都被收缴放置于密码箱,会议进行了两个小时,老杰瑞一个小时不停拨打的结果是顾海平的手机电量耗完自动关机。

    当顾海平从会议管理人员手中拿到手机时,发现手机黑屏关机,他觉得有点奇怪,中午刚刚充满的电池,怎么会没电呢?因为中午充好电他带的备用电池放在行李箱都没拿出来。他倒不担心是山丹拨打,在被收缴手机之前他已打电话给山丹告知相关情况,那又是什么情况发生?难道是医院领导关注投标情况,急切想知道结果猛打电话所致?本来怕山丹担心想及时给山丹打电话告知会议结束也不能了。反正没电了,回到酒店先充电再说吧。

    顾不上和几位同去开会的同事去吃广州的夜宵也顾不上欣赏广州的美丽夜景,他还是有点不踏实,况且没有山丹和小玉在身边,所有的景色对他都没有意义,顾海平急忙回到酒店给手机充电。

    回到酒店把备用电池拿出来先装好,急忙打电话给山丹,在得知不是山丹找他的情况下,顾海平悬着的一颗心才放下来。查看来电显示发现对方是个陌生号码,并且一个小时之内打了不下二十个电话,会是谁这么着急?有什么事找他?莫不是他的病人有紧急情况?也不对,他病人的电话都有姓名啊,看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多,还是打过去问讯一下比较好。

    于是,顾海平把电话回拨了过去。

    顾海平的电话刚刚接通,就听到对方急促沉重的呼吸声,紧接着是一声“顾医生,您终于接电话了!”

    顾海平有点莫名其妙,明明是他打过去给对方的,怎么成了接电话?

    老杰瑞已经顾不上礼仪之事,急切地说“我是一个病人,哦,不对,我是一个病人的父亲。哦,就是您看好的一个病人的朋友,是他介绍我来找您的。”

    听着老杰瑞语无伦次地话语,顾海平知道又是一个棘手的病人来了。他礼貌而平和地说“您好,您慢慢说,不着急。你说清楚,是谁病了?怎么不舒服?”

    老杰瑞深呼吸一口气,缓一缓情绪和心情,他一定要把这根救命稻草抓住,来挽救他儿子的生命啊!否则就是万贯家财都成了一场空。“哦,让您见笑了,我是杰瑞的父亲,我们一家是美籍华人,杰瑞得了很严重的精神方面的疾病,已经有三年时间了,我们在美国和中国已经看过很多医生,跑过全世界的各种医疗机构,都没能治好他的病,这次回国来,也是为了寻求中医的治疗,想指望祖国医学能治好孩子的病。这不,一听说您是这方面的权威和高端人才,就急急忙忙赶到您所在的医院,不过不巧赶上您正好出差去了,给您添麻烦了!请您谅解!”

    顾海平大致明白是一个慕名而来的病人,全世界都跑遍了,说明病人的病情绝对相当棘手,治疗起来也绝对费劲。只是他在学习研究祖国医学古典和跟师学习的过程中,对一些疑难杂症还是有一些独到的手段的。

    他所研读的中医学说,大多是古典,他很少看今人后来注释的中医书籍,他靠着自己的悟性和理解,常常能读懂古人文字里深含的意义。

    山丹也常常看到顾海平为悟到一个精妙之处或者读懂一句古典时的兴奋和自得。随着临床和学术的深入研读研究,顾海平临床的效果也在一日千里地前进,他的名声也随着他的疗效一日千里地传播。

    他听到老杰瑞后来的话语,思虑了一下说道“你们现在已经在永城了吗?我在广州出差,还要两天才能回去,您这两天先安排孩子或许可以到医院精神科住院,等我回去再诊疗,您看这样好不好?”

    顾海平对待人永远都是这样有理有节,谦和儒雅,他永远都不会让人觉得孤傲或者傲慢,这便是越深沉的人越沉稳,越有底蕴的人越平和。

    老杰瑞听到顾海平平易近人的声音,一颗心似乎充满了希翼,满心的踏实感涌来,他觉得这一回可能才找到了真正可以治好孩子病的医生,急忙回道“行行行,就按您说的办,等您回来再仔细安排,现在我就带孩子住院去。”

    “因为听您说孩子病情比较严重,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可能会更加刺激他的神经,导致病情不稳定,所以住院以后,万一出现什么情况可以第一时间得到治疗,至于我回来怎么治疗,只能等到我回来再说,这两天要保证病人的安全。”顾海平给老杰瑞解释了一下住院的必要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