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一八四、蹊跷的病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一八四、蹊跷的病

    “听您的,一定听您的!您说什么我们就做什么。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老杰瑞一副讨好的模样。老杰瑞在中国的市场经济中摸爬滚打,把老婆孩子早早移民到美国,经过这么多年的“锤炼”,他早已明白在中国,人情大于天,中国人的面子是最大的需要维护的东西。所以为了治好儿子的病,他哪怕跪着求医生都可以。

    但顾海平是一个很典型的北方汉子,对献媚对拍马溜须这样的事情都很反感,他喜欢实实在在地、坦诚地做人,也喜欢和朴实真诚的人交朋友。听了老杰瑞的话,顾海平心中多多少少泛起一点不快。

    “呵呵,医生是治病的,医生治不了命,这一点您要有所心理准备,我不能保证我一定能治好您儿子的病,但既然您千里迢迢找我来了,我愿意尽力一试,尽我最大的努力来治疗他,至于效果和结果就不是我们能控制的,您说对不对?所以您也不必要我说什么您听什么,我开始治疗的治疗方法是要您100%来实施的,至于其他你们自己看着办,好吧?”顾海平的严肃让老杰瑞心里咯噔一下,是自己哪里惹得医生不高兴了?不过有点本事的人都有点高傲吧?他急忙带杰瑞到医院去办住院手续,只等着两天后顾海平的归来。

    顾海平于第三天傍晚时分回到永城,回家放下行李,吃过山丹精心准备的晚饭。

    山丹不仅是医生,也去进修了营养学,考取了高级营养师资格证,本来对生活品质要求就较高的山丹,更加对饮食和生活各方面都做到了极致。虽然一直在读书,没有实战经验,但这并不妨碍她成为一个有心人,对顾海平和小玉的身体健康付出无数的心血和勤劳。看看顾海平日益红光满面的喜悦满脸和小玉的超标的身高和智力,就可以看到山丹用心照顾带来的良好效果。

    顾海平抹抹嘴一副满足的样子,来不及洗澡就和山丹说“来了一个病情很重的病人,在精神科住院呢,已经等了我三天了,我先过去看一看,一会儿就回来了,我回来再收拾行李,你不用帮我收拾,你安顿小玉做作业和洗澡睡觉就好了。”

    山丹本来想阻拦他,想一想大晚上的,又是病重的病人,心里多少有点忌讳,但看到顾海平已经出了门,就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说叫他看一眼就赶紧回家,山丹心中的阴影时时袭来,让她心神不宁。

    顾海平到精神科去看望了杰瑞,看到的是一个瘦得皮包骨头的纸片人,脸色苍白中泛着青紫,一点点生机都没有,但神志却是清醒的,可以正常交流。

    顾海平在问询他哪里不舒服,不好时。

    杰瑞开始滔滔不绝述说他这几年来的“病情”

    开始是小学移民美国之后,在一天放学回家的路上,看到一个犹如小说中巫婆一样的女人,向他伸出骨瘦如柴的手,恳求他给予“help”,但当时的杰瑞英语还不是很好,听不懂对方话的内容,心中充满恐惧,撒腿狂奔回家,身后传来那个老女人尖利的笑声。从此以后这个笑声永不消逝,常常在杰瑞一个人时候穿过时空钻入他的耳膜,一次比一次来得凄厉和恐怖。

    后来当笑声响起之时,杰瑞就开始浑身颤抖,冒虚汗,情况越来越严重到抽搐、意识丧失。

    刚开始家里人以为他被吓坏了,找美国心理医生进行心理治疗,但疗效实在差强人意,只好到神经科来治疗,也一样没有疗效。病情在不断的治疗中不断发展,到后来整夜整夜地失眠,连学都不能上了。虽然凭着他的聪明才智考上了哈佛的电子物理系,但不得不休学来进行治疗。

    现在的病情不只是可以听到各种各样的声音,还看到各种各样恐怖的场景。但他的神智甚至似乎一直处于清醒状态,在虚弱气喘吁吁的叙述中,他似乎置身事外叙述的是被人的故事一样。

    顾海平认真倾听的过程中,脑子里在一步步分析这样的状况应该是幻听和幻视的精神科疾病,但起因和发展过程以及加上这么多年不停止的治疗,没有见病情好转,甚至连阻止病情发展都做不到,这说明治疗的方向和方法还函待商酌。在他看来,碰到巫婆只是一个发病的引子,其他方面一定还有不为人知的状况。

    他遂问询了父母的职业和家庭情况。

    老杰瑞是典型的五零后人,思想上没有鬼神概念,也绝不相信有这些东西的存在,他认为杰瑞看到的巫婆只是一个疯女人而已,以及其他杰瑞的所述都是他妄想和神经错乱导致的。他在全国各地都有开发楼盘,在开工建筑的时候从不看风水,也从不祭神祭鬼,全凭自己的喜好来选择地盘和开工的日子等等事宜。

    顾海平还问到杰瑞家祖坟的问题,老杰瑞说家里祖坟在“特殊时期”时候,因为是资本家的坟墓,被“红卫兵”掘坟抛墓,祖先的尸骨都被暴尸荒野,老杰瑞只偷偷把被四散遗弃的尸骨收拾起来,找了一个僻静的地界埋葬了,根本分不清谁是谁,就大致你的胳膊他的腿分开埋葬起来。

    每年他都会在清明节或者祭祖日去扫墓祭奠。

    不过老杰瑞好像梦到一次说他的老父亲回来找他说他的腿不见了,很痛。梦醒的老杰瑞根本没当回事。

    顾海平大致心里有了一些判断和了解,安顿杰瑞一家先过了这一晚,第二天他上班出诊,再开始正式正规治疗。

    来来去去顾海平已经在杰瑞病房度过了两个小时时间,等他回到家,山丹已经把他的行李箱整理完毕,该清洗的衣物都分类放好清洗,该归类收起来的东西都放置好。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