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二〇三、前世的记忆片段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二〇三、前世的记忆片段

    宏伟的南门城楼高耸,门头上书“大理”两个字是集郭沫若书法而成。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城内由南到北,是一条笔直的大街横贯其中,深街幽巷,由西到东纵横交错,全城清一色的清瓦屋面,鹅卵石堆砌的墙壁,显示着大理的古朴、别致、整齐和大气。

    每家每户都有一个大小不等的花园,名贵的大理山茶花、杜鹃花,争奇斗艳,各种红花绿叶伸出墙外,连成一条条花儿争奇斗艳的小巷,芬芳的花香扑鼻而来,弥漫、覆盖了全城。清洌的泉水,从苍山上流进城里,穿街绕巷,经过一家家门前,洗净污垢,大街小巷,叮咚的水声不绝于耳,如弹奏的三弦。

    “家家流水,户户养花”名不虚传。这流过每一条街巷的潺潺小溪,青石的底子,清澈的溪水,使得整座古城都有了无限生机。

    三个人手拉手慢慢踱到城里去,看到各色商铺都还在经营,有各种民族服饰和各种民族小玩意。慢慢走过去,小玉喜欢上一种穿着各民族服饰的小人,一共56个民族小人,一个小人10块钱,制作比较粗糙,没有收藏价值,不过是给孩子玩的小玩意儿。

    小玉挑了一个白族服饰的小人,说不要那么多,有一个玩就好了,以后碰到更好的再买。孩子就是这样懂事,她不会要求太多,她的小小心眼里有自己的做事尺寸。这让山丹既欣慰又心疼。一个孩子要克制自己的念想是需要怎样的心力和智慧?所以她一直觉得小玉是个有大智慧的孩子。她在爸爸经常不在家的日子里,体会着妈妈的辛苦和不易,从小就一直懂事,从未有过胡搅蛮缠之事,有时候让山丹觉得这孩子都不太像个孩子。

    灯光明亮,古城里人群涌动,还是一派热闹景象,完全没有已是晚上的肃静。

    一家人慢慢往前走,越往里走山丹越觉得似曾相识的感觉,这里怎么那么熟悉?似乎是记忆中的场景被唤醒,被遗忘尘封了很久的记忆被调出来,山丹觉得自己曾经在这里生活过,每一条街道都那么熟悉。

    因为是第一次到这里,应该没有任何记忆才对啊。

    山丹低头沉思起来,不对啊。

    突然山丹停下脚步,疑惑地看向顾海平。

    “怎么了?”顾海平看着山丹恍惚的神情问道。

    “你去看看前面的一条街道上,大约靠近右边出口七八级的台阶是不是有一块石头是一半黑色一半灰色?一边高一边低?”山丹莫名其妙地对顾海平说。

    “啊?不会吧?我们又没来过这里,你怎么知道?”顾海平好像有所醒悟一样回答道,继而人也同时向前狂奔而去。

    山丹仔细观察着四周,虽然很多地方似乎都是新近修葺过的样子,但地下的青石地板却是上古铺就,不曾变过的。那一块块被无数人踩踏过的青石板,似乎低声倾述着相思——一句句低声呢喃,唤醒着山丹沉睡已久的记忆。

    就在山丹低眉沉迷于往昔记忆时,顾海平一边往回跑,一边兴奋地叫道“是耶!你是怎么知道的?你该不是上一世生活在这里吧?”他看到山丹一脸平静,更加诧异“真的呀?你还记得什么?”

    “别一惊一乍的,我只是觉得眼熟,前面的地板是那样的吗?”山丹抬头有点迷惑地问道。

    “是啊,是一块没有被磨平的石板,一半发黑一半发灰,和其他石板大有不同。我是奇怪我们之前是没来过这里的,你怎么会知道这一块不同的石阶?难倒你真的是前世记忆?”顾海平用一种说不清的表情看着山丹。

    “是啊,我也好奇怪。这里的景象我好像很熟悉,难道是在梦里出现过?”山丹也有点迷茫。

    “哎,你有没有听说过关于酒窝的传说?”顾海平揽着山丹的肩头问道。

    “没有啊?这跟酒窝有什么关系?”山丹看着顾海平更加迷惑了。她迷惑自己的奇怪记忆,也迷惑顾海平的反应。

    “说是有酒窝的人是在前世去世后过奈何桥时,不愿意忘却过去,不喝孟婆的**汤,孟婆无奈只好给她留下酒窝作为标记,然后她在来世投胎时就会带着这一标记,按着自己的记忆去寻找前一世的记忆和恋人。这就可以解释我们的一见钟情,和你见到我时,似曾相识的感觉。而今天又一次证实你是留有前世记忆的!”顾海平有点激动。

    “没有吧?我以前只是觉得我所有的感觉只是女人的直觉而已,包括对你的感觉。今天我也在奇怪,莫不是我们在哪里见过类似的场景?你看包括我们在永城时,我对于在济南路一带的古老建筑的似曾相识,这到底是前世记忆还是相似的场景?”山丹显然被这样的景象和遭遇搞得心神有点紊乱。

    “我想应该是你残存的前世记忆,包括你说你从小就可以洞悉人心的能力,我觉得你不是一般的投胎转世,你应该带着使命和前世的记忆而来。”顾海平肯定地说。

    “我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女子,能有什么使命?况且这些不是很清晰的记忆和事件我觉得也没什么。不过是恍惚间的感觉吧?”山丹有点犹豫地说。

    “呵呵,不管怎样,这些对我们的生活都没有影响,不过我们明明知道这个世界是怎么回事,它绝不是我们眼睛看到的这么简单和单一,不是吗?”顾海平挽着山丹的手继续往前。

    小玉安静地走在身边,她安静地听着父母的对话。

    走到前面一条街巷,顾海平拉着山丹的手,走到那一级台阶指给山丹看“你看看,是不是你记忆中的模样?”

    “啊?”山丹瞪大眼睛,“不可能!怎么真的是这样?”看看周围青砖红瓦的建筑,不似相识的样子,山丹摇摇头说“应该不是前世的记忆,这里的房子不是我熟悉的。”

    “你们在这里,我去问问街坊们。”顾海平快步走到一家营业的小吃店。

    “您好,您知道咱们这条巷子是翻新或者修改过的吗?”顾海平礼貌地问询一个看上去有六十岁的老者。

    “哦,前几年翻新过一些,只是石板路没有动过,巷子两边的房子都重新盖过了。你是来找亲戚的吗?你说说看,我可能认识,叫什么名字?原来住在哪里?我在这条老街已经住了大半辈子了。”老者耐心地说。

    “哦,没有,不找人。谢谢您!”顾海平点点头退出来。

    “这条巷子重新翻修过的,石板路没有动过,所以你记得路不记得房子。”顾海平习惯地拉起山丹的手说道。

    “啊?我真的有前世的记忆?”山丹觉得有点恐怖的感觉。

    “那有什么啊?很正常,不是还有双生人吗?就是把前世记忆完完全全保留下来的人。那还有转世活佛不也是带着往世记忆而来?说明你不是一般的人啊!”顾海平说。

    “那我就是二班的了?呵呵呵,是福是祸且不理它吧。我累了,我们回去吧?”山丹的内心突然涌上一种莫名的伤感。如果像顾海平所言,那她的今生便是为情所生,而前世她是如何为情所困?才不喝下孟婆的**汤固执地要找到前世的情郎?而他们的前世是有怎样放不下的情殇?

    这样的故事绝不是一个完美的爱情故事,它常常预示着无数曲折迷离的情感伤害。否则也不会执着到此,而她对顾海平的情意和心意让她也有些担忧的感觉,她甚至私心里觉得为了他可以不要自己的生命。这是怎样的情执啊?

    山丹意味索然,默默地往回走,小玉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神秘的氛围,轻轻拉着爸爸的手指静静跟着回来。

    “这个没有什么的,即使有一些残存的前世记忆也没有什么关系,你不是已经找到我了吗?我们今生要好好珍惜每一天,让我们执手白头,我们不能辜负了自己也不辜负对方,好好相亲相爱过好这一生。好不好?”顾海平看着山丹有些落寞的情绪说道。

    “真的,我们前世一定是有过放不下的爱情,我第一次见到你一样是从心底里放不下了你,觉得这一辈子再也离不开你了。你看就凭我的条件大学五年愣是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女朋友,而你的出现一下子就把我所有的挑剔和条件都抹杀了,我就认定了你,其他什么具体的原来用来挑选女朋友的条件到你这里统统不存在,我就是在等你的出现,你说是不是?”顾海平越说越激动了起来。

    “嗯,或许是的。”山丹的情绪仍然处在一种莫名的不安中。

    前世是怎样的结局?是用什么换来今世的相逢?她要付出怎样的代价才换来今天的幸福?而这个幸福又将能保留多久?难道此生她便是为了赴一场前世今生的约定?会不会……她不敢再往下想。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